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宇宙的尽头,是复仇的开始……

詹姆斯 T. 柯克即将面临他最大的挑战。他将再次面对他最棘手的敌人——可汗·努尼恩·辛格。可汗逃过了在塞蒂-阿尔法5号星(Ceti Alpha V)的流放,并发誓要找柯克复仇。如果一个强大的武器落入非人之手,并且在战斗中毫无胜算,联邦星舰进取号的胜利所付出的代价或许会非常惨重……

剧情介绍 编辑

场景一 编辑

小林丸号测试 编辑

在23世纪……

“舰长日志,星历8130.3。联邦星舰进取号正在执行在伽马-海德拉(Gamma Hydra)的训练任务,我们位于014星区,坐标22-87-4,接近中立区,所有系统都正常运行。”
一名瓦肯女性坐在进取号的指挥椅上。当高级官员在控制台操作时,指挥官萨维可记录了日志,随后命令苏鲁田光掌舵,避免进入中立区。

突然,乌乎拉接收到了小林丸号的求救讯号,它在阿尔泰尔6号星(Altair VI)撞上了一个重力矿。尽管苏鲁和史波克都发出了警告,但萨维可依然命令进取号进入中立区,以解救遇难者。进入中立区后,进取号遭到了三艘克林贡战列巡洋舰的袭击。进取号遭到了严重破坏,许多舰桥上的官员不幸牺牲,萨维可只好命令幸存的船员弃船。

这时,柯克的声音传来,显示屏的画面切换为一个明亮的房间。小林丸号事件只是一个测验,但萨维可认为这并不是对她能力的一次公平考验。柯克解释说,“没有胜算”是每一名指挥官都将可能面临的情况,一个人知道应如何面对死亡和他知道应该怎样生活同样重要。萨维可对这种说法似乎非常不服气,但柯克告诉她,现在她有新的事情要考虑了。

在柯克要离开时,麦考伊问他:“如果让一名更有经验的船员回到进取号上,会不会更加容易?”

“在宇宙中驰骋是年轻人的游戏,医生。”柯克在离开的路上说。乌乎拉很想知道柯克是什么意思。

Kirk and Spock, 2285

“生日快乐,这一定是最美好的时光……”

在模拟室外,史波克等待柯克对学员表现的意见。柯克指出,受训人员对模拟室和史波克他自己都造成了严重损伤。史波克指出这是小林丸号测试中的家常便饭,然后回忆起了柯克自己的经历。柯克进行了三次小林丸号测试,柯克最终的解决方案非常“独特”。“它史无前例。”柯克说。然后,他感谢史波克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本陈旧的《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就在这时,史波克得到命令,乘坐穿梭机到进取号上准备对柯克进行评估。柯克告诉史波克他要回家了,史波克看着满脸忧郁的柯克离开。

在晚上,柯克在自己的住所招待了伦纳德·麦考伊,后者给了柯克一瓶2283年酿造的罗慕伦麦酒。麦考伊还送给了柯克一副眼镜。”哦,老骨头,这……很迷人。”柯克说。麦考伊指出,对于大多数现代的近视眼患者,他通常会开出一种视黄醇V,但柯克对它过敏。麦考伊注意到柯克的行为比平常更奇怪,尤其是在给他眼镜之后。麦考伊质疑柯克是否真的想继续当一名星际舰队军官,或者指挥一艘联邦星舰。柯克最终只好向他坦白了。两人坐在壁炉旁喝了一杯。麦考伊告诫柯克,在他真的变老之前,他一定要重返星舰。这与他之前对柯克的评估结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汗劫持信望号 编辑

“星舰日志,星历8130.4。这是帕维尔·契诃夫大副的日志记录。联邦星舰信望号来到了塞蒂-阿尔法6号星,我们正在寻找一颗没有生命的行星,以进行“创世计划”的实验场地。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
同时,联邦星舰信望号的大副契诃夫正在搜索一颗无生命的行星以满足创世计划的测试地点的要求。虽然塞蒂-阿尔法6号不能支持生命,但契诃夫检测到了一个动态能量读数。他们迅速向位于一个环绕一颗小行星的空间站上的卡罗尔·马库斯汇报。他们相信这是他们可以带走的东西,因为它可能只是一个生命化的物质。马库斯并不确定,他告诉他们“那里不可能有微生物。”契科夫和他的指挥官特瑞尔(Terrell)上尉穿上防护服来到地面进行调查。这里什么都没有。三录仪突然发现了什么,契诃夫和特瑞尔穿过浓密的沙尘,进入了一艘很可能是失事了的弃船,特瑞尔说它看起来像货船。

Khan, 2285

“一个强化人,20世纪末基因改造的产物……”

契诃夫很快发现,这艘被遗弃的船的名字是植物湾号(SS botany bay),他对这艘船记忆犹新。他惊慌失措地和不知道发生什么的特瑞尔逃跑,结果跑到门口,他们发现附近有一群披着斗篷的人在外面等着。在被俘虏以后,他们看到了这群人的领导人——可汗·努尼恩·辛格。可汗告诉他们,他们所在的的行星实际上是塞蒂-阿尔法5号星,塞蒂-阿尔法6号星之前爆炸了,这导致塞蒂-阿尔法5号星的轨道改变。可汗为了让特瑞尔和契诃夫听从于他们,把两只神经蠕虫放入了他们的耳朵里。可汗和他的追随者们控制了信望号,而Joachim试图说服可汗,驾驶信望号逃离这颗星球,不必寻找柯克报仇,因为他已经拥有整个宇宙了。然而,可汗并不满足于仅仅与柯克平起平坐,并发誓要找柯克报仇。

进取号遭袭 编辑

在史波克的指挥下,进取号将被用来训练星舰学院的学员。柯克、麦考伊、乌乎拉和苏鲁也前来监督训练。但是可汗想把柯克引诱到雷古拉1号空间站。被可汗控制的契诃夫告诉卡罗尔·马库斯博士,柯克命令他们前去搭载创世装置。马库斯非常生气,试图联系柯克(柯克是她的丈夫)确认这一命令,但信号被干扰了,只能接收到零星的信息,而卡罗尔没有得到柯克的回应,否认他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柯克在与星际舰队总部讨论后,与史波克舰长在他的舱房交谈。史波克希望柯克能指挥进取号,柯克抗议,坚持认为史波克可以胜任这一职位(也许柯克想起了他夺取另一名舰长的指挥权时发生了什么),但史波克向柯克保证,作为瓦肯人他不会有什么负面情绪,并告诉柯克,继续指挥星舰是他的最佳选择。柯克最后只好同意,命令进取号飞向雷古拉1号。

在前往空间站的途中,柯克让史波克和麦考伊观看了创世计划的简介,其最终目标是制造一个鱼雷状的创世装置,它可以发射到一颗无生命的星球,并让它变得适宜居住。麦考伊对此感到震惊,因为如果在一个宜居星球上使用这种装置,那么在短短几秒钟内,创世能量会摧毁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命。“在宇宙历史上,摧毁总比创造更容易。”史波克说。麦考伊指出,创世装置使它可以同时做到创造与毁灭,因此它很可能会成为一枚末日武器。萨维可打断了他们的讨论,她告诉他们联邦星舰信望号正在拦截进取号。

Peter Preston burned

学员Peter Preston在可汗的攻击中牺牲

进取号与信望号会合。信望号没有回复进取号的呼叫,柯克却不愿意升起护盾,因为这是星际舰队的规定。两艘星舰离得更近了,柯克在发现异常后发出了黄色警报,但仍然没有升起护盾,因为信望号声称由于过载,他们不能使用他们的通信系统。史波克很快就发现这不是真的,因为他检测到信望号正在给相位炮充能。柯克最终命令升起护盾,但太晚了,相位炮准确地击中了进取号最脆弱的位置,进取号的曲速核心下线,只能使用备用能源,并杀死了几名学员。由于没有了能量供应,护盾无法升起,剩下的能量只能发射几次相位炮,这无法击穿信望号的护盾。信望号朝进取号发射了一枚光子鱼雷,导致进取号严重损伤。

柯克召集了进取号的高级官员,乌乎拉告诉柯克信望号正在发出信号,希望讨论他们投降的条件。柯克感到非常惊讶,命令乌乎拉接通信号。柯克看到可汗指挥时感到震惊,可汗傲慢地宣布他计划摧毁进取号,柯克恳求可汗只把他俘虏掉,让进取号的其他船员离开。可汗表示同意,但他要求把所有关于创世计划的信息传输给他。柯克假装服从,但实际上通过输入信望号的安全密码(1-63-3-9)降下了信望号的护盾。尽管可汗很聪明,知道进取号最脆弱的部分在哪里,但他对指挥一艘联邦星舰仍然缺乏经验。当他意识到柯克在做什么时,已经太迟了。进取号发射相位炮,摧毁了信望号的鱼雷发射器和曲速引擎(这同时会禁用信望号的相位器)。可汗非常愤怒,不愿退出战斗,但Joachim提醒他进取号无法移动,因此信望号可以暂时逃离进取号。两艘星舰都缓慢地进行修理,战斗陷入了僵局。

场景二 编辑

雷古拉1号空间站 编辑

USS Enterprise approaches Regula I

进取号来到了雷古拉1号空间站

柯克对自己的大意感到很是懊恼,他说:“我什么也做不了!除了把我自己的裤子脱下来!我一定是老了……”然后,他到医务室视察伤员,和斯科特一起悲伤地看着优秀的学员Peter Preston死去。随着脉冲引擎的恢复,进取号到达了雷古拉1号空间站。柯克和麦考伊即将带领外遣队,萨维可提醒柯克,星际舰队禁止他这样军衔的人物执行外遣任务。柯克质疑这一规定的存在,但随后又恳请萨维可让他带领外遣队。柯克让史波克接管进取号,后者告诉他们要小心。麦考伊告诉他,他们都会小心的。

Terrell, McCoy, Saavik, Chekov, and Kirk on Regula I

“长官,是可汗!我们在塞蒂-阿尔法5号星找到了他!”

在空间站上,他们发现了被可汗杀害的人,并发现了藏起来的特瑞尔和契诃夫。他们声称他们克服了神经蠕虫的影响,并告诉他们信望号的船员被可汗控制了。特瑞尔告诉柯克可汗完全疯了,想要不顾一切寻找他的妻子。柯克继续调查,进取号发现空间站关于创世装置的记录已经被全部删除。柯克询问进取号的损坏报告。史波克报告说,“在理论上,需要好几天才能修复完毕,而且电力在2天内无法恢复。”柯克告诉史波克如果进取号在一小时内没有从他们那里接收任何消息,就离开轨道。乌乎拉抗议说他们不会丢下他们,但柯克反驳说,如果他们什么也听不到,就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把他们丢下了。

创世洞穴 编辑

Khan!!!

“可汗!!!!!!!!!!!!!”

他们通过传送机到了地下洞穴里,创世装置就在那里。但柯克突然被他的儿子戴维·马库斯攻击,他指责柯克试图偷走创世装置。戴维的母亲卡罗尔试图阻止他,但在她详细解释之前,特瑞尔和契诃夫突然用相位枪瞄准了外遣队。原来,他们仍在可汗的控制之下。在信望号上,可汗非常得意地命令特瑞尔杀了柯克。然而,特瑞尔试图反抗可汗。蠕虫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为了结束痛苦,他举起相位枪自杀了。契诃夫由于疼痛倒下,蠕虫从他耳朵里爬出来,然后被柯克用相位枪杀死。可汗震惊地发现柯克还活着,他把创世装置传送到了信望号上,发誓要永远把柯克和外遣队关到那颗该死的小行星里面。柯克肺都气炸了,愤怒地高喊“可汗!!!”

后来,柯克通过索要食物来回避卡罗尔和戴维关于可汗的问题。卡罗尔和戴维向柯克、麦考伊以及萨维可展示了创世洞穴,创世洞穴由一个较小的创世装置创造,在雷古拉1号的深处形成了稳定的生态系统,它一天内就建成了。同时,可汗指挥信望号返回空间站,在那里他希望找到无助的进取号。然而,可汗惊讶地发现,进取号已经离开了。在山洞里,萨维可问柯克,是谁在小林丸号测试上吃了一个苹果。麦考伊告诉她,柯克是唯一一个通过小林丸号测试的人。柯克承认他重新编程了测试。戴维笑着说他作弊了,柯克则解释为他“改变了测试条件”。柯克随即联系进取号,史波克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传送了。柯克对目瞪口呆的萨维克微笑,声称他不喜欢输。萨维可要求柯克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柯克则提醒她制度46A:史波克的报告欺骗了可汗,进取号并不需要修理两天,而是两个小时。进取号到了雷古拉1号的另一边,躲过了信望号的传感器。“你撒谎了。”萨维可对史波克说。“我夸张了。”史波克回答。柯克解释说:“天代表小时,小时代表分钟。”

场景三 编辑

最后一战 编辑

Kirk needles Khan

“可汗,你那不一般的‘高智商’可笑死我了。”

分析证明,进取号无法战胜受损程度较轻的信望号。柯克决定在附近的穆塔拉星云(Mutara Nebula)进行战斗,那里的等离子气体会导致星舰的传感器和护盾无法工作。信望号发现进取号逃跑了,可汗命令信望号立刻追击,尽管Joachim不建议这么做。

在进取号上,史波克在传感器上发现,信望号正在降低速度。为了确保可汗保持追击进取号,柯克继续嘲弄可汗,说:“我们曾经打败过你,你想重赛吗?可汗……你的‘高智商’可笑死我了。“可汗怒火冲天,完全不顾Joachim的抗议,鲁莽地追击进取号。进取号和信望号都进入了星云,它们的护盾和传感器都失效了。但这对柯克来说是件好事,因为两艘星舰目前实力相当了。而在星云外面,进取号则占据劣势。

Space lightning

进取号飞入穆塔拉星云

接下来进行的是猫捉老鼠的游戏。自动瞄准不起作用,所以两艘星舰都必须依靠手动射击。苏鲁尽管经验丰富,但还是没能击中信望号。而可汗向进取号发射的鱼雷也没能击中进取号。

当他们在星云里摸索着道路时,两艘星舰非常接近,险些相撞。在这样的近距离甚至手动射击就足以造成致命打击。信望号摧毁了进取号的鱼雷发射器,进取号则直接击中了信望号的舰桥,造成一场爆炸,炸死了包括可汗最信任的Joachim在内的好几名船员。可汗发誓要报仇。进取号的曲速引擎发生辐射泄露,斯科特只好关闭引擎。

USS Reliant's port nacelle pylon sparks out

信望号的一个曲速引擎舱被摧毁

这时,身体基本恢复的契诃夫走入了舰桥,柯克让他控制武器系统。柯克对如何战胜可汗感到非常苦恼,史波克告诉柯克,他认为可汗的作战思维停留在了二维平面。柯克受到史波克的启发,命令进取号垂直下降,然后在信望号后方上升。信望号的鱼雷舱被契诃夫发射的鱼雷击毁,相位炮和光子鱼雷击毁了信望号的一个曲速引擎舱。信望号完全瘫痪,在缓慢漂移着。可汗的大部分船员丧生,而可汗自己则重度残废。

Khan with Genesis Device

“哦,不,柯克……游戏还没有结束……”

可汗为了与柯克同归于尽,激活了创世装置。它将重组星云中的所有物质,包括进取号。在没有能量的情况下,曲速引擎无法运行,进取号无法逃脱创世装置即将引发的大爆炸。史波克不让人察觉地离开了舰桥,而柯克命令进取号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撤退。在信望号的舰桥上,可汗用最后一口气引用了《白鲸记》里的话:“不……不,你逃不掉的。我将在地狱里咒骂你。由于仇恨,我向你出了最后一口气……”

逃离创世效应 编辑

USS Enterprise escaping the USS Reliant

“我们逃不掉的,是不是?”

史波克到达了轮机室,麦考伊阻止他进入有致命辐射的曲速核心。史波克假装遵从,随后对麦考伊使用了瓦肯掐脖术,简单地说“记住……”然后他用斯科特的防辐射手套进入了房间,开始修理曲速核心。麦考伊和斯科特大喊着,让史波克马上出去,但他继续修理着曲速核心,无视他们的请求。

曲速引擎及时上线,进取号立刻进入曲速,离开星云。穆塔拉星云逐渐融合,形成了创世星。柯克联系轮机室向斯科特表示祝贺,他以为斯科特是恢复曲速动力的人,但他惊讶地听到麦考伊用严肃的声音让他下来。柯克回了头,这才看到科学站的空椅子,并突然明白了什么。当柯克冲到轮机室时,史波克已经奄奄一息了。麦考伊和斯科特阻止他冲进机舱,斯科特说史波克已经濒临死亡了。柯克呼唤史波克,史波克蹒跚着走向了柯克一最后靠着墙坐下了。

史波克很难向柯克解释他这么做的理由:“不要悲伤,这是合乎逻辑的。”

“多数人的利益高于……”柯克说。

Spocks death 1

“我曾经是,也永远是你的朋友……”

“少数人的利益。”史波克点头。史波克说他自己直到现在都没有做过小林丸号测试,然后问柯克:“你觉得我的解决方案怎么样?”柯克悲痛欲绝,无法回答。

”我曾经是,也永远是你的朋友……”他伸出了手,向柯克行瓦肯举手礼。柯克也将手按在玻璃上,无助地看着史波克倒地而死。当他看到他最亲密的朋友死在他面前时,他必须要保持镇定。这一次,没有回头路了。

尾声 编辑

史波克的葬礼随后在鱼雷甲板上举行。柯克在史波克的葬礼中说了几句话,以恰当的陈述结束:“在我旅行中遇到的所有人中,他是最……有人性的。”当斯科特用风笛吹奏《奇异恩典》时,史波克的身体被用鱼雷外壳发射到了创世星的大气层中。

在这之后,柯克在他的住处,阅读史波克在他生日上给他的那本书。但发现他的一个眼镜片在与可汗的最后决战中摔坏了。戴维进去的时候,柯克恼怒地把眼镜扔到了桌子上。柯克试图不去搭理戴维,但戴维面对着柯克,告诉他,柯克从来没有真正面对死亡。当柯克承认他的确没有过时,戴维指出柯克早先告诉萨维可,人们面对死亡的方式和他们面对生活一样重要。柯克说,这些只是说说而已,但戴维认为它是一句不错的名言,好的想法是从中产生的。然后他告诉柯克他为自己是柯克的儿子而自豪。他们两人有些尴尬地拥抱着,但其中包含着真挚的温暖。

“舰长日志,星历8141.6。联邦星舰进取号正在飞向塞蒂-阿尔法5号星,以搭载联邦星舰信望号的船员。进取号的一切都很好,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起我那个已故的朋友。史波克说,一切事情总是会有……希望的。如果创世星真的能让一切,我一定要再次回到这个地方。”

James Kirk, 2285

“这是我做过的……最好、最好的事情了。它是一个比我想象中好得多的安息场所。”

后来,在舰桥上,麦考伊、卡罗尔·马库斯和柯克在进取号离开去搭载联邦星舰信望号的幸存船员之前,盯着主屏幕上的创世星。麦考伊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记得史波克,他就不会真的离开。

McCoy Marcus Kirk

“只要我们还记得史波克,他就不会真正离开我们……”

柯克轻声引用了《双城记》的最后几句话,那是史波克想在生日那天告诉他的事情。在麦考伊询问柯克的感受时,他回答说:“年轻。我感到自己很年轻。”

Spock's resting place

装载着史波克遗体的鱼雷外壳着陆在创世星上

在创世星上,在一个丛林中,装载着史波克的遗体的鱼雷外壳已经降落在创世星上,一切正如史波克的声音说出的最后一段话:

宇宙,人类最后的边疆。

这是星舰进取号的旅程。

她所继续的任务:

探索未知的新世界,

寻找新生命和新文明。

勇敢地航向前人未至之地。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