FANDOM


克林貢人
科爾,一名2267年的克林貢男性科爾,一名2267年的克林貢男性
類型: 類人生物
發源地: 克羅諾斯 (貝塔象限)
絲蕊拉,一名2374年的克林貢女性絲蕊拉,一名2374年的克林貢女性

對克林貢人來說,榮譽高於一切!
——2366年年(《父輩的罪惡》)

克林貢人(Klingon)是發源於克羅諾斯(Qo'nos)的類人生物,那是一個位於貝塔象限M級行星。克林貢人是一種看重榮譽的戰鬥民族,是銀河系勢力中較為強大的一支種族。他們文明的獨特性帶給了他們軍事上的成功。

克林貢語中,克林貢是“tlhIngan”。




歷史和政治 編輯

Kahless

凱勒斯皇帝的克隆體

不可遺忘的凱勒斯(Kahless the Unforgettable)在公元9世紀建立了克林貢帝國,譜寫了無數英雄事迹。在殺死了暴君莫拉(Molor)後,他將克林貢人民團結在他的旗幟下。克林貢人把凱勒斯奉為神明,克林貢文化的許多部分也都與凱勒斯的一生息息相關。

根據《合法繼承(Rightful Heir)》的早期草稿,數據給出了確切的凱勒斯死亡時間,是1547年前(從2369年算起),或者是公元822年。而且,根據深空九站:《帝國戰士(Soldiers of Empire)》,地球曆法的2373年是凱勒斯歷999年。

自從凱勒斯時代起,戰士精神就是克林貢社會的重要部分。但從22世紀開始,它變得愈發重要了。以前,克林貢社會講究的是平衡,但年復一年,戰士階層異軍突起。這也造成了克林貢人被認為是“戰鬥民族”。

由於有充滿攻擊性的外貌,克林貢人在他們開始向外太空拓展時便於其他種族關係不佳。因為克林貢帝國的母星資源匱乏,所以克林貢人急需擴張和征服以維持生存。克林貢人與人類以及聯邦的關係很僵。克林貢人與人類的第一次接觸是災難性的,它被稱為是“斷弓事件”。在那之後,這兩個種族間就不斷爆發衝突。

Klingon cranial ridges dissolve

一名克林貢人的頭脊正在消失

在2154年,克林貢人得到了強化人的基因材料並試圖通過改造這個基因工程的產物以增強自己。這項測試不但沒有增強他們的力量和智力,而且他們的神經開始衰退並最終痛苦地死去。其中有一項是拉沃甸流感(Levodian flu),它改造自一條強化DNA並最終成為了一種通過空氣傳播的致命的誘變瘟疫。這種病毒迅速在帝國內一個星球接一個星球地傳播開來。在克林貢強化病毒的第一階段,克林貢的頭脊消失,外貌向人類靠攏。在克林貢科學家安塔科(Antaak)的幫助下,地球星艦進取號伏拉士醫生找到了一種抑制初期的基因影響的療法。但是他們的外貌卻改變了,同時神經也有了細微的改變。神經的改變造成了克林貢人的情緒異常。比如他們開始能感受到恐懼了。但是,這種疾病沒有發展到第二階段,所以他們的力量、速度和智力沒有提升,同時也沒有人因它而死亡。它造成了數以百萬計的克林貢人發生改變,不僅如此,他們的孩子也遺傳了這種性狀。從23世紀70年代開始,克林貢人的頭脊開始再生。

是否所有的克林貢人都遭受這種病毒的折磨尚不明確。但如果是真的話,那它已經被治癒了。至今為止,在2154年到23世紀70年代的所有克林貢人都沒有頭脊。在《星際迷航:深空九號》中,(Kang)、科洛斯(Koloth)和科爾(Kor)出現時,他們是有頭脊的,但是在原處系列中並沒有這一性狀。他們在這段間隔里是如何重新長出頭脊仍是一個謎。

克林貢人在強化基因的嘗試失敗後感到非常羞恥並拒絕與外人談論這一事故。由於克林貢帝國三緘其口,這件事在聯邦逐漸被歷史淹沒。到了24世紀,帝國外沒多少人知曉頭脊消失之謎,而任何有關這個的提問都會得到一句這樣的回答,“我們不和外人討論這事。”

到了2223年,聯邦和克林貢帝國的關係已經到了極度敵對的地步,這持續了數十年。

克林貢人和人類之間的這種緊張局勢不斷發酵,最終導致了2245年於舍曼行星(Sherman's planet)附近的多那圖Ⅴ號星戰役(Battle of Donatu Ⅴ)的爆發,這後來演變成2267年的聯邦-克林貢戰爭(Federation-Klingon War)。在戰爭開始僅僅四天後,奧格尼亞人(Organian)就迅速介入並結束了戰爭。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里,兩方的和平議程不斷進展,只是發生了幾起短暫而又激烈的小規模衝突。在2293年,在高岡(Gorkon)總理星際艦隊人類軍官詹姆斯·T·柯克的共同努力下,《基度瑪條約(Khitomer Accords)》的簽署標誌着真正的和平最終降臨。自此,除了一些短暫的緊張關係以外(參見聯邦-克林貢戰爭(2373年-2373年)),聯邦和克林貢帝國結成了牢不可破的同盟,尤其是在24世紀70年代面對自治同盟的進攻時。

遊戲《星際迷航:星際艦隊學院》進一步探究了《基度瑪條約》達成前聯邦與克林貢的衝突。在遊戲中,邊境的一系列小規模衝突逐漸減少,因為有一種不明外星生物襲擊了聯邦和克林貢的邊境行星。這也打下了基度瑪談判的基礎。
Qo'noS burns

內戰期間,克羅諾斯在燃燒

克林貢人與羅慕倫人的關係也波詭雲譎。雖然他們之間曾有過短期的結盟和技術交換,但是克林貢人自從23世紀就認為羅慕倫星際帝國是“宿敵”。羅慕倫不時對克林貢殖民地的攻擊(參見基度瑪大屠殺)和對他們內部事務的干涉(參見克林貢內戰)使他們的緊張關係持續發酵。

根據丹尼爾斯(Daniels)的說法,克林貢人在26世紀加入聯邦。

平行宇宙 編輯

鏡像宇宙中,克林貢人和卡達西人在24世紀成立了克林貢-卡達西同盟並擊敗了地球帝國

交替宇宙中的2233年,聯邦星艦開爾文號的船員們在克林貢邊界觀測到奇特的閃電風暴後,認為這是克林貢人製造的。星際艦隊否認了這種可能性。這個現象預示着主宇宙的羅慕倫採礦船那羅達號(Narada)的降臨。在2258年,那羅達號攻擊並徹底摧毀了由四十七艘克林貢戰鳥組成的艦隊。
Qo'noS patrol officer, 2259

平行時間線的2259年的一名克林貢男性

在與帝國進行了第一次接觸後,到2259年為止,克林貢人已經佔領了聯邦的兩顆行星而且屢次向星際艦隊艦船開火。雙方的關係極度緊張,大家都認為戰爭一觸即發。那年在克林貢母星上,可汗·努寧恩·辛格(Khan Noonien Singh)在向聯邦投降前摧毀了三艘D-4級巡邏艦並殺死了船上的所有人。

社會 編輯

即使半醉,克林貢人也還是銀河系中最強的戰士之一。

——醫生

克林貢社會非常複雜。在它與22世紀中葉衰落和23世紀末期再次衰落之前,克林貢社會都是建立在封建制度的基礎上的,由世襲貴族領導的大家族掌控,而其餘的克林貢人都需要向他們效忠。大家族是由一名總理領導的克林貢最高議會的代表。

克林貢文化的衰落是克林貢人自己一手造成的。他們不再關心自己的武器,將它們束之高閣以至於不再注意自己的榮譽。在強化病毒影響克林貢帝國後,一個新政權上台了。它將帝國變成了一個極權國家並監視着人民的一舉一動。但是古道在23世紀末和24世紀初再次興起。

男性在帝國一直是處於支配地位的,總領政治和軍事而只有少數例外。打破女性不得參政的禁令的一個著名例子就是2293年阿惜寶(Azetbur)在父親高岡被刺殺後接任最高議會總理。女性一般掌管家庭事務。除了政治和遺產繼承等方面,男女地位平等。法律禁止女性進入最高議會,而且除非她們有財產而且沒有男性繼承人時才可以成為家族族長。然而,克林貢女性表現出不遜於男性的英勇和對鮮血的渴望。

家族的榮譽和聲望維繫着克林貢社會的運轉。傳統是他們生活的全部而打破傳統則被認為是對他們社會的嚴重侮辱——這種侮辱是不會被輕易原諒的。一次冒犯通常會使冒犯者的子孫後代抬不起頭。最嚴重的後果是被背棄(discommendation)——最高議會將正式剝奪一名克林貢人個人或家族的榮譽。“真正”的克林貢人把血統和關係看得很重。血系不僅僅是由家族成員組成的。

多種多樣的儀式組成了傳統習俗的一部分,它們是一名克林貢人乃至帝國歷史的里程碑。最著名的儀式便是繼承儀式(Rite of Succession),這這個儀式中,帝國的未來領導人將在一名合法的繼承仲裁(Arbiter of Succession)(比如說高嵐的仲裁——讓-盧克·皮卡德上校)的監督下完成整個程序。在儀式開始前,需要舉行一個複雜的典禮以確認前任領導人已故。這就是驗死儀式(Sonchi ceremony)。每個克林貢展示都需要經歷飛升儀式(Rite of Ascension)以被承認是一個成年人了。如果這個克林貢人所在的家族沒落或者失去榮譽的話,他可以通過R'uustal來加入另外一個家族或進行象徵性地標誌效忠的儀式。

克林貢人對領地極為重視。根據第一位克林貢通的說法,對於克林貢人,“不重要的克林貢領土”是不存在的。

生理 編輯

Klaang

一名典型的克林貢男性

Klingon blood in zero gravity

克林貢血液在零重力環境下漂浮

克林貢人身上最明顯的解剖學特徵就是頭脊,它從前額開始,常常能一直延伸到顱骨。頭蓋骨被包在一個外骨骼里,它被稱作三葉體(tricipital lobe)

一般來說,克林貢人比人類體型更龐大,而且更強壯,但是他們對寒冷的忍耐力比人類差得多。他們沒有淚腺。

然而,他們沒有淚腺並不代表他們不會哭:克林貢神話說凱勒斯曾用他的眼淚灌滿了大洋。不管怎麼說,至少是哭過的。

克林貢人可以接受羅慕倫人的輸血。

在M級行星的大氣中,含氧的克林貢人血液通常呈現紅色。然而在《星際迷航Ⅵ:未來之城》中,克林貢血液呈粉色/紫色。在畫面中,克林貢血液在零重力環境下自由漂浮,在紅色警戒的燈光下發紅色。電影最初設定包括有綠色的克林貢血液,但因為瓦肯人的血也是綠的,於是就被廢棄了。最終,因評級和情節的需要,克林貢的血色被敲定為淡紫色。實際上,紫色的血是他們更像是外星人。史蒂文-查爾斯·賈菲(Steven-Charles Jaffe)評論道:“工業光魔的血液特效做的真是棒極了。”但是,因為在《未來之城》中,沃爾夫上校(Colonel Worf)把克林貢血液和人類血液做了一番對比,所以克林貢血是粉色說法更為準確。在另一方面,除了星際迷航Ⅵ,在其他電影或電視劇——包括《星際迷航Ⅲ:石破天驚》、《星際迷航:下一代》以及其他劇集中,克林貢人的血總是紅色的。拉瑞·內梅切克(Larry Nemecek)的解釋是這樣的,“也許我們在星際迷航Ⅵ中看到的血滴呈現一種奇怪的顏色是因為高岡嚴重損壞的船上的環境系統受損而積累了毒素!”
Marab's anatomy

感染強化病毒的男性克林貢人解剖圖

Klingon anatomy small

未感染強化病毒的男性克林貢人解剖圖

從內部看,克林貢人再解剖學上與人類有顯著的差別。克林貢人有許多冗餘的器官,這被他們稱作bra'lul。這使他們在戰鬥中能承受更多的傷害。他們有二十三根肋骨,兩隻肝臟,一隻八心室(房)的心臟,三隻肺和副神經以及多隻胃。一些遺傳學者相信額外的器官,尤其是三隻肺能使克林貢人在戰場上有更好的耐力。克林貢人對他們自己的身體知之甚少而且他們的醫學很不發達。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戰士傳統——一名負傷克林貢人希望能夠通過一己之力活下來或是接受死亡,亦或是通過一種叫做hegh'bat的儀式自殺。

克林貢人與人類除了在解剖學和生理學上相似外,他們的營養攝入也十分相似。普拉斯基醫生曾說過,雖然大多數人類認為克林貢食物難以下咽,但是通常情況下“能毒死我們的,就能毒死他們”。然而,在克林貢茶道里的“茶”是個例外。顯然,這種茶含有一些來自它們產地的土壤(未知)有毒重金屬元素,這對人類是致命的,而且能夠使克林貢人變得虛弱。

克林貢人妊娠期一般是三十周,但對於混血來說時間更短。克林貢-人類雜交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即使成功的話,人類和克林貢人的代謝有時是拮抗的,這會導致母親的生化波動甚至是昏厥。即使只有一個克林貢祖先,克林貢人的特徵連續幾代都會佔主導地位。因此,如果攜帶有相應基因的話,即使是1/4克林貢血統的孩子也會長出頭脊。

Klingon spine

克林貢人的背部和脊柱

Klingon feet

克林貢人的足部

克林貢人有嵴狀的的脊柱、胸部和足。在出生後,一些克林貢嬰兒的脊柱會有明顯的彎曲,這是一種脊柱側凸,但可以通過外科手術矯正。這類“缺陷”在家族中遺傳,女性更易成為患者。萬幸的是,較為先進聯邦醫學可以通過基因改造來治癒這些缺陷。

克林貢兒童比人類兒童發育更快。一歲的克林貢幼兒與四歲的人類幼兒相當。而在八歲時,克林貢兒童就以和十六歲人類少年發育水平一致。克林貢兒童成年前,他們需要經歷jak'tahla——克林貢人的青春期。就像其他哺乳類種族一樣,克林貢女性的乳房會分泌乳汁供嬰兒攝取。

克林貢人往往能活150多歲。即使他們已屆高齡,也足夠強壯來進行戰鬥。

朱利安·巴希爾醫生曾諷刺的說克林貢人散發的氣味能與“泥土,泥炭的氣味混合有淡淡的紫丁香”相提並論。對於人類和瓦肯人來說,克林貢船隻上的氣味很難聞。萊納德·麥考依醫生說剛剛由克林貢人操控的猛禽艦上有一股“惡臭”。

克林貢人有通過對手的眼睛來感受殺意的直覺,比如說肯。但沃爾夫沒這個能耐,這也許與他被人類撫養長大有關。

宗教和傳統 編輯

參見:克林貢婚禮

儀式是克林貢社會重要的一部分。雖然克林貢人就本身而言不是信教的民族,但他們相信神靈一度存在過。但是人們一般相信克林貢戰士殺死了他們的,因為他們認為神帶來麻煩遠超出神的價值。

克林貢人不相信命運。但是他們認為有時確實有運氣這種東西。

當一名克林貢人死亡時,人們認為靈魂會離開身體這個無用的軀殼。在克林貢死亡儀式中,死者身邊的克林貢人會仰天長嘯來警告陰間一名克林貢戰士即將到來。一些情況下,人們會唱輓歌來悼念死者,而朋友則圍坐在他身邊防止食肉動物侮辱屍體,這被稱作是ak‘voh

當一名克林貢人失去戰鬥能力後,他就再也無法像戰士一樣生活。於是,他便會執行叫做hegh'bat的克林貢傳統自殺儀式。傳統規定執行者的長子或密友必須協助。這個人的職責是把一柄小刀呈給自裁者並在他將刀插入心臟後拔出來,之後用自己的袖子擦去血跡。

克林貢人死後的世界有兩種。恥辱者乘坐第一個克林貢人科爾塔(Kortar)駕駛的死亡之舟(Barge of the Dead)進入地獄(Gre'thor)。人們一般認為科爾塔殺死了創造他的神,因此懲罰他運送恥辱者到地獄。一旦進了地獄,恥辱者便被Fek'lhr監視。根據肯德說法,雖然Fek'lhr可以等同於人類的魔鬼,但是事實上克林貢人沒有魔鬼這個概念。

而那些榮耀的死者會前往英靈殿(Sto-vo-kor),據說凱勒斯本人在那裡等着他們。然而,一名高貴的戰士死於某些情況是不配進入英靈殿的,比如說在突襲中被刺殺。但是如果別人以他的名義進行了一場偉大的戰鬥的話,就能顯示出他受生者尊重,也就能在英靈殿中贏得一席之地。

其他克林貢人儀式包括R'uustal——一種讓兩個人建立手足般關係的儀式。克林貢古語有云:“克林貢之子在學會走路前就已學會拿刀。”

如果一名克林貢展示用手背擊打另一名克林貢戰士的話,就表示他提出生死決鬥。克林貢戰士自豪地相互交談——他們不會竊竊私語或敬而遠之。竊竊私語或站的很遠是侮辱克林貢社會的行為。

當克林貢戰士即將投入戰鬥時,他們通常會高唱傳統的戰歌,這是為了向凱勒斯祈福並宣誓在戰鬥中奮戰至死。

當克林貢人擇偶時,女性克林貢人按照傳統要咬男性的臉。這是為了品嘗他的血液和感受他的氣息。

沃爾夫曾經告訴衛斯理·克拉希爾說,在克林貢房事中,“男子不吼,女子吼。接着她們超朝你亂扔重物並用爪子撓你。”而男性,沃爾夫說,“他朗讀愛情詩。他得拚命躲閃。”克林貢人的女兒們會在大到可以挑選配偶時獲得一個叫做jinaq的珠寶

科學和技術 編輯

凱勒米是被普遍使用的克林貢長度單位。

人物 編輯

克林貢星域 編輯

食物和飲料 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