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这个条目是从现实角度来编写的。Icon-Realworld-POV
MA 2009警告!
本页面含有与《星际迷航:短途》有关的信息,因此可能含有剧透

“一颗垂老的星球,一场生死的战斗,一次对史波克的寻找……”

“他们所爱的,他们所为之奋斗的一切,他们所代表的一切现在都将被考验……加入我们吧,这是联邦星舰进取号的最后一次航行。”

詹姆斯·T·柯克击败可汗,创造了创世星,但这些都是空洞的胜利。史波克死了,麦考伊莫名其妙地疯了。史波克的父亲沙瑞克的一次意外访问提供了一个惊人的信息:史波克的灵魂附在麦考伊的身上。柯克的一个朋友还活着,一个已经死了,但他们都很痛苦。柯克最终决定窃取进取号,帮助他的朋友,并无视星际舰队对创世星的封锁。但克林贡人也即将与柯克展开战斗……

剧情介绍 编辑

场景一 编辑

进取号的返航 编辑

联邦星舰进取号舰长个人日志。进取号大多数的损伤都已经修复,我们也快到家了。然而我却感到不自在,并且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是这艘星舰太空寂了。大多数的学员都已经离开了进取号萨维可以及我的儿子戴维回到了后者帮助创造的创世星上。进取号就像是一个孩子们都离开了的房子……不,比这还要空寂得多……史波克的死就像是无法痊愈的伤口,我感觉就像我把我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丢到了创世星上……
EnterpriseBattleDamage

进取号负伤返航

由于可汗·努尼恩·辛格在他的复仇计划将要失败时启动了创世装置,以让柯克陪葬在创世效应之中,史波克以生命为代价修复了进取号曲速引擎,让进取号得以逃离。他随后被葬在了生成于穆塔拉星云的创世星表面。在史波克的葬礼过后,船员们开始着手修复在与可汗的战斗中严重受损的进取号

在距离地球还有两小时的路程时,柯克让大副帕维尔·契诃夫到科学站——之前史波克的岗位上进行一次近距离扫描,并问乌乎拉关于创世计划的一些信息。乌乎拉报告说星际舰队还没有回复。随后,柯克从轮机长蒙哥马利·斯科特那里得到了星舰状态报告。报告中说进取号的自动控制系统状态良好,并说进取号的损伤可以在两个周内修复(根据斯科特的习惯,他说成了四倍的时间,也就是八个周)。柯克知道斯科特的这个习惯,斯科特因此也获得了“工作神速”的美名。

柯克在离开舰桥之前,让苏鲁田光来指挥舰桥。这时,少数仍在进取号上的星舰学院学员之一Foster问柯克,当他们回到地球时,星际舰队是否会举行迎接仪式。“一场迎接英雄的仪式,孩子?你想要这个吗?”柯克问他,随后又补充道,“哦,天知道会怎样。这次聚会也许是我们用我们最亲密朋友的鲜血换来的……”柯克说完,走入了涡轮电梯,一边思索着他最好的朋友史波克的死,一边前往他的舱房。

克林贡人的阴谋 编辑

Kruge receives the tape

克鲁格了解到了创世计划

同时,在太空某个空寂的角落,克林贡人Valkris乘坐着一艘货船,正在等待着谁。她等的人是她所爱恋的战士克鲁格(Kruge),后者乘坐的克林贡猛禽舰在她的货船附近解除隐形状态。她立刻将创世计划的信息发给了克鲁格。但克鲁格在知晓Valkris已经看过了影像后,知道她必须要被除掉,而Valkris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他们互相进行最后的表白后,猛禽舰摧毁了货船。这也意味着克鲁格不用付给货船船员工资了。在摧毁货船后,克鲁格下令飞向联邦-克林贡中立区,并命令一名船员喂他的宠物。

柯克面临重重难题 编辑

USS Enterprise entering the Earth Spacedock

欢迎回家,进取号

进取号到达了地球,并泊入了船坞。在停靠途中,他们看到了联邦星舰精进号,它是联邦超曲速实验的实验舰。苏鲁觉得这艘星舰棒极了,但斯科特却嗤之以鼻。“如果我奶奶带轮子,那它就是拉这辆车的马!”“嘿,嘿,斯科特先生。这是年轻的头脑所想出的新鲜的发明,宽容点。”柯克提醒他。在进取号与船坞对接后,坐在科学站的契诃夫报告说有人进入了史波克的房间。柯克走进涡轮电梯时,乌乎拉报告史波克舱门的安全系统被绕开了。

柯克和两名安全人员一同走向史波克的舱房。柯克缓缓走进被砸破的史波克的舱房,听到了史波克的声音。“吉姆,帮帮我。你把我……留在了创世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帮帮我……”柯克顺着声音走去,发现伦纳德·麦考伊在里面。声音还提到了瓦肯的Seleya山。柯克马上让乌乎拉派医疗人员来。

进取号的船员进入了船坞,他们被Morrow上将以及其他星际舰队军官接见。在进取号鱼雷室里,上将提到船员们将被给予星际联邦的最高荣誉称号,并且会拥有一次非常长的休假。同时,斯科特中校被提升为上校,并且将在精进号上担任轮机长。不过斯科特表示,自己更愿意在进取号上进行修理工作。

Morrow上将告诉他们,进取号不会得到修理,她即将退役。当柯克表示抗议时,Morrow上将告诉他:“吉姆,进取号在你的手下已经服役二十年了,我们认为现在是她安息的时刻了。”柯克表示他希望让进取号回到创世星,但上将却告诉他,创世星被划为了禁区,只有科考舰能够进入。上将还命令任何人都不许公开讨论关于创世星的事。“把它当做一颗被隔离的星球……一个不允许讨论的话题。”

在猛禽舰上,克鲁格和他最信任的军官马尔茨以及托格正在观看创世计划的相关资料。克林贡人对此都印象深刻,但克鲁格却对星际联邦创造行星的计划怒不可遏。他决定让猛禽舰前往创世星一探究竟,尽可能搜集足够多的信息。他认为所谓的“创世装置”其实是“创世鱼雷”,是星际联邦用于征服整片星域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不是什么创造一颗宜居星球的装置。在马尔茨离开后,克鲁格告诉托格,他要查清楚创世装置的秘密,以“保护自己的人民”。
GrissomSensorScan

虚弱的生命信号?

萨维可中尉和戴维·马库斯博士搭乘联邦星舰葛里松号(USS Grissom)来到了创世星的轨道,并开启了传感器,扫描行星表面。但他们在装载史波克遗体的鱼雷外壳里发现了不明生命信号,他们请求J.T. Esteban舰长把他们传送下去。不过由于创世星的重要意义与敏感性,星际舰队正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Esteban最后还是不太情愿地把他们传送了下去。

Flight recorder

柯克观看穆塔拉星云战役的视频记录

同时,在柯克的公寓,他和苏鲁、契诃夫以及乌乎拉在为逝去的朋友干杯。柯克告诉他们进取号即将退役,而麦考伊则被注射了镇定剂。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柯克以为是斯科特,但当他打开门时,却发现是沙瑞克,后者想要和他单独谈一谈。在苏鲁、契诃夫和乌乎拉离开后,沙瑞克对柯克没有按照史波克的遗愿把他的遗体送回瓦肯而遗憾。但柯克的确不知道史波克提到过什么遗愿,他在史波克弥留之际没有和他进行任何身体接触。沙瑞克相信史波克的灵魂附在柯克身上,并与他进行心灵融合,却什么也没找到。沙瑞克对此表示很遗憾,如果史波克的灵魂没有附到柯克身上,那么史波克生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Vulcan burial robe

寻找史波克之旅开始了……

在沙瑞克离开前,柯克突然让他等一下。柯克认为如果转移灵魂对史波克来说真的很重要,那他一定会找另一种方法来做。在观看史波克死前的视频记录后,柯克发现史波克把灵魂附在了麦考伊身上。尽管非常难,但柯克依然向沙瑞克保证,自己会把史波克的遗体和麦考伊带到瓦肯,从而让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

回到创世星,萨维可和戴维传送到了行星表面,并调查生命信号。不过,他们发现生命信号只不过是鱼雷外壳上的细菌,它们迅速进化成了动物。他们打开了鱼雷外壳,发现里面是空的,史波克的遗体不见了。正当他们要提出各种猜测时,远处传来了尖叫声,他们立刻寻找声音的源头。

场景二 编辑

窃取进取号 编辑

KirkandMorrow

“答案是——不行。但无论怎样,我都要去那里。”

柯克想要重新得到进取号,于是他决定去找Morrow上将。在星际舰队最高会议室中,Morrow上将表示不能把进取号还给柯克,并且以朋友的身份劝柯克不要再想着去创世星了,这可能会毁了他的前程。柯克思索了上将的话一段时间,并向上将表明自己明白了,但他至少会试一试。柯克向上将表达了谢意,并离开了会议室。在看到苏鲁和契诃夫后,他说:“答案是——不行。不过不论怎样,我都要去那里。”在船员们的帮助下,柯克开始着手制定一个计划。

与此同时,受到史波克灵魂影响的麦考伊来到酒吧,试图租一艘货船到创世星,这和柯克的计划没有关联。麦考伊与一名不知名的外星人交谈,但对方却质疑他的目的。最后,麦考伊不得不说出自己想去创世星。由于星际联邦明确表示创世星是禁区,外星人非常大声地拒绝,保安前来逮捕麦考伊,但后者依然坚持要去创世星。他试图掐住保安,但没有成功。“你会有一名很好的,可以让你长时间睡眠的专业医生。”保安对他说,而麦考伊则扬了扬眉毛。柯克和苏鲁被迫发起袭击,他们击晕了数名保安,最后差点没能逃脱保安的追捕。

Kirk Vulcan salute

“你数数我竖了几根手指头?”

尽管被重新分配到了精进号,但斯科特一直在秘密地对进取号进行必要的维修。此外,他还将星舰的控制权全部转移到了舰桥。精进号的舰长Styles上校对斯科特说了一句不客气的话,说他期待着在第二天打破进取号的最快速度记录,这对斯科特来说是极大的羞辱。在走进涡轮电梯,并让电脑带他去传送室后,斯科特骂了一句:“操他妈的!”。

乌乎拉接受了在旧金山旧城区担任传送员的工作,以便把柯克和其他人传送到进取号上。柯克和他的船员到达了传送站,乌乎拉把低级军官锁在了衣柜里,随后把他们传送到进取号上。在传送前,她祝柯克好运。船员们被传送到了仍在船坞内的进取号上。

USS Enterprise exiting the Earth Spacedock-0

“有人窃取了进取号!”

斯科特已经编程了一个自动控制系统,在舰桥上就能控制整艘进取号。“一只黑猩猩和两名学员可以控制她。”他向柯克保证。柯克想要和麦考伊单独前往创世星,但苏鲁、契诃夫以及斯科特坚持要和柯克一起前往创世星,柯克只好同意。柯克命令进取号以四分之一脉冲速度前进,进取号开始离开船坞。斯科特打开了船坞的出口,精进号前去追击。Styles舰长呼叫柯克,威胁他说,如果他不停止这么做,他将会从星际舰队卷铺盖走人。柯克考虑了一会儿,但拒绝放弃寻找史波克之旅。“进入曲速。”柯克对苏鲁说。进取号进入了曲速。Styles也命令精进号进入超曲速,然而,由于斯科特事先弄坏了超曲速引擎,精进号无法追击进取号

与此同时,在进取号上,斯科特将超曲速引擎的一些部件作为“从一个外科医生到另一个外科医生”的纪念品递给麦考伊。柯克在评价这次成功的计划时开玩笑说,他将推荐他的船员升职……“不管我们最后服务的是哪个舰队。”进取号以尽可能快的速度,飞向创世星。

克林贡人发起袭击 编辑

SpockasaYoungBoyGenesis

一名瓦肯男孩

萨维可和马库斯博士没有意识到太阳系中发生的事情,他们在雪地里的大仙人掌旁边找到了一个瓦肯男孩,他们认为这个男孩就是史波克,他很可能是被创世星的创世辐射所复活了。他们立刻将这一令人惊讶的消息转达给葛里松号,但Esteban舰长却不愿意让史波克立即登舰,他想要先同星际舰队取得联系,来得到下一步指令。

可这时,克鲁格的猛禽舰发起了袭击。由于炮手打得“太准”,葛里松号直接被摧毁了。克鲁格非常愤怒,因为他本来想要让葛里松号瘫痪,随后把船员扣作人质,而不是直接摧毁它。克鲁格立即杀掉了炮手。托格向克鲁格报告,说这颗星球上有生命迹象,并推测这是一支外遣队,这让克鲁格又高兴起来。萨维可、马库斯和史波克在创世星的表面,他们有被俘虏的危险。

进取号到创世星航行的进展很顺利。柯克要求扫描是否有联邦星舰追击进取号,在科学站工作的麦考伊表现得很像史波克。随后,柯克得知没有任何星舰前来追击进取号,这让柯克感到很奇怪。随后,契诃夫报告说,星际舰队正在向葛里松号传送一条信息,警告他们被盗的进取号正在接近。但葛里松号没有回应。柯克想知道葛里松号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没有回应,并想知道当进取号到达创世星时,葛里松号会作出什么反应——她是帮助进取号,还是朝进取号开火。柯克最终让契诃夫打破子空间沉默,向Esteban上尉致意。

SaavikSpockPonFarr

瓦肯生理期

克鲁格和他的几名船员传送到了创世星表面,寻找幸存的葛里松号船员。萨维可终于发现了为什么创世星变化如此之快:戴维在创世装置中使用了原物质(protomatter),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物质。创世星不太可能保持很长时间的稳定,它正在导致行星上生命形态的快速进化,同时也使史波克迅速衰老。夜幕降临,戴维站岗来保护他们的庇护所。在讨论史波克正面临的瓦肯生理期后,戴维发现了三个生命形式正在接近他们。萨维可提出要以智慧对抗他们,但大卫却坚持要过去硬钢,并要求萨维可把相位枪给他。随后,史波克,进入了青春期,并面临着Pon farr期。为了让史波克度过难关,萨维可决定,她必须和史波克进行交配。

进取号战沉 编辑

Young Spock, David Marcus, and Saavik on Genesis

史波克、萨维可和戴维被克鲁格扣为人质

进取号接近创世星时,他们短暂地扫描到一艘星舰,但它很快消失了。他们扫描创世星,寻找上面的生命信号,并尝试呼叫葛里松号。同时,克林贡人在天亮之际找到了戴维等人,并强行把他们带走。克鲁格要求他们说出创世计划的秘密,但马库斯和萨维可都不愿意透露,并告诉克鲁格这个计划失败了。不久之后,克鲁格又回到了猛禽舰,并发现了进取号

USS Enterprise and Klingon Bird-of-Prey face-off

任人宰割

当猛禽舰偷偷靠近进取号时,柯克和苏鲁注意到了猛禽舰隐形装置造成的空间扭曲。猛禽舰一退出隐形状态,进取号立刻发射出两枚光子鱼雷,它们都击中了猛禽舰的船体。然而,进取号很快又占了下风,因为克林贡人很快就重新控制了猛禽舰,并瞄准了进取号。契诃夫试图升起护盾,但发现系统没有反应。斯科特告诉他,在意外的战斗中,自动化系统将会超载。猛禽舰发射了等离子炮,击中了进取号的舰桥附近,引起了一系列内部爆炸。随后,柯克命令启动应急电源并进行还击,但斯科特还没来得及这么做,控制台就窜出了火花。斯科特严肃地告诉柯克,自动化系统已被爆炸摧毁,导致他无法控制任何系统,进取号已经报废了。“那么,我们现在任人宰割了。”柯克冷冷地说。

但在猛禽舰上,克鲁格开始怀疑进取号为何没有继续反击,因为进取号的火力比猛禽舰强大得多。柯克随后呼叫猛禽舰,要求猛禽舰必须在两分钟内投降,否则将面临灭顶之灾。克鲁格认为柯克只是在虚张声势,进取号已经没有了战斗能力,并让柯克投降。他透露创世星表面上有人质。马库斯和萨维可都通过通讯器和柯克交谈,萨维可透露史波克和他们在一起,并且还活着。马库斯说,他不能相信克鲁格会为了创世计划而杀死他们,因为这个计划失败了。

David Marcus' death

“少将,戴维死了。”

克鲁格却打了马库斯的脸,命令他的手下立刻在杀死其中一名人质。一名克林贡人拿着他的d'k tahg刀在囚犯后面幽灵般地走动,最后,他选择了杀掉萨维可。然而,当那名克林贡人举起刀时,马库斯突然来了个战术后仰,将克林贡人摁倒在地。随后,马库斯被克林贡人的刀刺穿了心脏。而史波克和萨维可只能看着戴维被杀,却只能站在一旁看着。萨维可在通信器里告诉柯克:“少将,戴维死了。”

KirkChairStarTrekIII

“好啊,你个克林贡混蛋!你杀了我儿子!”

柯克完全崩溃了,跌跌撞撞地回到舰长座椅前,咒骂克林贡人杀害了他唯一的儿子。克鲁格对此不为所动,并威胁说,如果柯克拒绝投降,萨维可和史波克也将被杀死。柯克装作投降,克鲁格给柯克两分钟时间准备登上猛禽舰。柯克为戴维默哀了一段时间,随后和苏鲁商量下一步计划。最终,他们得出结论,唯一的获救机会就是一次性干掉尽可能多的克林贡人。柯克命令麦考伊和苏鲁去传送室,锁定创世星表面的坐标,而他、斯科特和契诃夫则从科学站启动飞船的自毁阵列。随着自毁倒计时的开始,柯克、斯科特和契诃夫立刻跑到传送室,然后五名船员最后一次离开了进取号。不一会儿,一群倒霉的克林贡人登上了进取号,开始向舰桥走去。当托格带着他的人冲进进取号的走廊,发现没有船员与他们对抗时,他开始怀疑起来。

NCC-1701 disintegrates

进取号碟部的爆炸

在到达舰桥后,托格呼叫克鲁格,告诉他船员已经弃舰逃生。当计算机开始最终的倒计时时,舰桥上唯一的声音来自计算机的倒数。克鲁格大吼着让外遣队赶紧逃回猛禽舰,然而,为时已晚,自毁阵列启动:舰桥被爆炸吞没,瞬间吞噬了登上进取号的克林贡外遣队。碟部在一次次爆炸中解体,最后一次爆炸摧毁了碟部,并导致进取号残余的轮机部偏离轨道,坠向创世星。

USS Enterprise self destructs

“哦,天啊,老骨头!我都做了些啥?!”

柯克、麦考伊、斯科特、苏鲁和契诃夫在一个高地上静静地看着他们的星舰穿过大气层,并在再入大气途中与大气摩擦燃烧。柯克眨着眼睛,努力忍住泪水,向麦考伊寻求指导。麦考伊告诉柯克,柯克做了他一直都在做的事情——将必然的死亡转变为可以通过战斗而生还的机会。

场景三 编辑

创世星上的搏斗 编辑

KirkWatchesGenesisDestruct

柯克来到了创世星表面

苏鲁在几千米外用他的三录仪探测生命信号,更令人担忧的是,创世星的结构开始完全不稳定,而史波克也正在经历一系列痛苦的生理变化。他把剩下两名克林贡人中的一个打死了。进取号的船员找到了他们,柯克射杀了另一名克林贡人。当麦考伊检查史波克时,他已经接近他去世前的年龄了。柯克找到了戴维的遗体,并用自己的衣服盖住了他。萨维可告诉柯克他献出了生命来救她和史波克。麦考伊说,史波克正在迅速衰老,但他没有灵魂。麦考伊开始怀疑他自己拥有史波克所有的记忆和性格。

柯克嘲笑克鲁格,他正在为他的船员哀悼,以此让他自己振奋,并在创世星毁灭之前把自己的船员送上船。克鲁格自己传送了下去,用枪指着他们,命令马尔茨把苏鲁、契诃夫、斯科特、麦考伊和萨维克传送上去,但把柯克和史波克丢在了创世星上。克鲁格要求柯克说出创世计划的详细内容,但柯克抗议,说这是一个失败的计划,证据就是他们所在的星球正在解体。克鲁格和柯克战斗,两人最终打到了悬崖边,而下面就是流淌着的岩浆。克鲁格险些在悬崖岩石断裂时掉下去。柯克出于人道主义,主动伸出手来救克鲁格的命,但后者却想拖柯克一起下水。柯克终于发火了,说他受够克林贡人了,朝他脸上踢了三下,把克鲁格踹下了悬崖。克鲁格最终掉进了岩浆。随后,柯克拉起晕过去的史波克,用克林贡语让猛禽舰把他传送上去。最后一名克林贡船员马尔茨早已投降,柯克让他选择是帮助进取号的船员,还是去死,马尔茨却表示想让整艘猛禽舰都在创世星的毁灭中光荣地坠毁。”好吧,我等会儿再杀了你。”柯克说。斯科特、苏鲁和契诃夫找到了猛禽舰的推进系统,并设定了到瓦肯的航线,因为创世星即将发生最后一次大规模的爆炸。在飞到安全距离后,柯克向他的儿子表示默哀。然后,他命令契诃夫把马尔茨关起来,但马尔茨抗议,因为柯克之前说他会杀了自己。柯克低声说:“我开玩笑的。”随后,契诃夫把他带走了。

在猛禽舰的医务室里,麦考伊试图与史波克失去知觉的躯体交谈,但史波克仍然没有回应。麦考伊对他瓦肯老朋友的躯体说,他接下来会说一些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说出来的话——他已经失去了史波克一次,自己无法忍受再次失去他。

史波克的复活 编辑

猛禽舰降落在瓦肯的Seleya山附近,在那里受到了沙瑞克和乌乎拉的欢迎。史波克的遗体被带到Seleya山,萨维可、柯克以及其他人跟着史波克。随后,瓦肯女祭司特拉尔主持了仪式,她确定史波克确实还活着。沙瑞克说,自从他的儿子死后,他的逻辑就不太起作用了。他要求史波克的灵魂在fal-tor-pan仪式中与其身体重新融合。麦考伊同意了,尽管他事先得到警告说这有风险。特拉尔同时与麦考伊和史波克心灵融合,并开始了史波克灵魂与躯体相结合的仪式。

仪式一直进行到深夜。天亮时,当麦考伊疲惫地告诉柯克他没事时,特拉尔已经离开了。当柯克问沙瑞克关于史波克的事时,沙瑞克只能回答“只有时间会告诉他答案”。当他感谢柯克时,柯克说他只是做了他必须做的事。沙瑞克带着一丝悲伤,问柯克,他以失去进取号和他自己的儿子作为代价是否值得。柯克回答说,如果可能的话,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这时,史波克和两名瓦肯祭司从进取号的船员身边走过,史波克没有看他们一眼。突然,史波克摘下了他的头巾,转过身去,然后看着他们,尝试想起有关他们的一切。当他走近柯克时,他仔细地看着他,说沙瑞克告诉他柯克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去创世星是为了找他。柯克回答说,如果角色互换,史波克也会为他做同样的事。史波克不解地问柯克为什么要通过葬送自己的家人、星舰以及前途做这样的事。柯克回忆起史波克在进取号曲速核心里临死时所说的“多数人的利益高于少数人的利益”的话,随后转身向史波克解释说,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利益高于多数人的利益”。

而史波克的记忆也开始恢复,他回想起之前说的那句话:“我曾经是,也永远是你的朋友。”柯克激动地告诉史波克,他是对的。他还记得上一次与柯克的会面,询问进取号是否从可汗启动的创世效应中逃脱。柯克告诉他,在他的努力下,进取号脱离了危险,他救了所有人。史波克想起了关于柯克的一切,仔细地看着柯克说:“吉姆。你的名字……是吉姆……“柯克笑着说:”是的,史波克。”他对这一成功几乎感到满意,他向麦考伊博士致意,麦考伊博士用手指轻敲着他的头。在这令人无比喜悦的时刻,进取号的其他船员欢迎史波克的归来,而瓦肯星系的太阳已经从瓦肯上空升起。

“……而冒险仍将继续……”

日志 编辑

“联邦星舰进取号舰长个人日志。进取号大多数的损伤都已经修复,我们也快到家了。然而我却感到不自在,并且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是这艘星舰太空寂了。大多数的学员都已经离开了进取号,萨维可以及我的儿子戴维回到了后者帮助创造的创世星上。进取号就像是一个孩子们都离开了的房子……不,比这还要空寂得多……史波克的死就像是无法痊愈的伤口,我感觉就像我把我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丢到了创世星上……”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