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MA 2009警告!
本页面含有与《星际迷航:短途》有关的信息,因此可能含有剧透

镜像宇宙中的版本参见 克里斯多弗·派克(镜像宇宙)
你是一名联邦星舰的舰长。你坚信服务,牺牲,同情和爱。不。我不会因为未来而放弃那些成就自我的一切……那里隐藏着自我……一个我还没有预见到的未来……
——克里斯多弗·派克2257年(《Through the Valley of Shadows》)

克里斯多弗·派克Christopher Pike)是一名于23世纪服役于星际舰队男性人类军官。在他的早年,他曾先后于三艘联邦星舰上服役,随后调任到联邦星舰进取号上,成为了罗伯特·埃普丽尔舰长大副。(发现号:《Brother》)

2250年,派克成为了进取号的舰长,并在2265年詹姆斯·T·柯克接任此职前一直担任此职。在他服役期间,他被称赞为“星际舰队成就最大的舰长之一”。(短途:“Q&A”;发现号:《Choose Your Pain》,《Brother》;原初:《The Cage》,《The Menagerie, Part I》)

2257年联邦-克林贡战争接近尾声时,联邦星舰进取号出现了故障,无法继续执行任务,只好返回船坞进行修理。派克被授予了联邦星舰发现号的指挥权。在指挥发现号期间,他带领船员寻找红色信号的来源,救出被诬告的史波克,并阻止了被一种AI智能生物——管控(Control)所控制的31区夺取球体数据的阴谋。在几个月后,派克重新回到了进取号上。(发现号:《Brother》,《An Obol for Charon》,《Project Daedalus》,《Such Sweet Sorrow》)

鉴于他在指挥进取号时所取得的成就,派克被提升为舰队上校(fleet captain)。在23世纪60年代,他在登上一艘J级货船时意外被德尔塔射线所辐射,并让他成为了植物人以及毁容。他只好在维生椅中度过余生。在2267年史波克发动“兵变”,从柯克手中夺取了进取号,并将派克从星舰基地11号“劫走”,并把他带到了Talos IV。塔罗西亚人(Talosians)告诉派克他可以在他们的帮助下,脱离已经残废的躯体,自由地和他们以及薇娜(Vina)度过自己的余生。(发现号:《Through the Valley of Shadows》;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The Menagerie, Part II》)

早年生活 编辑

派克出生在地球上的莫哈韦。在他小时候,家里有两匹马——Tango和Mary Lou。他曾骑着它们在环绕着城市的公园里兜风。(发现号:《Saints of Imperfection》;原初:《The Cage》,《The Menagerie, Part I》)

派克的父亲是一名科学教授,但在他闲暇时他也研究宗教。这让派克非常苦恼,也导致他和父亲在许多事情上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发现号:《New Eden》)在他小时候,他曾听说过地狱之火的寓言,那是一种把他带到成年的东西。(原初:《The Cage》)

派克最喜欢的食物之一是他母亲做的鸡肉金枪鱼三明治

星际舰队 编辑

后来,在亚历山大·马库斯的影响下,派克进入星舰学院

星舰学院 编辑

2224年以前的某个时刻,派克加入了星舰学院。除了在天体物理学上得了个“F”以外,他的其它学科都是满分。他也是在星历3201.44毕业班级的一员。(发现号:《Brother》)他也在学院结识了菲利帕·乔久,他们还与其他同学一起趴在桌子底下喝了一杯。(发现号:《Saints of Imperfection》)

早期服役经历 编辑

在从星舰学院毕业后,派克成为了一名星际舰队军官,他的第一次任务是进行一次测试飞行。(发现号:《Light and Shadows》)派克先后在三艘联邦星舰上服役——联邦星舰心宿二号(USS Antares)、联邦星舰阿耶波多号(USS Aryabhatta)和联邦星舰沙特雷号(USS Chatelet)。后来,他被指派到联邦星舰进取号,成为罗伯特·艾普丽尔舰长大副。(发现号:《Brother》)

指挥联邦星舰进取号 编辑

2250年,派克成为了进取号的舰长。

2254年前的某个时刻,派克的大副尤娜(Una)评价说:“派克是星际舰队中最有名的好斗舰长”。(短途:《Q&A》)

第四年:遭遇塔罗西亚人 编辑

Christopher Pike, 2254

克里斯多弗·派克正在执行前往Talos IV的任务

在派克指挥进取号第四年,派克领导一支外遣队到Rigel VII。但在任务中,他们遭到了Kalar人的袭击。派克被关在了一座废弃的堡垒里,而包括派克的文书士在内的三名船员惨死。这次遭遇对派克来说是一次极大的打击,他开始怀疑自己在星际舰队的经历与职责。进取号随后前往Vega殖民地,准备治疗受伤的船员。(原初:《The Cage》)

Mojave remastered

薇娜、派克、Tango和Mary Lou在虚构的莫哈韦附近

在途中,进取号接收到了来自星舰哥伦比亚号无线电求救信号,后者是美洲大陆学会的一艘科考舰,在2236年于Talos星系失踪。有迹象表明当地的塔罗西亚人用心灵感应能力创造了营地的假象,而船员们除了一名叫作薇娜(Vina)的年轻女孩都死了。

薇娜把派克引到了一边,塔罗西亚人绑架了派克,并把他关了起来,想要研究人类的“交配行为”。塔罗西亚人强迫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回忆,并看到了如果他离开星际舰队可以拥有的幸福生活。假象包括Rigel VII的战斗,他和薇娜以及自己的两匹马在莫哈韦附近的野餐,以及一名猎户座人舞女的诱惑。派克全部都拒绝了,无奈的塔罗西亚人只好把进取号上的女性船员传送了下来,以进一步尝试,其中包括文书士J.M. Colt以及他的大副尤娜。

Vina, Pike, and Number One

薇娜、派克和尤娜逃出了塔罗西亚人的“囚笼”

派克成功地把他牢房的看守打倒在地,并死死地掐住了那人的喉咙,最后逃出了囚笼。派克拿着一把过载的激光枪威胁塔罗西亚人,而塔罗西亚人也因此觉得人类太暴力,不适合研究。薇娜向派克展示了自己真正的衰老面貌,派克请求塔罗西亚人让薇娜保持年轻与活力,并同意给薇娜制造一个自己的假象,让她不再孤独。随后,塔罗西亚人允许派克和他的船员离开Talos IV。尽管这次经历让派克打消了从星际舰队退休的念头,但他觉得和塔罗西亚人这种拥有强大神经能的生物接触并不明智也不安全。星际舰队对此也感到担忧,并制定了最高指令7号——任何人都不得接近Talos IV,否则会被判处死刑。(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The Menagerie, Part II》)

第六年:在联邦-克林贡战争中被迫旁观 编辑

2256年联邦-克林贡战争爆发,原本正在执行五年任务进取号被命令继续任务。这让派克及其船员心里很不是滋味。(发现号:《Brother》)

第七年:追踪红色信号 编辑

2257年,在联邦-克林贡战争结束之际,星际舰队探测到了跨过银河系到达这里的红色信号,但星际舰队只能追踪到其中一个信号的来源。可就在这时,进取号因为故障抛锚了,派克临时成为了联邦星舰发现号的舰长。(发现号:《Will You Take My Hand?》,《Brother》)

指挥联邦星舰发现号 编辑

Burnham, Saru, and Pike

派克见到了萨鲁和迈克·博翰

由于进取号抛锚,派克根据星际舰队指令19号条例C,取代执行舰长萨鲁(Saru)成为了发现号的舰长。(发现号:《Brother》)

发现号在第一个信号源与球体遭遇,派克决定带领一个外遣队到坠毁在附近小行星上的联邦星舰希瓦塔号(USS Hiawatha)上。然而他的着陆艇被太空中的碎片击中,最后被迈克·博翰救下。当迈克被困在希瓦塔号里时,派克决定回到那艘已经严重受损的星舰里去救她。

Pike in standard uniform

派克在他的准备室里

在这之后不久,派克得知进取号的故障远比他预料的要严重,并让他继续担任发现号的临时舰长。寻找红色信号来源的任务落在了发现号上。(发现号:《Brother》)

不久后,另一个信号的来源被确定,它位于贝塔象限。远距离传感器的扫描表明那里有人类的生命信号。

派克决定违反最高指导原则,带领一支外遣队到信号附近的一颗行星上。(发现号:《New Eden》)

史波克逃出星舰基地5号以后,派克决定利用发现号来寻找他的踪迹。(发现号:《Point of Light》)

Spock, Burnham, and Pike

派克、史波克和迈克

对史波克的搜寻最终又把派克引到了Talos IV,在那里,他得知了银河系将面临的灭顶之灾。(发现号:《If Memory Serves》)

就在他开始搜寻史波克之后不久,他与Leland上校以及31区进行了接触。Leland在发现号的船员尝试从菌丝体网络中营救提利(Tilly)少尉时出现。(发现号:《Saints of Imperfection》)

菲利帕·乔久帮助迈克和史波克逃跑后,派克在前往Talos IV的途中与31区发生了冲突,并被判处“叛国罪”。(发现号:《If Memory Serves》)

当派克指挥发现号到达31区总部时,形势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发现号遭到了总部防御系统的攻击,而外遣队发现总部中包括Patar上将在内的所有人在两周前被管控(Control)杀害。(发现号:《Project Daedalus》)

在派克前往一个克林贡修道院时,他通过时间晶体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与结局。派克看到自己登上了一艘J级货船,随后不幸被德尔塔射线所辐射,并导致了他的残废。他还看到了未来被迫在维生椅上度过余生的自己。

在看到他的未来后,派克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但理性告诉他,他必须要带着时间晶体回到发现号。(发现号:《Through the Valley of Shadows》)

随后,派克回到了发现号上,并发现有30艘被管控控制的31区星舰正朝发现号扑来。派克通知进取号准备炸掉发现号,以防止管控得到发现号上的球体数据并让整个银河系生灵涂炭。(发现号:《Through the Valley of Shadows》)

重返进取号 编辑

Pike on the Enterprise, 2258

派克在进取号的舰桥上

在指挥发现号数月后,派克最终回到了修理完毕的进取号上,并准备与发现号一起面对被管控控制的Leland以及庞大的31区舰队。(发现号:《Such Sweet Sorrow》)在迈克利用时间晶体和发现号一起穿越到32世纪后,派克以及其他进取号船员通知星际舰队,发现号已经被摧毁,但关于发现号的真相却永远地被隐藏了起来。

第八年:新的旅程 编辑

Starfleet mask

派克扮演“罪犯”

2258年,经过数月的修理,进取号再次起航,前往Edrin II执行任务。(发现号:《Such Sweet Sorrow, Part II》)
Christopher Pike, 2266

派克被晋升为大校

派克参加了一个由尤娜设计的模拟实验,以测试学员Thira Sidhu是否适合在进取号服役;他被铐上手铐,戴上面具,将星舰基地28号上的两人列为“叛变者”。派克告诉她,基地遭到了索利安人的袭击,命令她释放他;Sidhu学员却对自己的想法毫不动摇,甚至说要开枪处决他。派克最后告诉Sidhu这是个测试,用来测试她在复杂情况下的决心。派克最后同意Sidhu在进取号上服役,并给她下达了任务——成为进取号的工程人员。(短途:《Ask Not》)

交接职务 编辑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派克继续指挥进取号,直到詹姆斯·T·柯克来接任他的职务。柯克和派克只在派克被晋升为大校(Fleet Captain)时见过一回。史波克透露自己在派克手下工作了11年4个月零5天。(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

悲惨的结局 编辑

Injured Pike

派克被德尔塔射线严重辐射

Pike in chair - vision

派克坐在维生椅上

2266年,派克带领一群星舰学院学员登上了一艘J级货船。然而,货船出现故障,派克救出了学员们,自己却被德尔塔射线所辐射,就像他9年前手握时间晶体时看到的一样。(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发现号:《Through the Valley of Shadows》)

已经残疾并且毁容的派克被迫在维生椅上度过自己的余生,维生椅可以维持他已经严重受损的身体机能,但他太虚弱了,无法移动,也无法对刺激作出反应。维生椅还链接到了他的大脑,他的脑电波可以对问题作出“是”(闪一下灯)与“不是”(闪两下灯)的回应,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

重返Talos IV 编辑

Kirk, Pike, and Spock

柯克、派克和史波克

2267年史波克与塔罗西亚人进行了秘密接触后,制造了一个假消息,让柯克命令进取号前往星舰基地11号——派克所在的地方。史波克把派克强行带到了进取号上,并命令进取号飞向Talos IV,以让派克在那里脱离自己的肉体快乐地生活。

派克同样借助塔罗西亚人的幻象得知了史波克的计划。一开始,他表示拒绝。但在塔罗西亚人让他再次看到自己将拥有的美好生活后,派克欣然接受了这一决定。

Pike and Vina

派克在精神上与薇娜再次在一起

在Talos IV,塔罗西亚人让派克脱离自己的肉体,并与薇娜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由于派克的崇高声望,星际舰队决定不给史波克惩罚。在这之后,星际舰队再也没有与Talos IV进行过接触。(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The Menagerie, Part II》)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