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要了解“最高指导原则”的其他义项,参见最高指导原则

一名星舰舰长最为庄重的誓言是,他为了不违反最高指导原则可以献出他自己、甚至他全部船员的生命。
——詹姆斯·T·柯克2268年(《The Omega Glory》)
最高指导原则Prime Directive),又称最高命令1号Starfleet General Order 1)或不干涉原则Non-Interference Directive)。最高指导原则是星际联邦最重要的伦理准则的具体表现 —— 即,不干涉其它文明。原则的核心观念要求任何人都应该避免干涉一个文明的自然发展过程,即便这种干涉可能是出自好意的。最高指导原则是星际舰队的根本性原则,为此,所有星际舰队官员都必须宣誓维护最高指导原则,即便以他们自己和船员的生命为代价。(原初:《Bread and Circuses》,《A Piece of the Action》;动画系列:《The Magicks of Megas-Tu》,《Bem》;下一代:《Justice》,《Symbiosis》,《Who Watches The Watchers》,《Homeward》;航海家号:《Course: Oblivion》;《星际迷航:暗黑无界》)

瓦肯人早在1957年就已经在使用一系列与最高指导原则相似的原则;在2151年特珀少校建议乔纳森·亚契舰长星际舰队也应当遵循这些“瓦肯原则”。之后,在乔纳森·亚契舰长和伏拉士进取号 NX-01遇到两个种族——其中之一患有致命的遗传疾病而另一个没有——时所面临的道德困境。当时,作为最高指导原则的一个前兆,亚契评论说,星际舰队将必须“想出某种原则”来规定人类在与外星生命打交道时的可为与不可为。他们最终认定,干涉这两个种族的自然进化过程有悖于他们整个任务的“原则”——去发现新的种族并试图建立和平的交流,而不是“扮演上帝”。(进取号:,《Civilization》,《Dear Doctor》,《Carbon Creek》)

这个根本性原则自从2152年就成为地球舰队行动中的重要部分,但直到2168年之后的某时才真正成为总命令之一并产生实际效力。(进取号:《The Communicator》,《Cogenitor》;原初:《A Piece of the Action》)

最高指导原则直到24世纪仍然在发挥效力。原则适用于至少包括星际舰队和联邦商船会的多个团体的所有人员。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原则并不适用于普通的联邦居民。(原初:《Bread and Circuses》;下一代:《Angel One》)尽管如此,最高指导原则仍然时常被形容为联邦或联邦公民的一个准则。(下一代:《Symbiosis》;《星际迷航:起义》;航海家号:《Prime Factors》,《False Profits》)

禁止事项编辑

最高指导原则不只是一系列规定;它是一种哲学……并且是极正确的那种。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只要人类干涉了一个更落后的文明,不论这种干涉的初衷如何,最终结果一定会是一场灾难。
——让-卢克·皮卡德2364年(《Symbiosis》)
最高指导原则是一个复杂的命令。到24世纪后半叶,原则已经拥有47个子命令。(航海家号:《Infinite Regress》)不过,原则可以被高度概括为“不表明自身身份;不干涉该星球的社会发展;不提到宇宙、其他世界与先进文明。”(原初:《Bread and Circuses》)原则中提供了被禁止的“干涉”列表,包括:

范围与解释编辑

总有一天我的人民会想出一种准则,一种告诉我们在外面该能什么,不能做什么的准则;还有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但是在有人告诉我他们已经起草了这个……原则……之前,我将时时提醒自己,我们不是出来扮演上帝的。
——乔纳森·亚契,开始发觉最高指导原则的必需性 2151年(《Dear Doctor》)
最高指导原则并非对任何星球上的任何社会都同等适用。虽然原则是联邦哲学的基石,但它的适用范围也由具体情况而定。譬如,最高指导原则主要适用于那些对于外星世界和遥远的文明所知甚少的社会(即前曲速文明)(原初:《Bread and Circuses》;下一代:《First Contact》,《Who Watches The Watchers》);但是对于一个已经进入曲速文明的社会的内部事务,原则同样适用(例如,在克林贡内战期间,星际舰队是不被允许干涉其内政的)。人类殖民地是不在原则的适用范围内的。另外,由于加入星际联邦意味着成员需要服从联邦的法律、规定与权威(下一代:《The Masterpiece Society》;原初:《Journey to Babel》),结果就是:一个文明与联邦或地球的联系越紧密,联邦可以在原则规定内对该文明进行的干涉就越多。

当确定最高指导原则适用于一个社会时,有一部分行为是被明确禁止的,但其他的行为是需要加以斟酌解释的。对于一个特定情景下最高指导原则是否适用的判别,当前任务的星际舰队指挥官是具有很大权力的。这就会在指挥人员中引发关于最高指导原则是否,或应否适用,以及如何在原则与伦理之间平衡的争论。(原初:《The Return of the Archons》,《The Apple》,《For the World is Hollow and I Have Touched the Sky》,《A Private Little War》;下一代:《Conspiracy》,《Justice》,《Pen Pals》,《Who Watches The Watchers》;深空九号:《Captive Pursuit》;航海家号:《Time and Again》,《Prototype》)如果指挥官最后做出了一个有潜在的违反最高指导原则可能性的决定,该决定与其理由都需要被记录在飞船的日志上,由星际舰队最后裁决。(下一代:《Coming of Age》)在极少的情况中,舰长可以宣布最高指导原则在某个特殊时期被暂时挂起。这种情况的其中一个例子是“欧米加命令”。(VOY: The Omega Directive)任何被发现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人(包括事先做出的挂起声明未通过裁决,或其行为的理由不够充分而构成的违反原则)都将受到从正式谴责到拘捕和军事法庭范围内的惩罚。

变通与例外编辑

如果法律是绝对的,那就不会有真正的公正。甚至生命本身就是一件例外的事。
——让-卢克·皮卡德2364年(《Justice》)
如果有满足条件的理由,最高指导原则是有例外的,可以被临时挂起。(原初:《The Omega Glory》)

柯克指出,艾美尼亚七的人民有权利决定他们是否想要被联系,忽略他们的七-九码信息可能导致一场行星际战争。而福克斯大使驳回了柯克的说法。
当把皮卡德在下一代:《Justice》中所做的干涉和詹姆森在下一代:《Too Short a Season》中所做的干涉或柯克在原初:《A Private Little War》中所做的干涉相比较时,究竟何为一次合法的例外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就被体现出来了。皮卡德将对原则的违反控制到了最小。而詹姆森和柯克,有趣的是,做了完全相同的事——保持双方力量的平衡。柯克指出这是“所有计策中最滑头、最困难、最肮脏的一种,但是却是唯一可以保护双方的一种。”柯克和詹姆森的两事件中唯一的不同就是给予双方的科技的等级。
原初:《A Private Little War》中,究竟该情况确实是原则的一种例外还是最高指导原则在柯克13年前做出建议时并没有正式存在尚未明了。

不过,在两种情况中,最高指导原则将被完全挂起。第一种情况是欧米加命令适用的场合。为确保安全,只有军衔在上校及以上的星际联邦官员才能秘密得知该命令。欧米加粒子在不稳定时会破坏子空间,从而使得曲速飞行变得不再可能。这种对所有星际文明的实质性危险,使得最高指导原则在它面前必须退让。因此,在欧米加命令适用时,为了使所有的欧米加粒子及其制造能力最终归为无害,最高指导原则将在此期间被完全挂起。(航海家号:《The Omega Directive》)第二种情形是最高命令24号。该命令允许一艘星舰的舰长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完全破坏一个住人星球的表面来根除其上居住的的社会。(原初:《A Taste of Armageddon》)

最高命令24号只有在原初:《A Taste of Armageddon》中被直接提到。而在《Whom Gods Destroy》和《Operation -- Annihilate!》中也有间接暗示,这两集中提到的行为可能导致一整个文明的毁灭。究竟最高命令24号可以在何种情境下被使用,舰长在行驶该命令时有何种限制,船员是否有服从或不服从该命令的责任,以及该命令和最高指导原则之间的关系仍然没有被明示。

联邦公民的行为并不会成为一种例外,因为他们不是最高指导原则的适用对象。事实上,在24世纪原则所做的规定中,一名星际舰队人员是被禁止强制将联邦公民从一个星球上带走的,即使这些公民将然或者已然对这个星球产生了最高指导原则所想要防止的干涉。(下一代:《Angel One》)

在《星际迷航:开启未来》的台本中,可选场景c(“问题被以语音提问或画面展示的方式提出,由瓦肯儿童在考虑后进行回答”)中的一个选项是问题“在联邦法律下,六个已知的最高指导原则的例外分别是什么?”和编剧给出的“不回答”的标注。究竟该场景是否出现在电影的某一版本中并不明了。

人物的看法编辑

最高指导原则并不是一个度的问题。它是绝对的。
——沃夫2365年(《Pen Pals》)
对我来说,我不想被某种抽象概念限制住。伯劳尔(Boraal)人民的生命才是我最看重的东西。
——尼克莱·罗生科2370年(《Homeward》)
事件就是这么开始的。一切的开端仅仅是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年轻人加入了星际舰队,然后下一件你知道的事就是整一代的佛瑞吉人都会开始引用最高指导原则而把对拉帝锭的追求抛到脑后。这将是佛瑞吉文明的终结,而且我们都很清楚那全是你的错。
——夸克2371年(《Family Business》)

星际舰队作为一个组织对最高指导原则有极高的尊重并需要遵从原则。(原初:《The Omega Glory》,《Bread and Circuses》)但不是所有联邦公民,甚至不是所有星际舰队人员,都相信严格固守最高指导原则对于原则旨在保护的文明是最有利的。即使是星际舰队的舰长之间,对最高指导原则适用范围的弹性个人容限也有着很大的差别。詹姆斯·T·柯克舰长指出,最高指导原则意图保护的是活的、成长中的文明,并认为对于一个被奴役的、处在完全停滞中的(也被称为被拘文明(arrested culture))、或者甚至是处在道德危机中的文明进行干涉是合理的。(《星际迷航:暗黑无界》;原初:《Errand of Mercy》,《The Return of the Archons》,《The Apple》)同时,柯克舰长有两次意图干涉其他文明的内部事务,因为他相信有更重要的伦理要求或证善这些行为。(原初:《Mirror, Mirror》,《For the World is Hollow and I Have Touched the Sky》)另一方面,皮卡德舰长和珍妮薇舰长则有眼睁睁看着整个社会因为自然原因灭绝而不插手干涉的准备——即便有其他人试着劝说他们星际舰队的角色应当允许他们拯救一个文明而不是无动于衷地看着它灭亡。(下一代:《Homeward》,《Pen Pals》;航海家号:《Time and Again》)这种指挥上的方式差别甚至可以从单个人上被找到:珍妮薇舰长有一次指出,23世纪有些舰长,比如柯克,“对行驶最高指导原则有点太过怠慢了”,但她自己也承认她在德尔塔象限的旅行中对原则“偶尔变通”。(航海家号:《Flashback》,《Equinox》)

最高指导原则作为一个禁止对外干涉的禁令,是星际联邦独有的。其他联邦外组织与文明对于干涉文明有其他态度。这其中包括通过同化来完全消灭一个社会(例如博格),或是在一个文明在其母星上面临毁灭时为其进行全星球的重定居(例如保存者),或是在特殊情况下向被认为已经做好准备的文明提供先进知识(例如瓦肯),或是基于自己的娱乐兴趣对文明进行干涉(例如Q)。

事例编辑

在23与24世纪,已有多起行为被确认违反了最高指导原则,或表面上看起来有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潜在可能的行为。

干涉对对外星世界没有了解的文明编辑

  • 开尔文时间线2259年柯克舰长获悉尼比鲁(Nibiru)星上的火山即将爆发并导致尼比鲁人的灭绝。他和伦纳德·麦考伊通过盗走当地人的神圣卷轴——也间接保护了它——来将他们从火山爆发的影响中引诱迁移出来。行动中柯克与麦考伊伪装了自己,并试图利用当地生物作坐骑来逃离。然而,之后柯克选择了违反最高指导原则将联邦星舰进取号移动到火山口以在冷凝装置启动前将被困于火山内的安装者史波克传送出来。这导致了尼比鲁人在地上绘出了星舰的图案并将它作为神来崇拜。(《星际迷航:暗黑无界》)
  • 2266年,收到一个全频段遇险呼救后,柯克舰长带领一个登陆小队来到地球二号。到达那里之后,整个小队都被一种会杀死成年人病毒感染;同时这种病毒会显著减缓未成年人的发育进程。伦纳德·麦考伊医生发现了这种病毒的治疗方式。之后解药被分发给了星球上存活下来的孩子们;此前登陆小队已经与这些孩子接触。(原初:《Miri》)
此剧集中没有提到最高指导原则,也没有讨论接触所造成的影响。然而,柯克对于这个本将自我毁灭的文明的救助可以认为是一种违法最高指导原则的行为,因为这个社会在自然发展中本应毁灭。可能结合全频段遇险呼救、社会结构的名存实亡、所有幸存者都是在即将饿死的孩子(尽管是年纪很大的孩子)这些因素,可以成为原则的一例例外。
  • 星历3156.2联邦星舰进取号试图弄清星舰执政官号的最终命运。之后,由于所有船员都面临来自计算机兰主的死亡威胁,柯克舰长说服了计算机使它相信它自己对它所要保护的社会存在损害,从而使其自毁。柯克表示这个社会并不是一个“有生命力的,发展中的社会”,而是一个最高指导原则不适用的被拘文明。在计算机自毁后,柯克留下了一队专家来帮助社会在兰主缺席的情况下发展。(原初:《The Return of the Archons》)
此剧集第一次在《星际迷航》中提到了最高指导原则。也是联邦在干涉文明后负担起对整个文明发展的责任的第一个例子。
  • 在星历3715.3,柯克命令进取号摧毁照顾伽马奇安谷里六居民的计算机瓦尔。这样,柯克将飞船从被计算机瓦尔攻击而毁灭的命运中拯救出来。柯克解释说星球上的居民实质上已经被计算机奴役。他说:“这些人不是在生活,他们只是存在。他们不创造、生产,甚至不思考。他们仅仅存在来侍奉那台机器……我们必须干涉。”尽管他的大副史波克表示强烈不安,柯克仍然坚持认为这个社会——就和兰主的信徒一样——是一个被拘文明,因此不是最高指导原则的适用对象。(原初:《The Apple》)
  • 星历 2534.0进取号的船员调查了被派遣去艾克斯的历史学家与文明观察者约翰·吉尔的失联。他们发现吉尔故意违反了最高指导原则,并试图将星球的社会转变成一种良性版本的纳粹德国模式。柯克舰长采取了行动来减弱吉尔所做的干涉造成的影响,希望能够使星球回到吉尔到来之前的和平。柯克的纠正措施最终导致了吉尔所建立的政府被推翻,为和平的到来打开了道路。(原初:《Patterns of Force》)
  • 为了得到外交盟友并掩藏他们的行动,克林贡人在纽拉尔秘密地将先进武器提供给山顶人的敌人。他们相信只要山顶人被抹除了,星球就会和克林贡帝国结成同盟。在星历4211.4,柯克发现了这些干涉,并认为“将几率平衡”是一种合理的行为。为了消除克林贡人干涉所造成的一方的优势,柯克决定给山顶人提供类似的武器。(原初:《A Private Little War》)
  • 在2268年,联邦星舰埃克塞特号罗纳德·崔西舰长在欧米加四上为一个派别(寇姆派)提供物质支持;此时该派别正与其它派别(阳派)发生战争。他做得十分彻底,给予了寇姆派战略建议,甚至在至少一次战役中大规模使用了相位枪与对方的冷兵器——矛和箭对抗。崔西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理由是他认为在这颗星球可以找到一种显著延长人类生命的方法,而保护寇姆派是使得他们允许寻找这种方法的研究小队进驻的最好方法。所以,他的结论是人类整体生命的延长带来的益处超过了他对这个星球社会造成的巨大干涉造成的负面影响。(大约一个世纪后马修·道格蒂上将在处理巴库事务时使用了类似的理由。)由于对原则的严重违反,崔西之后被柯克舰长逮捕。(原初:《The Omega Glory》; 《星际迷航:起义》)
  • 在星历4842.6,柯克舰长在阿美琳德被一个外星装置击中后并失去记忆,之后被当地的迁居印第安人居民收留。他被当地人称为神。之后柯克与一个主管的女儿结婚并育有一子。其后他被史波克中校和麦考伊医生救出;而他们在营救时身着制服出现在了当地人眼前。(原初:《The Paradise Syndrome》)
此剧集中没有提到最高指导原则,尽管柯克和登陆小队对当地社会造成了一定改变。似乎在试图遵循星际舰队命令时出现的无意的干涉可以被认为是一种能被开脱的行为。本剧集同时还有一点似乎与最高指导原则矛盾之处:进取号进入了星系中并当场阻止了小行星的碰撞。
  • 同样在2268年,联邦星舰进取号892-IV行星附近发现了星舰小犬号的残骸。小犬号是一艘商运船,当时它与它的舰长R·M·梅列克已经失踪了六年。在发现星球后,梅列克认为将星球的存在散布出去会损害这里的高度传统社会;因此他与他的船员传送到地面并开始在社会中生活。当进取号到达时,梅列克已经成为当地的一个有影响力的领袖,第一公民。柯克舰长一开始认为梅列克的干涉已经违反了最高指导原则,但是梅列克在被逮捕与审判前身故。之后,柯克对蒙哥马利·斯科特表示了自己对梅列克的特别赞扬:“尽管有巨大的诱惑与强烈的个人情感影响,他仍然遵循了最高指导原则。他临时将城市断电最终使得社会实质上没有被干涉而且同时也救了我和登陆小队的生命。”(原初:《Bread and Circuses》)
梅列克舰长显然并非星际舰队的一员,但是是“货运商会”的一员。在海军传统中货运商会是一个与军队联合的组织,但并不是军队正式的一部分。这就是梅列克(柯克持续认为他应当遵循最高指导原则)与奥丁号的船员(数据认为他们不受最高指导原则约束)的区别。奥丁号是一艘联邦货船,但并不是货运商会的一员,因此并不像星际舰队一样受最高指导原则约束。
  • 2365年数据少校收到来自杰玛四萨基恩卡的消息并与她保持了八周的联系。她的星球正遭受强烈的地质活动紊乱,而联邦星舰进取号-D可能能修正这种紊乱。针对是否应当拯救该星球,在高层船员之中发生了一次激烈的讨论,争论中人们表现出对最高指导原则适用性的不同看法。最终皮卡德舰长宣布星球请求帮助的行为本身就可以使事件被认定为最高指导原则的一种例外情况。之后数据将萨基恩卡传送到进取号上以拯救她的生命,但是当她回到星球时,她关于飞船和数据的记忆都被抹去了。进取号在本地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消除了星球上的异常地质活动, 以此在回应星球的帮助请求的同时将干涉降到最小。(下一代:《Pen Pals》)
  • 2366年,联邦在米恩塔卡三上的观察队使用的鸭蔽所(一种用来隐藏联邦文明观察站的全息投影装置)发生了故障并发生爆炸,使其被当地人所目击。尽管进取号的船员使用用多种办法想要消除事件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包括记忆消除和秘密渗入当地社会),事件仍然使得米恩塔卡人开始信奉监督者(一个神)。而在此之前,米恩塔卡人的社会是一个不信奉宗教的社会;因此,为了最终能够修正米恩塔卡的历史轨道,皮卡德舰长向米恩塔卡人的首领揭示了联邦的概念。这种揭示向他们表明,没有一个船员是拥有超能力的;同时,尽管披露了关于其他世界的有限信息,皮卡德的修正干涉有望使米恩卡塔人回到他们原来的社会发展路线。(下一代:《Who Watches The Watchers》)
  • 2370年尼可莱‧罗成可博莱尔二上作为针对当地的前曲速社会的文明观察者工作。在他工作过程中及任命结束后的时间里,他至少进行了三次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行为。第一,他出手干涉将博莱尔二上的一个村子从被自然灾害毁灭的命运中拯救出来(直接违反了皮卡德舰长的命令)。第二,他在博莱尔二上与当地人结合并有了一个孩子。第三,他在村庄在瓦卡六重新安置后选择留在村中。罗成可拯救村庄的计划是将全村人传送到进取号的一个全息甲板上。他想要利用全息甲板技术来对他们隐瞒迁移的事实与联邦的存在,从而(按照他的想法)将星球间迁徙对这个社会的干涉降到可接受的范围。而皮卡德舰长反对采取任何将村庄从一次自然灾害中拯救出来的行为——他认为这是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当在发现罗成可在博莱尔二面临毁灭时即哪个村庄传送到进取号上的既成事实后,皮卡德选择将村庄在瓦卡六上重定居,同时努力试图将对该社会的干涉降到最小(然而当一名博莱尔二的居民意外发现了发生在村民身上的事后自杀了)。在进取号的船员成功将村庄重定居在瓦卡六上后,罗成可被允许留在瓦卡六上。(下一代:《Homeward》)
一些评论者认为尼克莱·罗成可并不是星际舰队的一员,因此作为只是一名联邦公民,最高指导原则并不适用于他的行为。然而,皮卡德的日志已经指出,尼克莱“作为文明观察者被派遣到星球上”。如果星际舰队就是此处的没有指出名字的派遣组织,就暗示了,为联邦工作的平民也需要遵守最高指导原则。这就解释了为何罗成可费了很大周章来争辩最高指导原则的适用性,而不把他的平民身份作为他行为的借口。尽管如此,皮卡德控制着他船上的资源以及它们的使用权,他有权制止这些被用作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用途的行为。其余两个干涉这个社会的行为——与当地人结合并拥有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将拥有对博莱尔人而言的外来基因)并在一切之后继续留在村中,而没有进行记忆删除——可能他作为平民允许的行为,因为这些没有被任何人作为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行为提出。尽管如此,罗成可看起来并没有因为他的行为被起诉,可能是因为他的平民身份或者是其他没有明确的原因。
  • 2371年,珍妮薇舰长和派瑞斯中尉一起在德尔塔象限的一颗M级行星意外对当地社会进行了干涉,并在之后采取行动来修正这种干涉。在对一个大型的行星尺度的造成子空间被撕裂出许多裂缝的爆炸进行调查时,珍妮薇与派瑞斯被其中一个裂缝传送到了一天以前。一天之后,联邦星舰航海家号船员营救他们的努力最终造成了一次毁坏了行星表面的爆炸。在时间循环完成至少一次后,珍妮薇意识到了船员们的营救意图背后的危险性,并且成功阻止了船员意外触发爆炸。爆炸没有发生的时间线最终成为了主时间线,这样,这个星球上的社会完全并没有被影响。(航海家号:《Time and Again》)
  • 在两个佛瑞吉人在巴赞虫洞消失后被困在德尔塔象限后,他们试图通过伪装成塔卡人神话中的圣智者利用塔卡的人民。联邦星舰航海家号的船员决定将他们从塔卡带走。珍妮薇舰长解释说,即使佛瑞吉并不是联邦的一部分,他们却是因为联邦的原因而出现在这里的。为此她必须想办法在不危及当地人的宗教信仰而使文明情况变得更糟的情况下将佛瑞吉人带走。(航海家号:《False Profits》)
  • 2376年,联邦星舰航海家号被困在一个星球的轨道上。这个星球拥有独特快子核,同时遭受着很强的引力强迫,因此导致星球上的时间相对航海家号发生了加速,航海家号过的每一秒星球上都过了数天。由于强引力强迫,航海家号被困在该星球的轨道上,并实质上成为了星球的第三极,导致了星球上多起地质变动事件,并由于其从地面上看起来是一颗星星,成为了多种神话传说的灵感来源。尽管航海家号的存在影响了星球的文化,以至于他们发展太空航行技术只是为了与飞船接触,并且在前太空航行文明试图与船员接触时船员也仍承认最高指导原则的效力,人们仍可以为航海家号辩解,因为它做了所有可能的事来离开轨道,对星球上的文明发生如此极端的影响只是因为他们无法挣脱和星球上独特的时间流动情况。(航海家号:《Blink of an Eye》)
  • 2379年克拉勒斯三上的居民仍然居住在彼此分散的散居地,处于前曲速文明阶段的工业文明早期阶段。皮卡德舰长、数据和沃夫在星球的表面调查正子信号时,出乎意料地遭受到了一群居民的攻击。此前一场离子风暴阻止了他们使用飞船的传送器,因此外遣队使用了阿尔戈号穿梭机着陆并使用搭载在穿梭机上的全地形载具收集了后来被发现是B4的散落零件的物品。外遣队用威胁性的相位枪开火回应攻击并迅速逃离。武器、载具、着制服的船员和阿尔戈号都被当地居民目击,并且他们没有被进行记忆消除。(《星际迷航:复仇女神》)
很多评论者都指出了这种船员对这次外迁任务表现出来的漫不经心的行事方式。拍摄剧本表明星球的居民惊吓到了船员,并且开火是为了“分散外星人的注意并减慢他们的速度,并非为了杀死他们。”如果允许外星人夺取登陆车阿尔戈号,船员可能造成对该社会更大的影响。皮卡德可能通过考量认为逃跑(尽管联邦科技将暴露)是更好的选择。尽管如此,最高指导原则并没有在电影内被讨论。

对已经知晓外星文明存在的文明的干涉 编辑

  • 在2267年,柯克舰长严重损毁了艾米尼亚七上的计算机系统。这个系统与文迪卡上的计算机系统相连接并运行着两个星球之间的虚拟战争(而不是真实发动的战争)。损坏这个系统使得两个星球之间的协议被迫废除,迫使它们只鹅能选择发动真实的战争或者停火。艾米尼亚七为此试图借助一个联邦大使的帮助来实现停火。干涉在星球与联邦的外交商议中发生;此次干涉是柯克援引最高命令24号的产物。(原初:《A Taste of Armageddon》)
柯克此举在干涉了艾米尼亚七的社会的同时,也干涉了文迪卡的社会。再加上他威胁要毁灭艾米尼亚七,使得人们很难认为该行为符合最高指导原则。有可能对最高命令24号的引用——相当于联邦的宣战——使得星球不再适用于最高指导原则。究竟最高命令24号是否对这种针对一个社会的非常干涉提供了一个庇护伞,在何种情况下可以援引最高命令24号,以及是否还存在此类未公开的允许星际舰队使用这种不同寻常的武力威胁与干涉的情况,这些问题的答案仍不明了。同时需要注意到,就像在在《The Return of the Archons》这一集中一样,联邦留下了人员(罗伯特·福克斯大使)来帮助社会来应对这种巨大干涉后的转变。
  • 之后,在2267年,柯克说服了镜像史波克推动地球帝国发生巨大社会变革。如果这种行为发生在联邦所在的宇宙,其毫无疑义形成了对其他社会的内政的干涉行为。然而,针对其他宇宙,最高指导原则的适用性在此前并未被深入思考与讨论过,因为在被确定之前,这种宇宙只在理论中存在。(原初:《Mirror, Mirror》)
  • 星历3156.2星际舰队组织的一场与卡普伦人的有关采矿的协商中,柯克舰长阻止了当地部落提尔(领袖)杀死前领导者的妻子与其未出生的孩子。这使得该女性之后产下一名按血统将成为此部落将来的领导者的孩子。该行为是为了弥补由于克林贡的干涉导致当地合法领袖的下台与死亡造成的影响而采取的应对措施。因为如果没有克林贡的干涉,死去的领导者应当继续对当地社会发生影响,所以这种保存他的血统的方法是一种修补该社会的企图。(原初:《Friday's Child》)
  • 2319年,当时的联邦星舰盖茨堡号舰长马克·詹姆森莫丹四上的一个派别,卡尔纳斯派提供武器,以此来交换一些联邦人质。然而,同时他也为卡尔纳斯派的敌对派别提供相同的武器。这使得整个社会之后陷入了数十年的内战。之后在卡尔纳斯派第二次绑架联邦人质是,他对让-卢克·皮卡德舰长解释,他同时武装双方是为了保持力量的平衡,以此保住人质与抹除他最初的干涉结果。(然而詹姆森也承认了他篡改了交给星际舰队的事件报告,这表明他并不像他之后声称的那样对他的理由有绝对的自信。)皮卡德为詹姆森的行为表示并尽力劝说说卡尔纳斯派选择和平而非宿怨,最终詹姆森在莫丹四上去世。他的去世与他去世前的忏悔最终使卡尔纳斯派满意并释放了人质。(下一代:《Too Short a Season》)
  • 皮卡德舰长曾干涉过拉比森三上的俄多文明。第一,他阻止了该文明按照法律对一名联邦公民(卫斯理·克拉希尔)的处决。第二,在调查怎样可以阻止这次处决的过程中,他想一名俄多的代表展示了他们所崇拜的神实际上是一座位于星球轨道上的设施。之后,皮卡德向星际舰队解释说,处决——该社会针对不法行为的唯一惩罚——对当事人卫斯理是一个太过严重的实质上的不公,这使得此次对俄多内务的干涉是有正当理由的。(下一代:《Justice》,《Coming of Age》)
进取号根本上究竟为何可以访问拉比森三仍并不清楚。剧集中的一些细节显示这是一次第一次接触(例如,塔莎·叶检查当地法律)并且俄多在科技上远比联邦落后,甚至没有进入太空的科技水平。然而还有一些细节显示俄多知晓其他星球与文明的存在(例如,在看到外星人传送到星球上时没有巨大的惊奇;第一次接触时也没有引发巨大讨论)。因此,皮卡德本次行为的背景并没有在剧集中被很明确地表现出来。可以大致推断的是,尽管俄多人不具有太空航行的能力,这次与进取号的接触过程显示出他们已经知道其他文明的存在。
  • 在参与一次针对一艘爵那伊船的营救工作中,瑞克中校与索仁,一名认为自己是女性的爵那伊人(爵那伊人没有性别,产生性别意识被他们认为是一种疾病),发展了一段恋情。当索仁的自我性别认知被发现后,她被迫进行精神切片疗法来'治愈'这种现象;瑞克向皮卡德请愿,要求将索仁从这种治疗中救出来。尽管十分同情他的大副,皮卡德还是以这种行为会违反最高指导原则为由拒绝了瑞克的请求。(虽然如此,瑞克和沃夫还是企图营救索仁,但是抵达时已经太迟,没能阻止治疗)(下一代:《The Outcast》)
  • 2369年迈尔斯·奥布莱恩首席工程师在深空九号上采取了行动,这影响了一队猎人针对他们的猎物,一名托斯克人的一次狩猎行为。这狩猎是他们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空间站站长本杰明·西斯科中校认为对狩猎行为的干涉违反了最高指导原则。西斯科认为,如果出现了一次允许这种干涉的先例,会使得托斯克人得到寻找联邦庇护的正面反馈;然而事实上,托斯克人将这种庇护请求视为一种耻辱。奥布莱恩的行为帮助了这名托斯克人逃出了猎人的魔爪,却也使得他自己在星际舰队的服役记录上有了一次批评记录——尽管他辩解说,他允许了猎人们在深空九号之外继续他们的狩猎,因此他的行为只是将狩猎行为返回到它影响空间站之前的状态。不过,西斯科私下里却支持奥布莱恩的动机,并悄悄地帮助奥布莱恩:他命令安全官奥多去阻止奥布莱恩……动作要慢。(深空九号:《Captive Pursuit》)
  • 同样在2369年,西斯科中校提供了一个让厄尼斯人诺厄尼斯人从他们的卫星监狱中离开的机会。朱利安·巴希尔医生提醒他说,这样做可能被认为是“帮助越狱”,是干涉当地社会法律系统的行为。西斯科回应他说,作为指挥官,他相信联邦会考虑到充满了犯人们身体系统的人造微生物的因素而将他们视为已经脱离了原本社会环境的个体。他表示,这种微生物使犯人们长久以来反复死去与复活,已经让他们承受了远超出他们由于原本所犯的罪所应得的惩罚,这使得最高指导原则不再适用。不过这个行为究竟是否违反了最高指导原则最终只是理论上的讨论,因为事实上由于所有犯人在离开了这颗卫星上的微生物后都无法生存,最终没有一个当地犯人离开了。(深空九号:《Battle Lines》)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