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人类的探险刚刚开始。。。”

“十年前,一部电视剧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它被译成了47种不同的语言,在469部出版物中成为新闻,总计有120万人同时收看。这是全球人民共同怀念的一段经历,现在,派拉蒙影业将为我们重现这段回忆。”

——1979年的电视广告

在18个月的改装进程之后,联邦星舰进取号再一次踏上了探索银河的路途。但在此时,威者抵近了地球詹姆斯·T·柯克上将奉命前去阻止它。老的成员遇到了新的挑战,他们将与新一代的人们一并战胜未知。

剧情概要 编辑

场景一 编辑

克林贡战舰遇袭 编辑

IKS Amar firing forward torpedo

Amar号朝星云发射光子鱼雷

克林贡星域,三艘克林贡K'T'inga级战列巡洋舰正在一片星域巡逻,他们遭遇了某种巨大的星云。在IKS Amar号的舰桥上,克林贡舰长命令发射鱼雷。在没有任何效果后,克林贡舰长命令船员立刻撤退。

同时,在联邦星域的Epsilon IX侦听站,监听员收到了来自其中一艘克林贡战舰的求救信号。当三艘战舰试图逃离星云时,一道等离子能量“闪电”出现,逐一摧毁了克林贡战舰。Epsilon IX分析了星云的轨迹,发现它正在朝地球飞去。

柯林纳仪式 编辑

Vulcan Kolinahr Master (Female)

“你还没有达到柯林纳。”

瓦肯星上,史波克正在进行柯林纳仪式——一种旨在清除所有情感的瓦肯仪式。他已经几乎全部完成了。长老告诉史波克,瓦肯人的祖先就是通过把所有的激情丢弃在沙滩上,并且通过柯林纳仪式获救的,而另一位长老形容他是一切情感的最终净化者。首席长老告诉史波克,他已经辛苦了很久,她准备给他一个纯逻辑的象征——一条项链。但史波克在这时抬手阻止了她。长老要求与史波克心灵融合,史波克同意了。她发现来自深空的外星智慧唤醒了史波克人类的那一部分,并放下项链,告诉史波克他还没有达到柯林纳,并告诉其他长老,史波克的答案在别处,“他不会和我们一起实现他的目标”。然后,长老向史波克告别,向他说“生生不息,繁荣昌盛”。史波克从地上捡起项链,握在手里。

柯克重返进取号 编辑

与此同时,在旧金山星际舰队总部的普雷西迪奥校区(Presidio campus),詹姆斯 T. 柯克乘坐穿梭机3号到达了总部。当他走出去时,他看到了指挥官索纳克(Sonak),一名刚刚成为进取号船员的瓦肯船员。柯克不明白索纳克为什么还没登上进取号。索纳克解释说,戴克舰长——联邦星舰进取号的新任舰长,希望他在出发前完成在星际舰队总部的科学简报。进取号在过去18个月里一直在进行全面整修,目前正在为离开干船坞做最后准备,这至少需要20个小时,但柯克告诉他,他们只有12个小时。他告诉索纳克在一小时内向他汇报进取号的情况,随后与诺古拉(Nogura)上将进行了短暂的会晤,并打算接任进取号的控制权。

会议结束后,柯克前往位于轨道上的空间站,会见了进取号的轮机长蒙哥马利·斯科特。斯科特表达了对进取号起航时间的担忧。两人进入一个穿梭机后,舱门关闭,柯克解释说,一个庞大的外星不明物体离地球只有不到三天的路程,进取号被命令拦截,因为它们是唯一一艘可以按时到达的星舰。斯科特说进取号的改装任务不能在12个小时内完成,并试图说服他,这艘船需要更多的维修以及一次安全的试航。柯克坚定地坚持说,不管他们是否准备好,12小时后必须起航。斯科特无奈地启动了穿梭机的推进器,他们开始了前往进取号的干船坞的旅程。

Kirk & Scott

“他们把她还给我了,斯科特。”

斯科特告诉柯克,船员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所有的新设备,而且引擎还没有经过测试,更不用说他们有一个未经考验的舰长。柯克告诉斯科特,作为星际舰队的主管,两年半的时间可能使他有点老旧,但他决不会认为自己没有经验。柯克告诉斯科特,星际舰队已经把进取号还给了他。斯科特告诉柯克,他不相信诺古拉上将这么容易相处,柯克告诉他的确如此。当柯克和斯科特一起大笑时,斯科特说:“我会对任何执行这样一个任务的人感到失望。进取号会准时起航的,长官…她会准备好的。”斯科特说着,轻轻地把手放在柯克的手臂上。他们到达了位于干船坞的进取号附近,斯科特给柯克简要介绍了进取号的新外观。

穿梭机与进取号对接。柯克和斯科特进入进取号的货舱后,斯科特立即被呼叫到工程部。柯克乘坐涡轮电梯登上了舰桥,到达后,乌乎拉中尉得知星际舰队刚刚从戴克上尉那里移交指挥权给他。她和苏鲁契诃夫以及其他一些船员一起兴奋地向柯克打招呼。但柯克希望在更令人愉快的环境中受到欢迎。柯克问戴克舰长在哪里。”他在轮机室,长官。他,呃…他不知道你要接任舰长这件事……”苏鲁说。

Sonak dead

传送出现故障

柯克前往新的轮机室,驻足观看进取号的新曲速核心。戴克正在协助斯科特修理引擎。当柯克告诉戴克他要接任进取号的舰长时,戴克显得很不自然。戴克将留在船上作为大副,并将临时被降级。

传送机故障 编辑

当戴克离开时,警报响起。有人试图进行传送,但传送机出故障了。柯克和斯科特迅速跑向传送室。传送长Janice Rand试图告诉星际舰队放弃传送,但为时已晚。索纳克和一名女警官正在传送到进取号上,但是他们的身体在传送机上没有重组。女警官惨叫着,然后他们消失了。星际舰队通知进取号,他们已经死了。柯克泪流满面,告诉星际舰队对他们的家人表示慰问。他说索纳克本来可以通过瓦肯大使馆到达。”“你什么也做不了,Rand,”柯克告诉心烦意乱的运输员,“这不是你的错。”

在传送室外面的走廊里,柯克遇到了戴克,告诉他进取号将不得不替换索纳克。如果可能的话,柯克想要另一个瓦肯人。戴克告诉他没有人熟悉这艘船的新设计。柯克告诉戴克,他将不得不同时担任科学官。

Epsion IX被袭击 编辑

The crew of the Enterprise, 2270s

柯克召集了进取号的船员

在进取号的活动室里,柯克召集了进取号的全体船员,他们从Epsion IX接收到了通信信号。Epsion IX告诉进取号他们分析了星云,它产生巨大的能量,直径为82个天文单位。Epsion IX还报告说星云中心可能有一艘飞船。他们试图与它沟通,但没有任何回应。进一步的扫描显示云中的确有东西,但所有的扫描都会反射回来。星云似乎认为扫描是敌对的,并攻击了Epsion IX。就像之前克林贡飞船的下场一样,Epsilon IX被摧毁了。乌乎拉关闭了画面,柯克通知全体船员,进取号将在40分钟后起航,并命令船员回到各自的岗位继续工作。

场景二 编辑

起航前的最后准备 编辑

Ilia

艾丽娅登上进取号的舰桥

在舰桥上,乌乎拉通知柯克,传送机已经完全修复,现在运转正常。这时,进取号的领航员伊莱娅中尉来到了进取号上。戴克很高兴见到她,因为几年前他在她的星球执行任务时,他们看上了对方。伊莱娅对戴克的降职感到好奇,柯克打断了她的话,告诉她戴克是大副和科学官。戴克略带讽刺地告诉她,柯克对他非常有信心。伊莱娅告诉柯克,她的单身誓言已被记录在案,并请求允许她履行职责。乌乎拉告诉柯克,最后六名抵达的船员中有一人拒绝使用传送机。柯克去了传送室,以确保这个人传送上来。

McCoy beard

麦考伊传送上船

麦考伊医生身着平民服装,蓄着浓密的胡须,传送了上来。麦考伊对他必须重新执行星际舰队的任务感到很是愤怒,他认为柯克对这次计划负有责任。然而,当柯克说进取号非常需要他时,他的态度改变了。麦考伊离开传送室,去查看新的医务室,抱怨进取号的所有新变化。

进取号的起航 编辑

船员们终于完成了对进取号的修理,进取号离开干船坞,飞离了地球。

“舰长日志,星历7412.6。进取号起航后1.8小时。为了尽快拦截直接冲向地球的入侵者,我现在必须冒险在太阳系内进行曲速飞行。”

Kirk McCoy wormhole

虫洞造成了进取号的异常

麦考伊剃光了胡子,来到舰桥上,并不断抱怨新的医务室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该死的计算机中心”。柯克由于急于拦截入侵者,命令苏鲁田光让进取号进入曲速。这时,企业进入了一个虫洞,这是曲速引擎不平衡造成的,进取号即将与一个被拉到里面的小行星相撞。柯克命令进取号发射相位炮,但戴克告诉契诃夫发射光子鱼雷。在进取号只剩下4秒钟撞击时,进取号发射光子鱼雷,小行星和虫洞都被摧毁了。柯克为此很生气,想在他的舱房见戴克。麦考伊决定一起和他们去。

柯克与船员的矛盾 编辑

在柯克的舱房,柯克要求戴克解释为什么他发射相位炮的命令被取消了。戴克指出,重新设计的进取号现在通过曲速引擎来给予相位炮能量,由于它们不平衡,相位器被自动切断。柯克承认他救了这艘船,但他指责戴克与他竞争。戴克告诉柯克,由于他对这艘船的新设计不熟悉,任务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柯克讽刺地相信戴克会“照顾我度过这些困难”,戴克告诉柯克,他将乐于帮助他了解新的设计。柯克让他离开了舱房。在走廊里,戴克碰到了伊莱娅。伊莱娅问他这场对峙是否困难,戴克告诉她自己很难再见到她,并向她道歉。她问他是为离开德尔塔4号星(Delta IV)感到抱歉,还是因为没有说再见。他问伊莱娅如果他再见到她,她会说再见吗?她悄悄地对戴克说“不”,然后走向了她在附近的舱房。

Spock arriving aboard the Enterprise

史波克登上了进取号

在柯克的舱房,麦考伊指责柯克事实上是利用了紧急情况,迫使星际舰队让他获得进取号的指挥权。麦考伊认为柯克一心只想保住他的指挥权。在舰桥上,乌乎拉告诉柯克,一艘联邦星舰即将来临,而它的船员希望到进取号上。契诃夫与对方建立了通信,并回答说,这似乎是一艘运输船。柯克叫契诃夫处理这件事。柯克问麦考伊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麦考伊悄悄地说“这取决于你”,让柯克自己思考这个问题,而他自己却在一边静静地站着。

史波克登舰 编辑

星舰从后面接近进取号,它的顶部分离,并停靠在进取号后面的一个对接口。契诃夫和一名安全官员在气闸门前等候,他们对看到史波克上船感到很惊讶。过了一会儿,史波克来到舰桥上,每个人看到他都感到震惊和高兴,然而史波克却忽视了他们。他走到科学站,告诉柯克他意识到了危机,了解到了进取号引擎面临的问题。

Kirk, McCoy, Chapel and Spock, 2270s

“哦,好吧,帮帮我。很高兴见到你!”

他提供科学干事的服务。麦考伊和克里斯汀·查佩尔来到舰桥上迎接史波克,但他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没有回答他们。乌乎拉试图和史波克说话,但他也不理睬她,并告诉柯克,在他的允许下,他将去轮机室和斯科特讨论他的燃料方程式。斯波克走进涡轮电梯,柯克拦住他,欢迎他上船。但史波克没有回答,继续走入涡轮电梯。柯克和麦考伊在史波克离开舰桥后互相看了看对方。

与星云的接触 编辑

“舰长日志,星历7413.4。多亏了史波克先生及时的到来和帮助,曲速引擎现在已经满功率运行,修理时间不足三小时。这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在入侵者距离地球还有一天多的时候拦截入侵者。”
在史波克的帮助下,引擎满功率正常工作。进取号成功进入曲速7级。在军官休息室,史波克会见了柯克和麦考伊。他们讨论了史波克对柯林纳的训练,以及史波克是如何离开瓦肯星并来到进取号的。史波克描述了他如何感觉到了强大的入侵者的意识,他认为这是他曾遇到过的最完美的逻辑思维模式。他相信这是他所寻求的答案。这时,乌乎拉告诉柯克,他们与入侵者进行了视觉接触。

星云扫描了进取号,但柯克没有命令扫描星云。史波克确定扫描来自星云的中心。乌乎拉报告说她正在所有频率上传送完整的友好信息,但是没有回应。戴克建议提高防护罩,但柯克认为这可能被认为是对星云的敌意。史波克分析了云层的组成,发现它有一个12级的能量场,相当于成千上万艘星舰产生的能量。

USS Enterprise approaches V'ger's cloud

进取号与星云的接触

史波克从短暂的恍惚中醒来。他告诉柯克外星人正在和他交流。外星人很困惑——它呼叫了进取号——为什么进取号没有回复?在他们进一步思考之前,红色警报响起,一束来自星云内的等离子束击中了进取号,使星舰系统过载。爆炸炸伤了一些工程人员,契诃夫的手严重烧伤。攻击终于结束了,斯科特报告偏导仪护盾的功率下降了百分之七十。一个医疗小组被呼叫到桥上,伊莱娅利用她的心灵感应能力来减轻契诃夫的痛苦。

史波克向柯克证实,外星人一直在试图与进取号建立联系。它以超过一百万兆赫的频率通信,以如此高的频率,信息只持续一毫秒。史波克调整频道,以这种频率和速度向星云发送友好消息。这时,另一束等离子能量光束飞向进取号,史波克及时把信息发送了出去,光束消失了。史波克建议进入星云进行调查,而戴克则提出反对,称此举为“不正当的赌博”。柯克问戴克什么是“不必要的”,而戴克则反驳了柯克。

V'ger ship

进取号遭遇了威者的飞船

柯克命令进取号继续在星云中航行,进取号穿过了许多广阔而多姿多彩的云层。在穿过这些云层之后,一个巨大的容器显露出来。柯克要求进行评估,史波克报告说,这艘外星飞船正在产生比太阳辐射更强大的力场。柯克告诉乌乎拉将外星人的图像传送给星际舰队,但她报告说从云中发出的任何信号都会被反射回来。柯克命令苏鲁在距离飞船顶部500米处飞行。

伊莱娅被劫 编辑

当进取号在外星飞船前机动,并保持位置时,警报突然响起,另一道等离子能量光束接近进取号。船员们闭上了眼睛,防止自己失明;同时由于嗡嗡的噪声捂住了耳朵。契诃夫问史波克这是否是外星人的船员,史波克回答说这是飞船发射的扫描光束。光束慢慢地绕着房间移动,停在科学站前面。闪电从它身上射出并包围了控制台——它正试图访问船上的计算机。史波克设法砸掉了计算机,以防止进一步访问,光束电了他一下,史波克滚到了地板上。光束接近了导航控制台,它扫描了伊莱娅。突然,她和扫描光束一起消失了,她手里拿的三录仪掉到了地上。戴克拿起了那个三录仪,愤怒地喊道:“这就是我对无理的定义!”

Any show of resistance would be futile, Captain

“任何抵抗都是无效的,舰长。”

这时,警报再次响起,系统报告舵轮控制已经失效。史波克报告进取号被一道牵引光束抓住了,柯克命令某人去领航员的职务。戴克让Chief DiFalco到舰桥上代替伊莱娅。戴克建议这艘船开火,但史波克告诉柯克,“抵抗是无效的”。

进取号深入到下一个舱室。戴克想知道进取号为什么被带到了里面——外星人完全可以在外面毁掉进取号。史波克推断外星人对进取号感到很好奇。乌乎拉的监视器显示后方的通道正在关闭——进取号现在被困在了里面。牵引光束松开了进取号。突然,入侵警报响起。有人在船员舱房区强行登舰。

场景三 编辑

机械伊莱娅 编辑

Ilia in sonic shower

伊莱娅作为威者的探测器返回了进取号

柯克和史波克进入了伊莱娅的住处,发现入侵者在声波淋浴器内。他们发现登舰的正是伊莱娅,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伊莱娅——有一个小小的红色装置安装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用一个机械声音回答说:“你是柯克单位,你会帮助我。”她解释说,她已经被一个叫做“威者”的实体编程,她的任务是观察并记录碳基单位是如何“侵扰”进取号的正常功能的。柯克打开淋浴室的门,穿着白色衣服的伊莱娅走出去,其他船员只是站在她周围。麦考伊和安全官员佩雷斯(Perez)上尉进入了房间,柯克告诉麦考伊用三录仪扫描她。

柯克问麦考伊她是谁。麦考伊告诉柯克,这个伊莱娅是一个机器人,史波克证实她是一个根据伊莱娅身体形态设计的探测器。柯克问真正的伊莱娅在哪里,探测器说“那个单位”已经失效了。柯克问伊莱娅为什么威者要到地球,探测器回答说,威者希望找到“创造者”,并与他融为一体。史波克建议麦考伊对伊莱娅进行完整的检查。

Osmotic micropump

伊莱娅被扫描

在医务室,伊莱娅躺在床上。传感器正在缓缓地读取读数。伊莱娅所有正常的身体功能,直到亚原子水平,都被威者完美地复制,甚至包括眼睛的水分。戴克来到了医务室,他对在那里见到她很吃惊。她抬头看着他,称呼他为“戴克”,而不是“戴克单位”,这引起了史波克的兴趣。史波克在隔壁房间和柯克与戴克谈话,他锁上了门。史波克推测说,真正的伊莱娅的记忆和感觉也都被威者完美地复制了。戴克对探测器杀死伊莱娅感到愤怒,但柯克说服他,他们与船只的唯一接触方式就是通过这个探测器,他们需要利用这个优势来收集更多关于外星人的信息。突然,伊莱娅砸破了门,要求柯克帮助她执行观察人物。他告诉她让戴克帮助她会更有效率。戴克和探测器离开后,史波克对柯克表示,这很可能是他们得到外星人信息的唯一方式。

Spock and Kirk, 2270s

“我认为这很可能是我们唯一获得与外星人有关信息的方式了,舰长。”

“舰长日志,星历7414.1。我们估计星云距离地球最多只有四小时了。到目前为止,扫描仪还没有发现伊莱娅明显的记忆模式出现。这仍然很可能是我们与外星人联系的唯一途径。”
戴克和伊莱娅在娱乐室里散步。他向她展示了以前被命名为进取号的星舰的模型。戴克一直在试探伊莱娅的记忆或情感是否会重新出现,但这无济于事。柯克和麦考伊在他住处的监视器上秘密观察他们。戴克给她看了一个船员们喜欢玩的游戏,但她并不感兴趣,说娱乐和享受对她的编程毫无意义。在这次任务之前的一场比赛中,伊莱娅很享受玩这个游戏,她几乎总是赢。现在,他们都把一只手按在桌子上。桌子亮了,伊莱娅赢了比赛。这时,凝视着戴克的眼睛。可这一瞬间的情绪却在这时突然结束,她恢复了原来的机械样子,并说:”这个装置毫无用处。”

“为什么进取号需要碳单位?”机械伊莱娅问。戴克告诉她,没有他们,进取号就不能工作。她告诉他,自己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对机组人员进行数据存储。戴克吓坏了,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当我的检查完成时,所有的碳单位都将被还原成数据模式。“戴克告诉她,她体内有某一个碳单位的记忆模式。戴克说服她让他帮助她恢复这些模式,以便她能更好地理解他们的功能。她允许了他这么做。

史波克飞入威者深处 编辑

与此同时,在进取号的气闸附近,史波克悄悄溜到了气闸管理人员身后,并用瓦肯掐脖术弄晕了他。

这时,戴克、伊莱娅、麦考伊医生和查佩尔护士都在伊莱娅的住处。查佩尔给了伊莱娅一个装饰用的头带,伊莱娅戴上了它,查佩尔让她转向一面镜子。戴克问她是否记得在德尔塔4号星上戴过它,伊莱娅在这时说出了查佩尔的名字,并把她的手放在戴克的脸上,叫他的名字威尔。在他们身后,麦考伊提醒戴克,她是一个机器人。戴克叫“伊莱娅”帮他们联系威者。她说她不能这么做,戴克问她所谓的“创造者”是谁,她说威者不知道。伊莱娅再次变得面无表情,并摘掉了头带。

史波克穿着太空服和一个附加的推进背包飞到了进取号外面。他开始为柯克详细记录他接触外星人的尝试。他激活了推进背包,计算推进器的点火和加速,以与他前面舱门的规律性开关相一致。他希望能更清楚地看到威者内部。

不知道史波克计划的柯克走到舰桥边,乌乎拉告诉他,星际舰队的信号越来越强,表明它们离地球非常近。星际舰队正在监视入侵者,并通知乌乎拉,它正在放慢速度。苏鲁证实了这一点,并告诉柯克,月球监测站显示入侵者正在进入地球轨道。这时,契诃夫告诉柯克,4号气闸已经打开,一套推进背包和太空服失踪。柯克这才知道史波克的计划,并让契诃夫呼叫史波克回船。

史波克按下了他的推进器面板上的一个按钮,背包上的推进器点火。他迅速向前推进,在舱口关闭之前进入了威者的下一个船舱。推进器引擎关闭,史波克以惯性前进。他分离了推进器,并把它丢弃了。

史波克继续记录数据,他看到了一个他认为是威者的家园的图像。他穿过一个充满等离子体能量的通道,这可能是一个巨大成像系统的电源。接下来,他看到了更多的行星、卫星、恒星和星系的图像。史波克认为这可能是威者整个旅程的影像。“我们要对付的是谁或是什么呢?”,他沉思着。

Spock attempts mind-meld with V'ger

史波克与威者进行心灵融合

他看到了Epsion IX,每一个细节都被完美地复制了下来。他相信,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威者,他们在一个活生生的机器里面。这时,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伊莱娅,以及她脖子上的传感器。史波克认为这一定有某种特殊的意义,所以他试图进行心灵融合。但是,他被融合后所得到的过多的信息给弄晕了。

柯克穿着宇航服离开了进取号。进取号前面的舱门打开了,失去知觉的史波克飞了出来。柯克把他送回了进取号,麦考伊和查佩尔在病房检查史波克。麦考伊进行扫描,并确定斯波克遭到了心灵融合导致的大量神经创伤。当他告诉柯克这件事时,史波克醒了过来,并轻笑着说,自己早就知道会这样。

Spock in sickbay, 2270s

史波克躺在医务室里

史波克把威者形容成一个有知觉的生物,它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知识储量。尽管如此,威者依然是贫瘠的,它没有神秘感,也没有情感给它的行为赋予意义。史波克说到这里,禁不住笑了起来:威者在所有的意图和目的上都实现了柯林纳——完美的逻辑和无限的知识——然而这样做只会让自己的思想一片空白。史波克抓住柯克的手,告诉他:“这种简单的感觉是威者无法理解的。这没有意义,没有希望。吉姆,这不是一个答案,这是个问题。我就是这样吗?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

地球危机 编辑

乌乎拉这时告诉柯克,他们从星际舰队得到了微弱的信号。入侵者在他们的监视器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它接近时,星云正在迅速消散。苏鲁还告诉柯克,入侵者已经减速到亚曲速,距离地球轨道只有3分钟的路程。柯克、史波克和麦考伊走向了舰桥。

乌乎拉告诉柯克,威者正在传送一个信号。戴克和伊莱娅走到桥上,伊莱娅说威者正在寻找“创造者”。史波克确定传输是无线电信号。戴克告诉柯克,威者希望得到答案,但柯克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伊莱娅说造物主没有回应。一道能量束从威者内部释放出来,并发射到了地球上方。契诃夫报告说,所有的行星防御系统刚刚失效。这时,又有一些探测器被释放,它们都被分开形成较小的探测器,在地球同步轨道间隔相等的距离。

麦考伊注意到,这些能量束早些时候袭击过星舰,史波克说,这些探测器是原来威力的数百倍。在同步轨道上,它们可以摧毁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柯克质问伊莱娅为什么要怎么做,她说碳单位将被从“创造者”的星球上抹去,因为它们干扰“创造者”作出反应,就像进取号的船员“干扰”进取号的正常运作一样。柯克告诉伊莱娅,碳单位是“创造者”的母星所自然产生的,它们是生物,而不是“干扰”。然而伊莱娅说它们不像“创造者”那样是真实的生命形式。麦考伊猜测它的创造者是机器人。戴克表示同意,告诉麦考伊“我们都以自己的形象创造上帝”。

史波克把威者比作一个孩子,并建议他们把它当作一个孩子来对待。麦考伊反驳说,这个孩子即将摧毁掉地球上所有的生物。为了引起伊莱娅的注意,柯克说,碳单位知道为什么造物主没有回应。伊莱娅要求柯克“公开信息”。柯克拒绝这么做,除非威者撤回所有的轨道探测器。作为报复,威者切断了进取号与星际舰队的通讯。她再次告诉他要马上透露这一信息。柯克再次拒绝,一次等离子能量攻击使进取号剧烈摇晃。麦考伊告诉史波克,这个正在发“脾气”。

柯克告诉伊莱娅,如果威者摧毁了进取号,那么它所需要的信息也将随之被摧毁。伊莱娅说,柯克不透露威者所需的信息的行为是不合逻辑的,并问他为什么不透露信息。柯克解释说,这是因为威者将毁灭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伊莱娅说,他们“干扰”了“创造者”,柯克第三次明确表示他不会透露任何信息。“威者需要这些信息。”伊莱娅说。柯克告诉伊莱娅,威者必须撤回所有的轨道探测器。伊莱娅说,如果碳单位提供信息,威者将遵守。

史波克告诉柯克,威者一定有一个中央计算机。柯克认为理论上轨道探测器是从那里控制的。柯克告诉伊莱娅,这些信息不能告诉她,只能当面告诉威者。伊莱娅凝视着屏幕,舱门打开,威者用牵引光束把进取号拖进下一个舱室。契诃夫告诉Kirk,探测器将到达其最终位置并在27分钟内启动。柯克通过对讲机呼叫给斯科特,让他待命执行星际舰队2005号命令——自毁指令。一名女性船员罗斯(Ross)问斯科特为什么柯克下令自毁,斯科特告诉她,柯克希望当进取号爆炸时,威者也会被引爆。

旅行者6号 编辑

倒计时还有18分钟。DiFalco报告说,他们已经在威者内航行了17千米。柯克走到史波克身旁,发现斯波克一直在哭。史波克告诉他,他是为了威者哭,因为威者空荡荡的,它是残缺不全的,还在寻找自己想要的真理。自己只有逻辑和知识是远远不够的。麦考伊意识到史波克已经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但是威者却没有。戴克想知道威者想要什么。

史波克说,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的某个时候,都会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我的本意是什么?”威者希望能接触到它的“创造者”并找到答案。DiFalco把柯克的注意力引向了屏幕,前面是一个明亮的建筑物。苏鲁报道说进取号已经停止运动。契诃夫告诉他们,船外已经形成了氧气层和人造重力。伊莱娅指向屏幕上的那个亮光,并告诉他们那就是威者。乌乎拉已经找到了无线电信号的来源,它就在前方。当柯克、斯波克、麦考伊、戴克和伊莱娅进入涡轮升降机时,一条通道在船外形成。

外遣队走上了进取号的碟部,然后走上了通道。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凹面结构,中间是三个世纪前NASA发射的旧探测器。柯克试着擦掉铭牌上的污迹,并辨认出字母“V G E R”。他继续擦拭污迹,发现探测器实际上是旅行者6号。柯克回忆了旅行者计划的历史,它的目的是收集数据并将其传送回地球。戴克告诉柯克,旅行者6号之前被黑洞吞噬并消失了。

柯克说,它一定是在银河系的另一边出现,并被一个机械文明的母星的引力所吸引。史波克推论说,那个星球上的机器人居民发现旅行者6号是他们自己的同类——虽然它很原始,但也有一定的亲缘关系。激起人们发现了旅行者6号的计划——收集数据并将信息返回给它的“创造者”——人类。机器人们重建了旅行者6号,使旅行者6号可以完成它的任务。柯克继续说,在返回的旅途中,它收集了如此多的数据,最终导致它拥有了自己的意识。

伊莱娅告诉柯克,威者在等待信息。柯克让在进取号上的乌乎拉在飞船的电脑里找到关于旅行者6号的信息,特别是NASA的代码信号,这将允许旅行者6号传送数据。戴克意识到这正是探测器发出的信号——它已经准备好传送数据。柯克接着说,地球上没有人能识别出旧式的信号,因此“创造者”不回答。

柯克向威者喊道,说他们是造物主。伊莱娅说这是不合乎逻辑的——碳单位不是真正的生命形式。柯克说,他们将通过帮助威者完成任务来证明这一点。乌乎拉呼叫柯克,告诉他她已经找回了密码。柯克告诉她把进取号的通信频率进行调整并发送信号。德克在他的三录仪上读取数字代码,并准备读取最后的序列,但威者烧掉了自己的天线,以防止接收。

伊莱娅说,“创造者”必须与威者融合,并转向了戴克。麦考伊警告柯克,他们只剩下十分钟了。戴克发现威者想把“创造者”带到这里亲自传送密码。史波克告诉柯克,威者的知识已经达到了宇宙的极限,它必须进化。柯克说,为了进化,威者需要人类的感情。戴克认为,与“创造者”的融合将实现这一目标。戴克走到损坏的电路旁并修复电线,这样他就可以手动输入其余的代码。柯克试图阻止他,但伊莱娅阻止了他。戴克告诉柯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与威者融合,就像柯克想要指挥进取号一样。

V'ger evolving

威者与戴克融合,进化成了更高级的生命形式

突然,一道亮光在戴克的身体周围形成。伊莱娅走向了他,当他们融合在一起时,光包围了他们。他们的身体消失了,光束范围不断扩大,并开始湮灭这个区域。柯克、史波克和麦考伊赶紧跑回企业号。威者爆炸了,把企业号完好无损地释放了出来。在舰桥上,柯克想知道他们是否看到了新生命形式的诞生,史波克告诉他的确如此,这可能是他们进化的下一步。麦考伊说,他距离上一次“接生”孩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希望这个孩子能够有个好的开始。

尾声 编辑

Kirk, Spock, and McCoy, 2270s

“史波克,我们是否看到了新的生命形式的诞生?” “的确如此,我们看到了新生命的诞生。”

乌乎拉告诉柯克,星际舰队正在询问进取号的损伤报告和飞船状态。柯克报告说只有两人伤亡:伊莱娅中尉和戴克上尉。不过他很快让乌乎拉停下,并将他们的状态改为“失踪”,进取号的状态良好。斯科特来到桥上,同意柯克的观点,现在是时候给予进取号安定了。当斯科特提出把史波克在四天内送回瓦肯时,史波克说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他在瓦肯的任务已经完成。

柯克告诉苏鲁以曲速1级前进。当DiFalco询问航向时,柯克只是简单地说“向前飞去”。

Kirk in command, 2270s

柯克命令进取号起航,探索宇宙

进取号再次在太空中飞行,并在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途中进入曲速。

人类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这个条目是从现实角度来编写的。Icon-Realworld-POV


日志 编辑

“舰长日志,星历7412.6。进取号起航后1.8小时。为了尽快拦截直接冲向地球的入侵者,我现在必须冒险在太阳系内进行曲速飞行。”
“舰长日志,星历7413.4。多亏了史波克先生及时的到来和帮助,曲速引擎现在已经满功率运行,修理时间不足三小时。这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在入侵者距离地球还有一天多的时候拦截入侵者。”
“舰长日志,星历7414.1。我们估计星云距离地球最多只有四小时了。到目前为止,扫描仪还没有发现伊莱娅明显的记忆模式出现。这仍然很可能是我们与外星人联系的唯一途径。”

语录 编辑

“航向?”

“长官,它正在正对着地球飞去。”

——布兰奇(Branch)询问Epsilon IX的船员关于威者的目的地

“长官,我们花了整整18个月来重新设计和改装进取号,他们怎能指望我在12小时内让她正常工作呢?!”

——斯科特对柯克抱怨道

“斯科特先生,一个具有毁灭破坏力的外星物体距离地球只有不到三天的路程了,唯一一艘位于拦截范围内的联邦星舰就是进取号。不管准没准备好,她都必须在12小时内启航!”

——柯克

“他们把她还给我了,斯科特。”

——柯克,在乘坐穿梭机前往改装后的进取号途中

“他想重新指挥进取号,而且他做到了!”

“那戴克舰长怎么办?在进取号改装时他一直都在舰上。”

“少尉,我们在这次任务后安然无恙地返回的几率增加了整整一倍。”

——苏鲁、外星少尉和乌乎拉,讨论柯克取代戴克成为进取号的舰长

“我将取代你成为进取号的舰长。你将担任大副,暂时降级为中校。”

“你亲自指挥?”

“没错。”

“我能问为什么吗?”

“我的经验。我执行过的五年任务中,遭遇过像这次的未知文明。原因还有我与进取号以及她的船员的感情。”

——柯克和戴克,他们在讨论柯克担任舰长的原因

“长官,这艘进取号几乎是全新的,我们都不太了解她。”

“所以我才让你留在进取号上。我很抱歉,威尔。”

“不,长官,我感觉你并没有歉意——一点儿也没有。我记得你推荐我指挥进取号时,你对我说你是多么的嫉妒我,以及你多么希望重返星舰。那么,长官,你似乎找到方法了。”

“现在向舰桥报告,大副,马上。”

“是,长官。”

——戴克和柯克,在全新的进取号上

“进取号,很不幸,我们接收到的人死了。”

——星际舰队总部传送人员呼叫柯克,在传送机故障以后

“请稍等,舰长,我会解释发生啥的。你那位尊敬的诺古拉上将引用了一条鲜为人知而且很少被用到的星舰条例!更简单地说,舰长,他们强行召回了我!”

——麦考伊和柯克,在前者重返星舰时

“为什么对我们来说未知的物体都被称为是个‘东西’?!”

——麦考伊

“好吧,吉姆。我听说查佩尔护士现在是医生了。我将需要一名高级护士,而不是一名与我争论每一个细节的医生!而且他们很可能重新设计了白色的医务室!我了解那些工程师,他们总是喜欢弄出一些变化!”

——麦考伊,在全新的进取号上

“启动引擎,苏鲁先生。让我们出发吧!”

——柯克命令进取号驶出干船坞

“哦,老骨头,你对新的医疗设施满意吗?”

“不!这就和在一个该死的计算机中心工作一样!”

——柯克和麦考伊

“没有人员伤亡报告,医生。”

“错误,契诃夫先生,有伤亡报告!我的精神受到了损伤!我被吓着了,舰长!”

——契诃夫和麦考伊

“史波克先生!”

“天啊,我敢发誓,我非常高兴见到你!”

——查佩尔和麦考伊,在史波克登舰时

“史波克,你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的‘热情’和‘友善’!”

“你也是,医生,正如你对无关紧要的事情表现出的喜好一样。”

——麦考伊和史波克

“你特么能不能坐下?!”

——柯克对史波克说

“舰长,作为你的大副,提供方案是我的职责。”

——戴克

“现在进入那片星云是没有必要的。”

“你对‘不必要’如何定义?”

“你征求了我的意见,长官。”

——戴克和柯克

“不要去碰它!”

“谁闲的没事想去碰它啊?!”

“谁都不要碰!看来它对我们并不感兴趣,它只对进取号本身感兴趣。”

——戴克、契诃夫和柯克

“它正在尝试控制计算机!”

“它正在读取计算机的数据!包括地球和星际舰队的信息!”

——戴克和柯克

“这正是我对‘没有必要’的定义。”

——戴克对柯克说,在威者掳走了伊莱娅之后

“我可不想停下来,我只想让它带我出去!”

“那如果这一切都控制了他的思想呢?”

“那么他还是会把我们弄进去,不是吗?”

——柯克、麦考伊对史波克说

“史波克,这个小孩马上就要摧毁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了。你说我咋办?打屁股?!”

——麦考伊

“这个小孩发脾气了,史波克先生!”

——麦考伊

“我为威者而哭,是因为我刚登上进取号上时,和现在的威者完全一样:空虚、迷茫、无助地搜寻。只有逻辑和知识是完全不够的。”

——史波克含泪说道

“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一刻,我们都会转向某人——父亲、兄弟或者是上帝,并且问道:为何我在这里?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威者希望通过他的创造者来找到答案。”

“仅仅是这样而已吗?没有别的了吗?!”

——史波克和柯克

“去捕捉上帝?威者也许会空欢喜一场。”

——麦考伊,在他明白威者实际上是想要和创造者融合以后

“吉姆,我要定它了!就像你想要进取号一样!”

——戴克,在与威者融合之前

“我们见证了一次新生,也许这正是我们进化的下一步。”

“哦,我上次接生婴儿已经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情了,我希望这是个好的开始。”

——史波克和麦考伊,在戴克与威者融合以后

“把他们的报告改为失踪。”

——柯克对乌乎拉说

“目标,长官?”

“向前,起航。”

——DiFalCo和柯克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