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这个条目是从现实角度来编写的。Icon-Realworld-POV


未来即将展开……

24世纪的一次意外使两艘飞船回到了23世纪,改变了历史进程。詹姆斯 T. 柯克没有了父亲的影响,成为了一名才华横溢却又愤世嫉俗的不合群者。柯克终于在2255年克里斯多弗·派克说服加入星际舰队三年后,柯克、史波克和星际舰队最新旗舰联邦星舰进取号的年轻船员们在来自24世纪的史波克的帮助下,阻止了来自未来的罗慕伦人尼禄摧毁星际联邦的复仇计划……

情节概要 编辑

开场 编辑

更多信息详见开尔文号遭遇战

2233年联邦星舰开尔文号(NCC-0514)在临近克林贡帝国星际联邦边境的区域遭遇了一场“电磁风暴”,但他们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黑洞。这时,罗慕伦战舰纳拉达号从黑洞中飞出,并朝开尔文号猛烈开火,重创了开尔文号。经过了几轮攻击后,纳拉达号停止了开火,纳拉达号大副阿伊尔呼叫了开尔文号

Narada

纳拉达号从黑洞里飞出

阿伊尔要求开尔文号舰长理查德·洛巴乘坐穿梭机前往纳拉达号谈判停火条件,洛巴舰长让乔治·柯克担任开尔文号的大副。洛巴告诉柯克如果15分钟后开尔文号仍然没有收到他的信号,就弃船逃生。

洛巴一登上纳拉达号,就被带到了尼禄舰长面前,而开尔文号的船员们监视着他的生命信号。阿伊尔首先询问他是否知道一艘洛巴并没见过的船,随后询问史波克大使在哪里,洛巴都不知道。

George Kirk commands the Kelvin

乔治·柯克正在指挥遭到袭击的开尔文号

洛巴告诉了阿伊尔现在的星历:2233.04。纳拉达号穿越到了154年前。尼禄意识到他不可能从洛巴这里得到想要的信息,于是杀死了洛巴,并再次下令朝开尔文号开火。柯克命令开尔文号全力反击。但由于开尔文号的科技远远落后,因此柯克意识到自己无法战胜敌人,于是下令包括他即将分娩的妻子薇诺娜在内的所有船员弃船逃生。

柯克启动了开尔文号的碰撞程序,但由于自动操控系统失效,他必须手动操控飞船。他命令薇诺娜先离开,尽管薇诺娜悲痛欲绝,想让他回到她身边。但柯克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必须通过开尔文号的火力掩护来确保船员的安全撤退。在穿梭机上,薇诺娜生了一个男婴

Winona Kirk and newborn son, James

薇诺娜·柯克和她刚出生的儿子詹姆斯·柯克

开尔文号即将撞击纳拉达号时,柯克听到了自己儿子降生时的哭声,但他意识到自己永远不能见到自己的儿子了。柯克问薇诺娜应该给儿子起什么名字,薇诺娜提议起乔治父亲的名字,但乔治笑了笑,说“提比略”这个名字太糟糕了。他们最终决定用薇诺娜父亲的名字,起名叫詹姆斯·柯克开尔文号最终撞击了纳拉达号,使后者暂时瘫痪,船员们得以逃生。

场景一 编辑

柯克飙车掉悬崖 编辑

James T. Kirk, child

“我的名字是詹姆斯·提比略·柯克!”

大约十年后,22世纪40年代前中期,一个小男孩开着一辆古董汽车,听着20世纪的音乐,在爱荷华州的公路上狂飙。很快,一名骑着飞行摩托警车的警察追上了他,要求这个男孩停车。他一个急转弯,朝采石场开去,前面却是一个悬崖。他跳车得以逃生,但刚爬上陡峭的悬崖,就被警察抓住了。他告诉警察自己的名字是詹姆斯·提比略·柯克

史波克早年生活 编辑

几乎在的同一时间,在瓦肯,还是个孩子的史波克因为他的半人类半瓦肯血统而受到同龄人的折磨。瓦肯男孩们因为他父亲娶了一个人类“娼妓”而称他为叛徒。这三个人之前在激起史波克的情绪反应中失败了34次,但这次他们做得的确是太过火了,史波克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把其中一个男孩狠狠揍了一顿。

Spock, Jacob Kogan

幼年时的史波克在瓦肯

后来,他的父亲沙瑞克温和地训诫了他,他对儿子无法有效控制自己的情绪感到失望。史波克不明白,他的父亲希望他完全成为瓦肯人,但他却娶了一个人类女人。沙瑞克冷冷地回答说,这是合乎逻辑的选择,因为他作为地球大使的职责要求他理解和观察人类的行为。沙瑞克告诉他的儿子,“史波克,你完全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你面临的问题是:你会选择哪条路?这全部取决于你。”

许多年后,史波克对是否参加柯林纳训练(Kolinahr)感到矛盾,这是一种旨在清除所有残留情绪的瓦肯仪式。他和他的母亲阿曼达交谈,阿曼达告诉他,无论他做什么决定,她都会为他感到骄傲。

SpockCouncil

史波克顶撞瓦肯长老

后来,瓦肯议会通知史波克,他被瓦肯科学院录取,并赞扬他的成就,尽管他拥有半人类血统的“劣势”。作为对来自瓦肯人的又一次暗中侮辱的回应,史波克拒绝了入学的提议,声称他已经决定进入星舰学院。议会表示震惊,因为从来没有一个瓦肯人拒绝进入瓦肯科学院。史波克回答说,因为他不是真正的瓦肯人,所以这一记录将继续保持完美无瑕。史波克感谢了议会,临走前对议员说“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柯克加入星舰学院 编辑

2255年,在爱荷华州的一家酒吧里,星舰学院学员乌乎拉遇到了狂妄自大但又才华横溢的詹姆斯·柯克,柯克主动给她买了一杯酒。然而,他与她调情的尝试并没有成功,在以亨多夫(Hendorff)为首的4名学员介入以后,柯克与他们打了一架,但最终寡不敌众。幸运的是,在这时,克里斯多弗·派克叫停了他们,把酒吧里的所有学员都赶了出去。

Shipyard Bar after hours

派克试图说服柯克加入星际舰队

派克对柯克的经历和他父亲的成就非常熟悉,他曾经写了一篇关于开尔文号的学术论文。派克与柯克坐在一起,试图说服这名叛逆的年轻人加入星际舰队。派克坚信,凭借自己的能力,柯克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经常进入酒吧混日子,成为“中西部唯一的天才罪犯”。柯克对这个消息很是不屑,嘲笑派克想让他加入星际舰队的想法。派克在谈话结束时提醒柯克,她的父亲仅仅当了12分钟舰长,但在这短短的12分钟里,他拯救了足足800条生命。派克鼓励柯克,告诉柯克他可以做得更好,这让柯克沉默了。

USS Enterprise (alternate reality) under construction

柯克望着正在建造中的联邦星舰进取号

第二天一早,柯克骑着摩托车前往正在建造进取号的造船厂。派克很惊讶看到柯克决定报名加入星舰学院。在登上穿梭机之前,柯克把摩托车送了出去,并得意地告诉派克,他将在三年内毕业,而不是四年。在新兵穿梭机上,他遇到了伦纳德·麦考伊——一位最近离婚,对太空飞行感到焦虑的学员。两人分享了一杯饮料,同时穿梭机飞向了位于旧金山的星舰学院。

小林丸号测试 编辑

2258年,纳拉达号进入了一片未知的星域。尼禄被阿伊尔叫到了舰桥上。突然,一个黑洞出现了,来自未来的瓦肯小艇水母号飞出了黑洞。尼禄“欢迎”史波克大使的出现,并下令抓获这艘船。

Gaila seduces Kirk

柯克与盖拉约会

与此同时,在星舰学院,柯克告诉麦考伊,他将在第二天第三次参加小林丸号测试,并确信他会通过。麦考伊对柯克的自信感到震惊,因为从来没有人会通过小林丸号测试,更不用说再考一次了。然而,柯克依然坚信他会通过测试。在这天晚上,柯克与一名叫作盖拉(Gaila)的猎户座人学员进行了约会。突然,盖拉的室友进来,柯克被迫躲在床下。他发现盖拉的室友是乌乎拉。她告诉盖拉她截获了克林贡人的信息,克林贡人有47艘战舰因为不明原因被摧毁了。这时,乌乎拉听到了柯克的呼吸声,并愤怒地把他赶了出去。

James T. Kirk during the Kobayashi Maru scenario

柯克“舰长”在小林丸号测试中进行指挥

第二天,柯克、麦考伊、乌乎拉和其他一些星际舰队学员参加了柯克的第三次小林丸号测试。柯克对测试漫不经心,甚至还吃起了苹果。正当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时,出乎意料的是,电力系统突然失灵。当电力系统恢复时,克林贡人的护盾消失了。柯克命令朝克林贡人开火,所有的克林贡战舰都被摧毁。一名技术人员询问柯克他是如何通过这个测试的,在观察室的史波克也同样感到困惑。

Spock at Kirk's Hearing

史波克在关于柯克作弊的听证会上

在一次正式会议中,理查德·巴内特上将通知柯克,他们已经得到了确凿的证据:柯克在计算机中插入了一个子程序,使他在模拟中可以取得胜利,并指控他作弊。当柯克面对原告史波克并试图为自己辩护时,议会收到了瓦肯的求救信号。会议被迫中断。由于星际舰队的主力在劳伦星系,星际舰队被迫召集学院学员,派遣星舰进行营救任务。

场景二 编辑

瓦肯战役 编辑

关于该战役的更多信息详见瓦肯战役
Hangar 1

星际舰队学员在1号机库集合,准备执行任务

学员根据他们的成绩被分配到不同的星舰上,其中成绩最高的学员被分配到联邦星舰进取号上,这艘星舰最近才完工。乌乎拉最初被史波克分配到法拉古特号上,但她表示不满,向史波克抱怨,引用了史波克对她无数的赞扬以及自己的成就,坚称自己应该被分配到进取号上。

史波克最终让乌乎拉上了进取号。柯克已被停飞,等待校委会对他的作弊作出裁决。在这期间,柯克不允许登上星舰加入任务。然而,麦考伊把他带到医务室,在那里他给他注射了一种疫苗,暂时使他生病。因此,作为一名医生,他有一个合法的理由带他一起执行任务——医生可以运输一名病人。

USS Enterprise (alternate reality), profile

进取号已经准备好了她的处女航

进取号离开星舰基地1号,准备前往瓦肯。由于舵手苏鲁田光的疏忽,进取号比其它几艘星舰慢了一些。派克命令进取号年轻的领航员帕维尔·契诃夫少尉在全舰范围内进行任务广播。契诃夫宣布,进取号的任务是调查一场“电磁风暴”导致的瓦肯的剧烈地壳运动,必要时协助瓦肯人撤离。

听到契诃夫的广播后,刚刚醒来的柯克突然意识到,“电磁风暴”正是开尔文号25年前遭遇纳拉达号袭击之前所遭遇的异象。柯克意识到他们正在航向一个陷阱。尽管麦考伊给他注射的疫苗引起了严重的过敏反应,但他还是急匆匆地穿过船去找乌乎拉。他最初由于过敏导致的舌头麻痹,很难正常交流,但他终于设法向她询问有关她之前破译的克林贡求救信号的信息,她证实袭击者是罗慕伦人

USS Enterprise and Narada face off over Vulcan

进取号遭遇了在瓦肯星上空的纳拉达号

在瓦肯上空,纳拉达号已经朝瓦肯的大气中伸入了一个钻头。这个钻头正在瓦肯上挖掘一个直通地心的大洞。阿伊尔通知尼禄,七艘联邦星舰正在接近。柯克冲到舰桥上通知派克船长。派克和史波克虽然最初相当怀疑,但在乌乎拉证实柯克的怀疑后,他们最终承认了柯克的疑虑,并升起了护盾。当他们脱离曲速时,进取号发现自己在其他7艘联邦星舰的残骸中飞行,这些星舰在他们到达前不久到达了瓦肯星。

在派克的指引下,苏鲁控制进取号在残骸中飞行,并尽量减少碰撞。在越过残骸带后,他们看到了纳拉达号,它正在瓦肯星上方钻洞。纳拉达号猛烈攻击进取号,对进取号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但就在纳拉达号即将再次开火时,尼禄意识到他正在朝进取号开火,并下令停火,因为他想让进取号上的史波克也看到瓦肯的毁灭。

Nero on screen ST09

“你好,克里斯多弗。我是尼禄舰长。”

尼禄呼叫了进取号,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派克指责尼禄的行为很明显是想要挑起战争,并提出希望达成和解,但尼禄说,他自己独立于罗慕伦星际帝国。他公然向“目前还没有认识自己”的史波克打招呼,命令派克乘坐穿梭机到纳拉达号上。派克询问舰桥上是否有经过高级作战训练的军官,并召集苏鲁、史波克和柯克执行任务。

派克把史波克提升为舰长,让他指挥进取号。他还任命柯克为大副,这让史波克非常不解。派克概述了他的计划:在前往纳拉达号的穿梭机上,他将把柯克、苏鲁和轮机长奥尔森弹出穿梭机,以进行轨道跳伞。他们将登陆纳拉达号的钻井平台并使其失效,以便终止钻头发出的干扰信号,与星际舰队取得联系。

Sulu ev suit

苏鲁持剑在纳拉达号的钻井平台上战斗

派克来到了纳拉达号上。同时,柯克和苏鲁成功着陆,并干掉了钻井平台上的罗慕伦人。虽然携带着炸药的奥尔森不幸因为降落失败牺牲,但柯克还是想出办法,和苏鲁一起朝钻头射击,让它暂时失效了。

纳拉达号的一名船员报告了钻头的损坏,但告诉尼禄,钻头在下线前已经挖到了瓦肯的地心。尼禄下令发射“红物质”,它从飞船上掉到洞里,在行星的核心生效。契诃夫发现了红物质在做什么:在行星中部形成一个黑洞,吞噬整个瓦肯星。瓦肯在几分钟内就会被完全摧毁。史波克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命令进取号发出疏散整个星球的信号,而他自己则急忙赶到传送室,准备前往行星表面,疏散包括他父母在内的瓦肯议会

SpockVulcan

史波克到瓦肯星上拯救瓦肯长老和自己的父母

柯克向进取号发出信号,将他和苏鲁送回来。但这时,尼禄命令纳拉达号收回钻头,并离开轨道。震动使苏鲁从平台上掉下来。柯克立刻也跳了下去,抱住苏鲁,然后开启了自己的降落伞。不幸的是,由于空气阻力太大,柯克的降落伞断掉了。柯克非常着急地向进取号发出信号,让进取号把他们传送上去。但传送长不能在他们移动太快时锁定他们。然而,契诃夫认为自己可以做到,并冲向传送室,在柯克和苏鲁撞上瓦肯表面前的一瞬间把他们传送了上去。

就在柯克和苏鲁被传回船上后,史波克告诉柯克,他要下去拯救包括史波克父母在内的瓦肯议会的。柯克试图阻止他,但他并没有听,命令传送长立即把他送下去。议员正在卡特里克方舟(katric ark)避难,这是赛利亚山(Seleya)内的一个洞穴,传送信号不能通过它。

SpockUhura

乌乎拉安慰失去自己母亲和母星的史波克

议会中的两位长老被落石和雕像砸死,但史波克最后成功把其中的五位带到外面,包括他的父母。当进取号要把他们传送上去时,他母亲站在上面的岩石崩塌了,导致传送机失去了她的信号。当他们被传送到进取号上时,史波克震惊地站在传送机上,他的手仍然伸向他的前方——他母亲原本站的地方。最后,进取号飞离了正在被黑洞吞噬中的瓦肯星。

偶遇老年史波克 编辑

Vulcan consumed by black hole

瓦肯星的毁灭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2258.42。我们没有收到派克船长的消息。因此我认为他被战犯尼禄抓起来当作了人质。尼禄,他摧毁了我的家园,和她60亿人民中的几乎全部人。虽然我们文化的精髓由于长老们的生还而得以保存,但我估计存活下来的瓦肯人不会超过一万人。我现在已经成为了濒危物种的一员。”
柯克、苏鲁和少数几个幸存的瓦肯长老被带到医务室接受治疗。不久后,史波克离开了舰桥。乌乎拉跟着他进入了涡轮电梯,试图安慰他。

Pike held captive ST09

派克被绑架到了纳拉达号

尼禄向派克索要地球行星防御系统的安全密码,但派克拒绝把密码交给他,因为他对尼禄对瓦肯人的种族灭绝行为感到厌恶。尼禄告诉派克在罗慕卢斯毁灭之前,纳拉达号原本是一艘采矿船,当时他正在尝试拯救他的妻子、未出生的孩子和罗慕伦帝国,以免让罗慕卢斯被一颗超新星吞噬。

他指责联邦政府无所作为,并指责史波克背叛了自己,承诺要向联邦寻仇。派克辩称罗慕卢斯仍然存在,但尼禄朝他大吼,告诉他未来罗慕卢斯将被摧毁。他打算摧毁星际联邦的每一颗星球,并且将从地球开始,这样其他人就会知道他的痛苦。尼禄将半人马座神经蠕虫塞进了派克的喉咙,这将强迫派克说出安全密码。尼禄命令纳拉达号继续向地球飞去。

Spock alt aboard the Enterprise ST09

“如果你排除了所有错误的可能性,那么剩下的无论看起来是多么的荒谬,它都一定是事实。”

在进取号的舰桥上,史波克正确地认为,纳拉达号一定是从未来回到过去的。他说进取号必须与舰队集结。但柯克说,为了阻止尼禄,进取号必须先追上他。这最终导致了一场争论,史波克命令柯克离开舰桥。当柯克采取暴力手段反抗时,史波克用瓦肯掐脖术弄晕了柯克,把他丢到逃生舱里,把他从船上扔了出去。柯克醒来后发现自己在覆盖着积雪的织女4号星球(Delta Vega)上,这是瓦肯星系中的另一颗行星。柯克拿起他的背包,朝14公里外星舰基地的地面基地走去。

“星历2258.42…4个呃……4个……随便什么……总之,代理舰长史波克把我丢到了织女4号星上,我认为这是因为我违反了星舰安全协议49.09……”

KirkDeltaVega

柯克被抛到了织女4号星上

这时,柯克被一只凶猛的德拉库利亚斯(drakoulias)追赶,而它又被一只更大的食肉动物袭击,后者开始追击柯克。它把柯克追进一个洞穴,随后抓住了柯克,想要把他吃掉。这时,一个老人用火把驱走了它。那名老人声称自己是史波克——柯克的老朋友,但柯克却持怀疑态度——直到史波克认定尼禄为派克的俘虏。史波克和柯克进行心灵融合,让他明白他为什么在这里。

Spock & Kirk Mind-Meld

柯克与史波克进行心灵融合

史波克解释说,自己来自未来。在129年后,即2387年,一颗超新星的爆发即将摧毁罗慕卢斯,而且很有可能会波及银河系的其他部分,包括地球瓦肯。史波克制造了一种极不稳定的“红物质”,这种物质可以被发射并形成一个奇点。

然而,由于史波克的失算,超新星提前爆发,罗慕路斯被摧毁了。史波克从他的飞船——水母号上发射了红物质,以防止进一步的破坏。但紧接着,史波克遇到了一艘由尼禄指挥的叫作纳拉达号的改造采矿船。史波克试图逃走,但红物质产生的黑洞同时捕获了水母号和纳拉达号,在时空连续体中制造了一个扰动,使两艘飞船都回到了过去。

Romulus Destroyed in 2387-0

罗慕卢斯在2387年被超新星毁灭

纳拉达号回到154年前,摧毁了开尔文号。史波克的船在几秒钟后也掉入了黑洞,但对尼禄来说,史波克经历的几秒钟相当于开尔文时间线里的二十五年。他解释说,尼禄捕获了他的飞船,但让他活着,把他放逐在织女4号星,这样他就可以目睹自己的家乡——瓦肯的毁灭,就像尼禄在未来不得不目睹罗慕卢斯的毁灭一样。

柯克解释说,他被这个宇宙中的史波克丢在这个星球上,他现在指挥着进取号。史波克很惊讶,因为他知道柯克才应该是进取号的舰长。不过史波克很快意识到,当尼禄离开黑洞,攻击开尔文号时,他已经改变了历史,创造了一个平行宇宙,改变了一切,尤其是柯克的生活。柯克问史波克他父亲是否在主宇宙中活得更久。史波克告诉他,乔治·柯克自豪地看到自己的儿子成为了进取号的舰长,詹姆斯·柯克经常说他的父亲是他加入星际舰队的动力来源。最后,史波克带领柯克前往星舰基地。

Scotty and Keenser ST09

“你知道这多么令人无法接受吗?!”

柯克和老史波克被一个矮小的外星军官昆塞尔(Keenser)接见,他带领他们进去,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开尔文时间线上的蒙哥马利·斯科特。斯科特透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一次失败的传送实验中,乔纳森·亚契上将养的一条珍贵的比格犬被他传送丢了。史波克告诉柯克,他必须解除年轻史波克的指挥权,激怒他,并向所有人表明,史波克在个人和情感上都过于妥协,没有资格领导进取号的任务并担任舰长。

史波克给了斯科特传送到曲速运动物体上的公式,这是主宇宙中的斯科特原创的公式。他回忆起教他如何“作弊”的“老朋友”,建议柯克再次“作弊”,把柯克和斯科特传送回了进取号。在他们被传送到进取号上不久以后(斯科特在一根水管里现身,差点淹死),两人被发现了,并最终被安全人员抓获——他们由亨多夫领导,正是他在爱荷华州的酒吧带头揍了柯克,并间接导致柯克加入了星际舰队

Spock attacking Kirk

史波克狠揍了柯克

他们被带到了舰桥上,史波克惊讶地询问两人是如何在进取号曲速飞行时传送到进取号上的。柯克拒绝回答,并建议斯科特也这样做,然后继续问史波克为什么对瓦肯的毁灭和母亲的不幸死亡无动于衷。他不断地尝试激怒史波克,最后声称史波克从未爱过他的母亲。史波克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地殴打并掐住了柯克的脖子,几乎要了他的命。这时,沙瑞克要求史波克住手。史波克意识到自己受到了情绪的影响,便根据相关条例,解除了指挥权,离开了舰桥。柯克由于被派克提拔为了大副,接过了进取号的指挥权,命令立即追击纳拉达号。

场景三 编辑

更多信息详见地球战役

攻入纳拉达号 编辑

史波克发火后,回到传送室,沙瑞克试图让史波克向他敞开心扉。史波克承认,他对尼禄夺去自己母亲的生命感到愤怒,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沙瑞克告诉史波克,他的母亲会说,不必勉强去控制它。并且悲伤地向儿子承认,他嫁给阿曼达是因为他爱她。

Chekov, Kirk, Scott, Bones, Sulu, Uhura

当史波克重返舰桥时,进取号的高级军官们向他致意

与此同时,在舰桥上,契诃夫想出了一个计划,让进取号安全接近地球,而不让纳拉达号注意到:他们可以沿着这个航线前进,然后在土卫六的轨道上停下来,在土星光环磁场畸变中保持不被发现。这时,已经冷静下来的史波克回到了舰桥上,证实了契诃夫计划的可行性,并提出传送到纳拉达号上,以偷取黑洞装置,从而拯救地球。由于他是半人类,地球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他仅存的家园。柯克说他也会去救派克。史波克提到了禁止船长和大副执行这样的任务的规定,但他知道柯克会对规章制度不屑一顾。柯克调侃道,他们终于开始互相了解了,并友好地打了史波克一记耳光。

纳拉达号已经抵达地球,并在旧金山上空部署了钻头。进取号进入泰坦的大气层后,没有被纳拉达号发现。在踏上传送机之前,柯克告诉苏鲁,如果他认为进取号拥有了战术优势,可以摧毁纳拉达号,即使柯克、史波克和派克还在船上,他也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不顾一切地朝纳拉达号开火。苏鲁有些不情愿地接受了柯克的命令。

USS Enterprise (alternate reality) hides in Saturn's rings

进取号从泰坦星的大气层里缓缓升起

在他们传送,乌乎拉吻了史波克,告诉他最好尽快回来。在他的回答中,他称她为“妮欧塔”。柯克在无意中听到,然后问史波克,这是否是他遇到乌乎拉以后就一直想知道的乌乎拉的名字。史波克害羞地打断了他,说他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就在他们被传送上船后,纳拉达号开始在金门大桥附近钻孔,干扰信号切断了柯克、史波克和进取号的联系,并导致传送机无法锁定他们。

Drillin San Francisco

纳拉达号在旧金山附近的海域上空钻孔

斯科特以为他可以把柯克和史波克传送到纳拉达号的货舱而不被人看见,但实际上,由于纳拉达号的结构非常特殊,他们一下子就被发现了。经过短暂的交火,史波克通过与一个晕过去的罗慕伦人进行心灵融合,发现了黑洞装置和派克船长的位置。当他们登上水母号时,它认出史波克是它的舰长(柯克讽刺地表示惊讶),而史波克终于弄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船上的计算机确认了它的制造时间为2387年,由瓦肯科学院建造。柯克问史波克是否能驾驶水母号,对于这个问题,史波克相当有信心。史波克第一次叫柯克“吉姆”,并告诉他,他们成功的机会只有4.3%,但柯克向他保证,他们的计划会奏效。

地球战役 编辑

史波克夺取了水母号,并一路狂轰滥炸,强行炸出了一条路。史波克用相位炮摧毁了钻头的绳索,钻井平台掉入了旧金山湾。柯克遇到了更多的麻烦,因为他来到了“桥”上,尼禄和阿伊尔在那里等着他。尼禄从地球的历史中认出了柯克,经过短暂的扭打,尼禄告诉柯克,在主宇宙里,詹姆斯·柯克被认为是星际联邦历史上最伟大的舰长,但那是在另一个宇宙中。

James T. Kirk leaping in the Narada

柯克逃离阿伊尔

然而,正当尼禄要杀死柯克时,他被告知水母号已经被盗,钻头已经被破坏。尼禄怒不可遏地冲出去,把柯克留给阿伊尔解决,尼禄打算去杀死史波克。阿伊尔迅速抓住柯克的喉咙,把他举到空中,嘲讽人类是多么的“虚弱”。柯克呻吟着要说话,阿伊尔给了柯克说话的机会。柯克回答说,他摸到了阿伊尔的手枪。柯克开枪打死了阿伊尔,然后去营救派克。

在舰桥上,尼禄呼叫史波克,愤怒地告诉史波克自己应该一有机会就杀了他。史波克作出了回应,嘲讽尼禄“命令”他投降。尼禄下令摧毁水母号,尽管船上还有红物质。这是因为史波克彻底让他的复仇计划泡汤,他下定决心必须要杀掉史波克。水母号躲过鱼雷,然后进入曲速,纳拉达号紧追不舍,进入曲速追击。

逃脱黑洞 编辑

在水母号退出曲速后,它调转方向,并设定了与纳拉达号的撞击轨道,试图激活红物质,并制造一个黑洞,让两艘飞船同归于尽。尼禄惊慌失措,下令发射所有武器,但这时,进取号抵达现场,在侧面全力发射相位炮,摧毁了所有的鱼雷,使史波克得以执行他的计划,撞击纳拉达号。

James T. Kirk and Spock discuss Nero's Fate

柯克与史波克讨论是否要援助即将被黑洞吞噬的纳拉达号

在纳拉达号上,柯克找到了派克,他还活着,但由于先前的折磨而受伤。派克很惊讶,但柯克让他想起了他以前的命令,即想法把他救回去。当两个罗慕伦人走进来,发现了由于要给派克解绑而无法还手的柯克以后,他们准备朝柯克开枪。派克从柯克的腰间拔出了手枪,干掉了那两名罗慕伦人。柯克给进取号发送了信号,在水母号撞击纳拉达号前的几秒前把柯克、派克和史波克传送回了进取号。

Narada destroyed

纳拉达号被黑洞的引力捕获

水母号的爆炸触发了船上所有储存的红物质,形成了一个黑洞,开始吞噬纳拉达号。纳拉达号的护盾因此失效。令史波克惊讶的是,柯克主动提出营救幸存的船员,认为这可能会改善罗慕伦星际帝国与星际联邦之间的关系,并告诉史波克这是“合乎逻辑的”。

USS Enterprise pulled in

进取号尝试逃脱黑洞的引力井

史波克对尼禄摧毁了自己的母星,并害死了自己的母亲耿耿于怀,暗示柯克他在这种情况下放弃了逻辑,反对营救纳拉达号的船员。当尼禄说他宁愿在看着罗慕伦星际帝国千万次毁灭中的痛苦中死去,也不愿接受他们的帮助时,他们的辩论就结束了。柯克命令苏鲁发射所有武器,将纳拉达号彻底击成碎片。

纳拉达号最终被进取号摧毁,但黑洞的引力捕获了进取号,进取号就算以最大曲速飞行也无法逃脱。当柯克命令斯科特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弄出来时,斯科特决定射出进取号的能量核,并在黑洞附近引爆它们,利用产生的冲击波把进取号推出去。

尾声 编辑

Spocks

史波克遇到了来自未来的自己

当他们回到地球上以后,老史波克与年轻的自己会面,后者认为前者是他(们)的父亲。年轻的史波克很困惑,为什么老史波克没有简单地和柯克一起传送到进取号上,以解释情况。老史波克说,如果柯克告诉他真相,他们就必须互相依赖,这样就可能会产生毁灭宇宙的悖论,从而确保柯克与史波克形成“一种可以用一种你还没有意识到的方法定义你们俩的友谊”产生。

年轻的史波克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老史波克说他对老朋友做了一个“信任的行为”,他希望他将来能再次露面。然而,年轻的史波克表示他决定从星际舰队辞职,帮助重建瓦肯种族。老史波克指出他完全可以同时分身两处,并建议他继续留在星际舰队。他还建议年轻的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抛开逻辑,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老史波克对年轻的自己行瓦肯举手礼,但他觉得对自己说“生生不息,繁荣昌盛”并不合适,只希望年轻的自己“好运”。

Spock views Kirk's promotion

老年史波克观看柯克的升职仪式

柯克被星际舰队司令部晋升为舰长,并被授予进取号的永久指挥权。他接任了派克的职务,派克则升任为上将,现在正在轮椅上康复。派克告诉柯克他会像他的父亲一样优秀,随后与柯克紧紧地握手。

当年长的史波克离开,帮助剩下的瓦肯人建立殖民地时,柯克穿着黄衫走上了进取号的舰桥。在他告诉麦考伊“系好安全带”,并得到乌乎拉、苏鲁、契诃夫和斯科特(他刚和柯克说完话,就发现已经成为了进取号工程人员的昆塞尔爬上了控制台,斯科特气愤地命令他下来)的报告后,柯克命令进取号准备出发。这时,年轻的史波克回到了进取号,并询问柯克舰长是否可以做他的大副。柯克说这是他的荣幸。

USS Enterprise (alternate reality) bridge

柯克接任了进取号的舰长

当进取号再次开始它的旅程时,老年史波克的声音吟诵着关于进取号的经典名言:

宇宙,人类最后的边疆。

Alternate Enterprise primary hull ST09

进取号即将再次起航,航向前人未至之地

这是星舰进取号的旅程。

她所继续的任务:

探索新世界,

寻找新生命和新文明,

勇敢地航向前人未至之地。

日志 编辑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2258.42。我们没有收到派克船长的消息。因此我认为他被战犯尼禄抓起来当作了人质。尼禄,他摧毁了我的家园,和她60亿人民中的几乎全部人。虽然我们文化的精髓由于长老们的生还而得以保存,但我估计存活下来的瓦肯人不会超过一万人。我现在已经成为了濒危物种的一员。”
“星历2258.42…4个呃……4个……随便什么……总之,代理舰长史波克把我丢到了织女4号星上,我认为这是因为我违反了星舰安全协议49.09……”

语录 编辑

“先生,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的名字是詹姆斯·提比略·柯克。”

——爱荷华州警察和飙车的少年柯克

“我必须拒绝。”

“从来没有一个瓦肯人拒绝进入这个学院。”

“既然我是个半瓦肯人,那你们的记录仍将保持完美无暇。”

——史波克和瓦肯议会,后者刚刚“称赞”了他克服了他的母亲是人类的“缺点”

“我真的很吃惊……就在刚刚,我还以为你是个只会调戏女孩的乡巴佬。”

“哦,我可不止如此。”

——乌胡拉与柯克在酒吧讨论xenolinguistics

“哦,放松点,伙计。这只是个玩笑。”

“喂,乡巴佬!你应该会数数吧!我们有四个人对付你一个!”

“那就再找些人吧,这样更公平一些。”

——在打架之前,柯克与星舰学院学员的对话

“你的父亲只当了12分钟的舰长,他拯救了八百多条生命,包括你的和你母亲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更好!”

——派克与柯克的对话

“太空其实就是笼罩在黑暗和死寂之中的疾病与危险!”

“好吧,我并不想打断你。但我需要指出的是,星舰就是在太空里飞行的。”

“是的,好吧……这是因为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我的前妻在离婚时抢走了整颗星球,我现在只剩下了我这把老骨头。”

——麦考伊与柯克的对话

“我不相信存在毫无胜算的情况。”

——在听证会上,柯克的辩词

“那个尖耳朵杂种是谁?”

“我不知道,但我喜欢他。”

——柯克和麦考伊在第一次见到史波克之后的对话

“你管这叫帮忙?!”

“是的,你欠我的。”

——柯克被麦考伊接种疫苗以后的对话

“不!我想去进取号!”

“现在你被分配到了进取号。”

——乌乎拉反对史波克把自己分派到法拉古特号时的对话

“惯性阻尼器还开着吧?”

——当苏鲁启动曲速引擎前往瓦肯失败时,派克提醒苏鲁

“我无法理解人类玩笑的含义。”

“这不是开玩笑,史波克。我不是舰长,你才是。”

——当史波克被提升为舰长时,他与派克的对话

“让开!让开!快让开!我可以把他们传送上来!”

——契诃夫尝试拯救自由落体中的柯克和苏鲁

“我已经成为了濒危物种的一员。”

——在瓦肯被摧毁后,史波克的舰长日志

“该死!我是个医生,不是物理学家!难道你是在说他们来自未来?!”

——史波克与麦考伊谈论关于纳拉达号的来历

“如果你排除了所有错误的可能性,那么剩下的无论看起来是多么的荒谬,它都一定是事实。”

——史波克引用了福尔摩斯的话

“我曾经是,也永远是你的朋友。”

——老年史波克对柯克说

“我不认识你。”

“我是史波克。”

“胡扯。”

——柯克和老年史波克第一次在织女4号星见面时的对话

“你的瓦肯脑袋是不是抽风了?!你认为把柯克丢出进取号是合乎逻辑的选择,是不?也许吧。但你确定你的做法是正确的吗?!在我的家乡有句老话:如果你想在肯塔基州赛马比赛中获胜,那就别把你最好的种马留在马厩里!”

“一个奇怪的比喻,医生。但据我所知,种马要发挥它的能力,首先必须要被驯服。”

——麦考伊与史波克就把柯克丢到织女4号星上的做法开始了争论

“普利医生,请报告!”

“我是麦考伊。普利医生在第6层甲板上,他死了!”

“那你接任他首席医官的职务。”

“好的。你就不能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史波克任命麦考伊作为首席医官

“绿血死小鬼!”

——麦考伊因为史波克决定把柯克丢出进取号而咒骂他

“你们来自未来吗?”

“他来自未来,我不是。”

“哦,这真是太棒了!那时候还有三明治吗?”

——斯科特和柯克,在老年史波克证明曲速传送可行以后

“所以,进取号开始了她的处女航,是吗?她可真是位窈窕淑女!请原谅我的工程用语,但我真的很想去亲自摸一摸她的引擎舱!”

——斯科特

“你可要知道,回到过去,改变未来……这可是作弊!”

“一个我从一位老朋友那里学来的把戏。”

——柯克和老年史波克

“跟我来吧,小甜心!”

——安全官亨多夫嘲笑柯克

“你是不是怕了?”

“我可不用你来教我情感的价值。”

“那你为啥不阻止我呢?”

——柯克和史波克

“我爱这艘船!你知道的,她多么让人兴奋啊!”

——斯科特,在史波克放弃指挥权以后

“恭喜啊,吉姆。我们现在可没有接任的大副了。”

“不,实际上我们有。”

“你说啥?!”

“派克让他当了大副。”

“你特么是不是在逗我?!”

——麦考伊、柯克和苏鲁,在史波克放弃指挥权以后

“我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舰长。”

“我明白。”

——乌乎拉和柯克,在后者坐上舰长座位以后

“我的母亲是地球人,这使得地球成为了我仅剩的第二家园。”

——史波克

“我想引用规章制度,但我知道你肯定会对此不屑一顾。”

“啊哈!看来我们开始互相了解了!”

——柯克和史波克,在登上纳拉达号之前

“所以她的名字是妮欧塔?”

“我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柯克和史波克,在前者第一次知道乌乎拉的名字后

“你可以驾驶这艘飞船,是吗?”

“有什么声音告诉我我的确可以。”

——柯克和史波克在水母号上

“詹姆斯 T. 柯克被看作是一名伟人,他成为了联邦星舰进取号的舰长。但那是在另一个宇宙之中。那是一个由我毁灭了的生活,就像我对你父亲做的那样!”

——尼禄掐住了柯克的喉咙

“你连话都说不出来……所以你到底想说啥?”

“我拿到了你的枪!”

——阿伊尔和柯克

“你在这儿干啥?”

“遵循命令啊。”

——派克和柯克,派克之前告诉柯克“回来接我”

“这很符合逻辑,史波克。我相信你会喜欢这个决定的。”

“不,不一定。不是这次。”

——柯克和史波克,在前者决定向尼禄伸出援手时

“我宁愿看着罗慕路斯千万次地毁灭,我宁愿在痛苦中死去,也不愿接受你们的帮助!”

“那你就受死吧!相位炮充能,发射所有武器!”

——尼禄和柯克,在进取号摧毁纳拉达号之前

“推进器已经满能量了。”

——为柯克感到骄傲的老年史波克,在观看柯克的升职仪式之后

“老骨头!记得系好安全带!”

——柯克走入进取号的舰桥

“宇宙,人类最后的边疆。这是星舰进取号的旅程。她所继续的任务:探索未知的新世界,寻找新生命和新文明。勇敢地航向前人未至之地。”

——老年史波克

背景 编辑

发展 编辑

《星际迷航》第11部电影的计划始于2005年,当时派拉蒙联系了罗伯托·奥尔西(当时他正在和J.J.艾布拉姆斯以及艾里克斯·库兹曼合作拍摄《碟中谍3》),询问如何恢复星际迷航的特许经营权。在前《星际迷航》特许经营负责人里克·伯曼(Rick Berman)被派拉蒙解雇前不久,2006年初,J.J.艾布拉姆斯签署了拍摄5部《星际迷航》电影的协议,当时艾布拉姆斯提出了把星际迷航重新搬上荧幕。

StarTrekXI

第一份《星际迷航》海报

据《每日综艺》报道,2006年4月20日,艾布拉姆斯正在拍摄《星际迷航》第11部电影,故事围绕詹姆斯 T. 柯克史波克星舰学院的一系列事件展开。几天后,艾布拉姆斯在谴责剧透的同时,承认剧透的部分是真实的,声称这是“非官方的剧透”,“并不完全准确”。他还说,自己虽然有权执导这部电影,但他当时还没有选择这么做。艾布拉姆斯始终拒绝执导这部电影,直到剧本完成,他才确信自己是导演的最佳人选。他最终在2006年和2007年初与艾里克斯·库兹曼和罗伯托·奥尔西合作拍摄这部电影,并最终于2007年2月23日签约执导,当时他还公开宣布了这个决定。艾布拉姆斯的妻子凯蒂·麦格拉斯(Katie McGrath)认为这部电影里会出现强大的女性角色,而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也认为他会这么做。她是艾布拉姆斯的朋友,对剧本印象深刻。在艾布拉姆斯执导这部电影之前,派拉蒙曾向《鬼玩人》和《蜘蛛侠》的导演萨姆·雷米(Sam Raimi)提供了这个职位。

2006年7月22日,派拉蒙公司发布了这部新电影的海报,星际迷们正式看到了这部电影的海报:原初系列中进取号船员的徽章处于一个半黄半蓝的背景中。它暗示新的《星际迷航》电影将描述发生在23世纪的故事,进取号可能是这部电影的主角舰。海报由导演J.J.艾布拉姆斯设计。

这部电影在二月下旬播出,当时《星际迷航》正式开始拍摄。派拉蒙公司于2007年2月27日证实,艾布拉姆斯的执导正在进行中,电影将在2008年12月25日上映。

到2007年5月3日,一些美工部门——仍然由总设计师斯科特·坎伯利斯(Scott Chambliss)指挥——已经在工作,他们大部分都是从家里来的。但其位于派拉蒙的办公室直到5月中旬还没有建造完成。

录音场景于9月份开始施工,大部分设计工作已经在2007年10月12日完成。拍摄这部电影预计需要1.2至1.5亿美元,这比之前的任何一部《星际迷航》电影的花费都要高。

剧本 编辑

电影的最初剧本于8月完成。在8月24日,作家罗伯托·奥尔西i和艾里克斯·库兹曼已经开始编写剧本的初稿,这部初稿是在2006年12月12日完成的。第二份定稿于2007年10月8日完成。总的来说,剧本花了大约四个月的时间来写作。最后的剧本大约有128页长。

在2007年3月8日的一次采访中,编剧们表示,这部电影的名字只有《星际迷航》四个字,没有任何副标题,这是为了鼓励新粉丝在这部电影上映之前不必去了解星际迷航的背景和设定。

这是在《星际迷航:斗转星移》之后的第一部讲述23世纪故事的原初系列电影,也是将故事发生时间设定在前一部电影之前的第一部电影。

剧本作者艾里克斯·库兹曼说,剧本的灵感来自《星际迷航:可汗之怒》,他和罗伯托·奥尔西希望重新找回《星际迷航:可汗之怒》的感觉。电影的灵感还来自小说《最高指导原则》和《史波克的世界》,以及原初系列剧集《恐怖的平衡》、下一代剧集《昨天的进取号》以及动画系列剧集《过去的岁月》。

作者们说,他们的目标不仅是吸引老粉,而且还要吸引新观众。他们希望把《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的感觉带到电影中,因为艾布拉姆斯透露,相比《星际迷航》,他更喜欢《星球大战》。

柯克的一些早年事迹并没有在电影里出现。它们原本包含在电影的剧本初稿里,后来在重写时被删除。卡罗尔·马库斯的角色也包括在剧本初稿内,但她同样在重写时被删除了。

有传言说,这部电影的故事与《永恒的边界之城》中的守护者有关,这一事件促使剧作家哈伦·埃利森(Harlan Ellison)要求在电影中使用剧中的元素。谣言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然而,剧本却引用了史波克的母亲在他年轻时被瓦肯男孩嘲弄时的场景,这是原初系列剧集《Babel之旅》中的元素,沙瑞克回忆起史波克是如何拒绝到瓦肯科学院的。在剧集结束时,史波克问沙瑞克为什么要与阿曼达结婚(沙瑞克回答说:“当时看来是合乎逻辑的选择”)。

罗伯托透露说,整个剧本最难写的人物就是电影中的反派尼禄以及詹姆斯 T. 柯克了。奥尔西和库兹曼在写作剧本的过程中曾经参考了这个网站——阿尔法记忆。作者们也偶尔引用阿尔法记忆里的内容。

尽管这个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中,奥尔西已经说过,主宇宙中的事件和人物在平行宇宙中同样存在,他认为量子力学的科学理论允许平行宇宙这个设定的存在,他还引用下一代剧集《平行宇宙》中看到的来自不同宇宙的数千艘进取号来支持这一理论。他还认为,这个理论允许在时间线被污染后,造成另一个平行时间线。此外,他还认为,虽然时间线已经改变,但人物自身并没有改变,原初系列中的柯克和进取号依然在平行宇宙里存在。

设计 编辑

这部电影中的星舰造型是由斯科特·坎伯利斯设计的,而Ryan Church是联邦星舰进取号和其他星舰的主要设计师,星际迷航老粉约翰·艾夫斯(John Eaves)设计了各种各样的星舰。虽然为了不受主宇宙的限制,艾布拉姆斯尽量不使用任何一位前《星际迷航》的工作人员,但他意识到有些设定需要老工作人员的指导,或者正如坎伯利斯所说:“我把约翰带进来,因为他知道故事和设定,电影中应该出现什么星舰,不应该出现什么。电影中星际舰队前往瓦肯的场景正是受到了约翰的指导。”

设定 编辑

J.J.艾布拉姆斯说,描述未来世界的最大困难在于许许多多原初系列中的技术现在已经实现了,让它看起来并没有科幻感。所以困难在于既要符合原初系列的设定,又要体现未来科技的先进性。他认为《星际迷航》电影不得不放弃原初系列中的部分设定。

斯科特·坎伯利斯透露,重新设计的进取号,特别是舰桥,开始制定一个基本设计框架:它必须符合原初系列的现代主义风格,但又得体现出实用性。坎伯利斯说:“在上世纪60年代,原初系列开始播出时,出现了一种强烈的、圆滑的、现代主义的视觉。”这正是我们想在我们的造型中注入的东西,“因此,进取号的造型最终从皮尔·卡登(Pierre Cardin)的作品和1968年的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汲取灵感。

坎伯利斯延续了原初系列的舰桥设计风格,但增加了更多的控制台和玻璃数据显示器,以增加其功能,使它更加实用。他也略微改变了舰桥的风格,并加入了明亮的灯光以及颜色。主屏幕变成了一个窗口,可以在上面投射图像,使太空触手可及。舰桥是用平衡架建造的,所以当她受到攻击或进入曲速时,她的震动更为逼真。桥上加了更多栏杆使她看起来更加安全。

罗慕伦战舰纳拉达号被设计为只重功能的巨型机械,因为罗慕伦人在执行一个非常具体的任务——向星际联邦复仇。在设计纳拉达号时,坎伯利斯深受安东尼·高迪(Antoni Gaudí)建筑的影响。安东尼·高迪创造了纳拉达号内部的样子:通过使船露出的能量管道看起来像船的结构支架,来创造一种未来风格。纳拉达号的内部被分为六块,它们可以被重新安排以创建一个不同的房间,从而充分利用战舰的每一个部分。

不同的艺术总监负责各个场景的布景:丹尼斯·布拉德福德(Dennis Bradford)负责联邦星舰布景(进取号和开尔文号);加里·科斯科(Gary Kosko)负责所有与瓦肯星相关的布景;柯特·比奇(Curt Beech)则负责穿梭机布景。他们都是由基思·P·坎宁安(Keith P. Cunningham)监督设计的,他的任务是确保一切都井然有序。

道具 编辑

在原初系列中看到的道具也被重新设计,包括通信器、三录仪和相位器。所有的道具都是由罗素·博比特(Russell Bobbitt)设计的。

博比特与诺基亚的工程师合作,重新设计了原来的通信器,创造了一个价值50000美元的原型。对于三录仪,博比特带来了原初系列版的三录仪。但演员发现它实在是太大了,不方便携带以拍摄战斗场面。博比特随后找到技术顾问道格·布罗迪(Doug Brody),重新设计了一个较小版本的三录仪。相位枪保持了原初系列中的基本外形,但它被设计成不连续发射相位光束。当威力设置从“击晕”到“杀死”时,它发出的光会从蓝色变为红色。

在电影中,斯科特在织女4号的星舰基地里出现了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tribble。电影中还出现了一辆Aptera Typ-1的原型车,它在星舰学院里被使用。

服装 编辑

艾布拉姆斯选择迈克尔·卡普兰(Michael Kaplan)设计服装,因为卡普兰没有看过《星际迷航》电影,这意味着他将设计出全新的服装。对艾布拉姆斯来说,“这些服装是整个项目的缩影,就是如何把一些似乎有点傻的东西拿出来,让它们变得真实。但是你如何设计那些三原色的服装来让它们变得合理呢?

卡普兰根据《星际迷航百科全书》了解到了星舰制服的演变,并寻找重复的主题。卡普兰遵循了原初系列的设定,制服是深灰色(几乎是纯黑色)的衬衣和裤子以及三原色的外套,以展示每个船员的职业。卡普兰希望这些制服比原初系列中的更加精致,并决定把星际舰队的徽章图案印在上面。

卡普兰为开尔文号的船员设计制服时,从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的科幻电影中汲取了灵感。对于纳拉达号上的罗慕伦人,卡普兰想要为他们设计一套结实的衣服,毕竟他们之前是一群矿工。他在跳蚤市场发现了一些陈旧、油腻的布料,并委托服装制造商用这些布料来设计他的衣服。对于瓦肯人,卡普兰设计的服装一样结实而又朴素,同时他为瓦肯妇女创造了一种新的束腰造型。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