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法记忆
Advertisement
多重现实
涵盖多条平行时间线的信息

镜像宇宙中的版本参见 杜沃克(镜像宇宙)
"恕我直言,杜沃克先生……放松点。"
——凯瑟琳·珍妮薇2373年 (《Worst Case Scenario》)
杜沃克是一名24世纪瓦肯星际舰队军官。他于2289年进入星舰学院。毕业后,他于2293年联邦星舰精益号(USS Excelsior)的舰长苏鲁田光手下服役。他在2349年离开了星际舰队,但一段时间后,他重新加入了星际舰队。他曾在联邦星舰怀俄明州号(USS Wyoming)上服役,后来成为战术官安全官,并在凯瑟琳·珍妮薇舰长指挥的联邦星舰航海家号的七年回家路上担任安全官和二副。(航海家号:《Caretaker》,《Flashback》,《Prime Factors》,《Gravity》,《Repression》等)
Young Tuvok, Flashback

少年时的杜沃克

Young Tuvok

青年时的杜沃克

杜沃克,T'Meni的儿子,出生于星历38774(2264年)。

十几岁时,他与一个名叫贾拉(Jara)的Terrelian女孩坠入爱河,后者是一名驻扎在瓦肯的Terrelian外交官的女儿。他违背了瓦肯人的教义。因此,杜沃克经历了“一见钟情”的磨难。为了接近贾拉,杜沃克会不惜一切代价。不幸的是,贾拉不领情,因为她自己已经有了中意的男孩子。杜沃克选择了离开她。后来,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与一位瓦肯长老单独学习,在那里他学会了克制自己的情绪。

后来,作为tal'oth仪式的一部分,他必须在瓦肯沙漠中独自生存四个月,他唯一的工具就是一把仪式用的刀。

星舰学院[]

杜沃克在2289年进入了星舰学院,当时他25岁,但他发现很难适应。他发现他很难应对人类以自我为中心的天性,但他坚持了下来,因为这是他父母的愿望,他觉得他有义务实现他们的期望。他在学院的经历一直伴随着他,直到他的第一次任务。

在《Flashback》的第一稿剧本中,杜沃克的父亲被设定为向杜沃克施压以强迫他加入星舰学院。不过在最终剧本中,施压者被改成了他的父母。

星际舰队早期服役经历[]

联邦星舰精益号[]

Tuvok, 2293

杜沃克少尉2293年

杜沃克于2293年星舰学院毕业后,被指派为联邦星舰精益号的低级科学官。他和另外两名军官共用7号甲板的公共宿舍。两个月后,杜沃克在精益号试图从克林贡流放地Rura Penthe营救詹姆斯·T·柯克伦纳德·麦考伊时在场。尽管星际舰队下令不必尝试营救,但苏鲁还是冒险前去营救柯克。杜沃克就苏鲁舰长违反命令向他提出抗议,但没有效果。然而,几十年后,更加老成的他认为,他当时也不一定是对的。

在随后与克林贡巡洋舰在星云的战斗中,瓦尔丹(Valtane)死在了杜沃克的怀里。瓦尔丹携带的一种外来病毒传染了杜沃克,它伪装成了一个被压抑的记忆片段。病毒后来在2373年发作,当时杜沃克在航海家号上服役。病毒后来被医生治愈。

根据《Flashback》一集,杜沃克在精益号上服役时29岁。
在剧本初稿中,杜沃克在正式入役的两个月后对苏鲁营救柯克和麦考伊提出了抗议。但在剧本终稿中,时间被改为了“不到两个月”。

杜沃克也是反对史波克联盟星际联邦克林贡帝国的主张的人之一。

退役返回瓦肯[]

精益号在贝塔象限的三年任务结束后,杜沃克因为受不了与人类打交道而辞职。他在精益号的经历似乎并不愉快。在杜沃克看来,人类总是相信银河系中的每个人都应该像他们一样,都应该接受他们的幽默感和人类价值观。他对人类和星际舰队有这样的看法,毫无疑问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是自愿想去那里的。

在《Flashback》的初稿剧本中,杜沃克说他“并不总是”喜欢他在学院和精益号的经历,这表明他的一些经历并不令人愉快。这些经历在剧本的最终稿和拍摄时被描述成“绝对令人不快”。

杜沃克最终决定回到瓦肯,在那里教学。然后,他开始进行柯林纳训练(kolinahr),并隐居了几年;六年后,Pon farr期的出现中断了这一进程。在2304年与T'Pel结婚并生下四个孩子后,杜沃克决定在离开星舰50年后重返星际舰队。照顾孩子让杜沃克明白,自己之前作出的决定并不都是明智的。

在《Flashback》的剧本初稿中,杜沃克没有提到进行过柯林纳仪式。对于他在那段时间所做的事情,他给出了另一种说法。他说:“这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故事……但我要说的是……瓦肯人和克林贡人显然永远不应该进行浪漫的交往。”在剧本的最终稿中,这一经历被柯林纳训练的经历所取代。

重返星际舰队[]

杜沃克最终认识到他可以从人类等其他种族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于是于2349年重返星际舰队,并在联邦星舰怀俄明号上担任少尉

在《Flashback》的初稿剧本中,杜沃克被设定为在波兹曼号上服役,而不是在怀俄明号服役。但在最终稿中,杜沃克被设定为了后者。
《Repentance》的最终稿中,珍妮薇说“杜沃克在过去67年里一直是星际舰队的安全官”,暗示他在2310年前就回到了星际舰队。不过最后,它被改成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他16年的星舰学院教学生涯中,杜沃克曾教过数千名学员。后来他在联邦星舰航海家号上重新担任这个角色,以便指导前马奇游击队队员学习星际舰队的规章制度。他还担任过伊琪布(Icheb)的教师,后者在他的激励下决定加入星际舰队。 杜沃克于2356年第一次见到凯瑟琳·珍妮薇。杜沃克在三名星际舰队上将面前批评了珍妮薇,因为她在第一次指挥时没有遵守适当的战术程序。尽管这次遭遇当时挫伤了珍妮薇的“人类自信心”,然而,她后来明白,杜沃克是对的,从2365年开始,珍妮薇开始相信杜沃克的“明智而又不折不扣的符合逻辑的建议”。

在2374年的《Revulsion》一集中,珍妮薇说她在过去的九年里一直依赖杜沃克的建议。然而,在《Fury》一集中,杜沃克说他和珍妮薇已经相识了“大约二十年”。

24世纪60年代中期,杜沃克被临时指派到木星站。在那里,他经常给珍妮薇写信。

这大概是发生在2367年之前,杜沃克在《Phage》中提到的“过去四年”的开始日期。他形容这是他对她进行“心理观察”的开始时间。
《Death Wish》的初稿剧本中提到如果Q没有让乔迪·拉·弗吉出生,杜沃克将最终成为联邦星舰进取号-D的轮机长。

联邦星舰航海家号[]

杜沃克的安全授权码是杜沃克-π-α。

在马奇游击队当间谍[]

杜沃克中尉在2371年担任凯瑟琳·珍妮薇上校的安全官时,奉命潜入前星际舰队军官查可泰指挥的马奇飞船Val Jean号中。在他的间谍任务期间,有一次,杜沃克在恶地附近的一个殖民地进行侦察,他在那里的贝久神庙遇到了一名叫作蒂罗·阿纳迪斯(Teero Anaydis)的贝久人。蒂罗实际上是一名狂热的马奇游击队队员,负责反情报工作。他知道杜沃克的间谍身份,但却把这件事保密。在把杜沃克弄晕后,蒂罗抓住了他,并对其进行了精神控制。这导致他在6年后通过传达“Pagh t'em far,B'tanay”这句话来启动一个马奇复活计划。

后来,杜沃克在搭乘Val Jean号逃离恶地里的一艘卡达西飞船时,前者被一股能量波击中,将它传送到了银河系的另一边——德尔塔象限。在寻找失踪的Val Jean号时,航海家号也被能量波击中,传送到了德尔塔象限。杜沃克得以与他的星舰和舰长团聚——这让查可泰非常沮丧,他不得不面对杜沃克其实是联邦间谍的事实。当Val Jean号神风撞击卡松人的战舰后,两艘船的船员被迫合并,杜沃克成为了航海家号的安全官二副

根据《星际迷航百科全书》,杜沃克在航海家号踏上七年回家路时107岁。

第一年(2371年)[]

杜沃克证明汤姆·派瑞斯谋杀了一位Banean科学家,而他的妻子也被抓获。这些科学家的记忆显示派瑞斯犯了谋杀罪。杜沃克后来通过与派瑞斯心灵融合证明后者并不是真正的凶手,因为真正的凶手比派瑞斯矮。

在拜访Sikarians时,航海家号的船员们了解到他们拥有在短时间内跃迁出数万光年的科技。然而,由于最高指导原则以及当地人的技术封锁,航海家号不能得到那项科技。杜沃克违抗珍妮薇船长的命令,尝试买到这项科技。然而,船员们发现这项技术与航海家号不兼容,杜沃克遭到了珍妮薇的斥责。

杜沃克成功找出了给卡松人秘密提供科技的间谍塞斯卡(Seska),一个曾在查可泰的船上服役的卡达西间谍,通过整容手术被改造成贝久人。但杜沃克还没来得及逮捕她,她就逃跑了。

那年晚些时候,杜沃克试图营救在“Beowulf”全息程序中失踪的哈里·金。一种能量生物被困在了程序中,为了报复,它把金能量化了。杜沃克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但在医生将它救出全息甲板后,两人都被重新物质化。

Komar人袭击了杜沃克和查可泰操控的穿梭机,造成杜沃克受伤,查可泰脑死亡。Komar人有能力进入别人的思想并控制他们,它控制了杜沃克,杜沃克接管了航海家号的指挥权,命令它进入星云。但船员们最终将Komar人从杜沃克体内驱逐了出去,航海家号成功脱险。

他还试图训练前马奇游击队队员达到星际舰队的标准。四名前马奇游击队队员对杜沃克非常不满,杜沃克对他们非常严格。在一次系统故障中,他们联合起来互相拯救,最终彼此尊重了对方。

然而,虽然在预告片和节目中都提到了杜沃克的军衔是中尉,但在节目中,他的军衔标志出现了明显的错误。他的军衔标志直到《Cathexis》才被修正为代表中尉的两个小点。

第二年(2372年)[]

在与波塔人Botha)接触的过程中,杜沃克看到了妻子T'Pel的幻象。

他和朵芮丝在一起寻找tellerium时被Mokra逮捕,并因阿尔萨斯抵抗运动(Alsaurian resistance movement)的“情报”而受到酷刑。航海家号与第三治安官奥格里斯(Augris)取得了联系,他们随后被珍妮薇救了出来。

TuvokViolent2372

2372年,杜沃克由于与Suder心灵融合,终于无法克制内心的暴力倾向

前马奇游击队队员Lon Suder被指控杀害一名船员,杜沃克与Suder心灵融合,以了解他的动机。但由于心灵融合导致的情绪转移,杜沃克表现出来自自Suder的暴力倾向。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杜沃克最终能够控制这些倾向,并继续帮助Suder。Suder在一次卡松袭击中牺牲自己以光复航海家号后,杜沃克为他祈祷,希望Suder在死后能找到他生命中所逃避的和平。

在星历49301.2,杜沃克作为奎恩(Quinn)——一个想死的Q的律师。按照瓦肯人的习惯,不想活下去的老年人和体弱者将自愿接受安乐死,但医生没有合法权利。杜沃克重新担任奎恩的律师,以捍卫他作为一名有知觉物种的权利。

当珍妮薇第一次接触德拉扬人(Drayan)时,杜沃克驾驶的穿梭机在德拉扬星的卫星上坠毁。杜沃克发现了三个受惊的孩子,他们告诉杜沃克,德拉扬人把他们送到月球上去等死,并请杜沃克帮助他们躲藏起来。第二天,杜沃克发现其中两个孩子不见了。在附近的一个山洞里,他找到了他们的衣服,但没有找到孩子们。当德拉扬人登陆这颗卫星时,杜沃克试图保护最后一个名叫特雷莎(Tressa)的孩子。但德拉扬人解释说特雷莎已经96岁了,他们种族的衰老过程与人类是正好相反的。特雷莎并不是被带到那里送死,而是自然死亡。杜沃克和特雷莎站在一起,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安慰她。

那年晚些时候,一次传送故障导致杜沃克在分子水平上与尼利斯(以及一颗植物)融合,形成了一个新的个体——Tuvik。Tuvik既有两个人的记忆,又兼有他们的个性。医生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找到一种方法,使杜沃克和尼利斯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当珍妮薇和查可泰被一种外星疾病感染后,他们被迫留在一颗M型星球上,留下杜沃克指挥不安的船员。在船员们的坚持下,他决定向维迪安人的医生丹娜拉·佩尔(Danara Pel)寻求治疗。后者在医生为她治疗噬菌体感染时与医生产生了浪漫关系。

杜沃克在卡松人夺走航海家号,并把船员丢在一颗蛮荒星球上时帮助了船员生存。

第三年(2373年)[]

2373年,杜沃克由于记忆抑制片段激活而精神崩溃。为了治好自己,他不得不和珍妮薇进行心灵融合。两人一起回忆起了杜沃克在苏鲁田光指挥的联邦星舰精益号上度过的时光。他们发现一种外来病毒侵入了他的大脑并潜伏了多年。医生用放射性物质消灭了病毒。

在两年前,杜沃克面对航海家号和马奇游击队队员的合并时,他写了一个名为“起义α”的演习模拟,以防马奇游击队队员在航海家号上发起叛乱。然而,当他意识到船员们相处得比他预期的要好时,他删除了这个程序,担心它会引发他想要阻止的叛乱。在全息甲板的日常维护过程中,贝拉娜·朵芮丝偶然发现了这个程序,误认为是一部全息小说。船上的许多人开始使用这个程序消遣。当珍妮薇鼓励杜沃克把这个程序写完时,他和汤姆·派瑞斯发现,在一年多前逃跑的间谍塞斯卡篡改了程序,计划杀死任何访问参数文件的人。幸运的是,珍妮薇在全息甲板外协助他们,使他们拥有了优势。在与塞斯卡的决战中,杜沃克把一支相位枪过载,然后将其交给她,装作是缴械投降。全息塞斯卡被杀死了,程序也结束了,派瑞斯和杜沃克成功逃离。

Tuvok, 1996

杜沃克在1996年的洛杉矶,他戴上了帽子以挡住自己的耳朵

航海家号被联邦星舰万古号意外带回了1996年。航海家号试图阻止一次发生在平行宇宙的毁灭性爆炸,这次爆炸将在29世纪摧毁太阳系。这次爆炸是由亨利·斯塔林(Henry Starling)引起的,他意外捡到了一艘29世纪的时空舰。杜沃克和派瑞斯联系了天文学家Rain Robinson,以协助航海家号阻止斯塔林使用万古号穿越到29世纪,并导致那场灾难。当斯塔林下令杀死Robinson时,杜沃克和派瑞斯救了她。他们还解救了被一个准军事组织劫持为人质的查可泰和朵芮丝。杜沃克和航海家号的船员摧毁了万古号,并被主宇宙的万古号根据时间最高指导原则送回了2373年的德尔塔象限。

杜沃克试图营救被蒂兰(Tieran)控制的凯斯。蒂兰是一名古代军阀领袖,他利用凯斯的特殊能力夺回了整个星球的控制权。杜沃克领导了营救凯斯的外遣任务,成功让凯斯恢复了正常。

在一次遭遇中,杜沃克和查可泰遇见了萨卡里人(Sakari),萨卡里人以为航海家号会攻击他们。他们的祖先被另一个强大外星种族的袭击逼到了地下,杜沃克和查可泰发现幕后凶手是博格人

那年末,他说服了一个出现在全息甲板上的孤独外星人让航海家号离开困住他们的星云。她想让他和她呆在一起,但他说服她辞职,这样她就可以回家和别人在一起了。

他和尼利斯一起帮助Nezu人抵御敌人的攻击,并揭露了一个间谍。这件事也让他和尼利斯走得更近了。

第四年(2374年)[]

2374年,杜沃克被珍妮薇舰长提升为少校

在这一年,航海家号与博格人临时结盟期间,杜沃克陪同珍妮薇登上博格方块,帮助研发了一种对付8472种族的武器。博格人试图在他们身上安装临时的神经收发器,但他们坚持让博格派出代表代替他们进行口头交流。正是这件事让九之七登上了航海家号。不久后,杜沃克试图帮助凯斯稳定她的心灵感应能力与心灵融合,但他无法控制住,凯斯转换成能量离开了船。杜沃克随后点燃了一支蜡烛,以纪念他失去的学生。

杜沃克还将把查可泰从沃里人(Vori)手中解救出来。沃里人给查可泰洗脑,让他在他们的军队服役,并参加战争。杜沃克提醒查可泰,他是探索银河的冒险家,而不是一名战士。

当九之七的纳米探针重新启动,导致她试图重返博格集合体时,杜沃克与珍妮薇试图把她带回来。他们跟着九之七到了一颗星球,那里有她父母的船渡鸦号的残骸。在那里,他发现了激活了九之七纳米探针的博格机器,并将其关闭,从而结束了危机。

杜沃克为了在一颗人们都拥有心灵感应能力的星球上证明他是无辜的,他将自己的暴力倾向转移到了幕后凶手那里,以成功解救了被扣留的船员。

杜沃克和九之七被希罗珍人(Hirogen)抓获。他们将被活剥皮肉,骨头将被用作战利品。航海家号制造了一个黑洞摧毁希罗珍飞船,在那之前,航海家号把他们两个传送了出来。

杜沃克证明一名叫作科文(Kovin)的恩撒拉(Entharan)商人掳走了九之七,但没有伤害她,而是收集她的纳米探针,正如九之七猜的那样。科文的干扰器意外导致了九之七体内的纳米探针被激活,并触发了九之七被抑制的记忆。

在希罗珍人占领航海家号期间,他们把船员作为了全息甲板狩猎游戏的一部分。杜沃克扮演了一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法国抵抗组织队员。他担心九之七是“纳粹间谍”,并告诉珍妮薇,如果属实,他们应该杀了她。

第五年和第六年(2375-2376年)[]

杜沃克后来研发了多重相位护盾,该技术用在了航海家号的探测器上,后来被用于设计德尔塔飞艇

他与萨曼莎·怀尔德曼(Samantha Wildman)和汤姆·派瑞斯一起,在一颗被离子风暴包围的星球上坠毁。他们在氧气即将耗尽时获救,在此过程中,杜沃克安慰怀尔德曼不必太过担心自己的女儿,并提到他自己的小女儿已经离开他四年多了,但他相信她和家人在一起会很安全。

在另一次任务中,他和汤姆·派瑞斯的穿梭机在另一个星球上坠毁,他们遇到了诺斯(Noss)。诺斯帮助他们在这个充满敌意的星球上生存下来。诺斯爱上了杜沃克,但杜沃克由于是瓦肯人,无法作出回应。

2376年,杜沃克因勇敢行为而受到17次嘉奖。那一年,当他带领外交使团返回时,被一种隐形生物袭击,后来发现是巴尼特人(Ba'Neth)袭击的他。当他从休克中恢复时,他的大脑功能严重受损,表现出强烈的情绪。尼利斯照顾他直到医生找出对策。

杜沃克陪同珍妮薇船长和九之七在一颗正处于核冬天的星球上考察了上面的生命信号。在那里,他们无意中唤醒了一支处于冬眠状态的瓦德瓦人(Vaadwaur)军队,他们不知道这些军队是否怀有敌意。在其余的营被唤醒后,杜沃克提出了一个计划——与瓦德瓦人合作逃离这个星球。不幸的是,瓦德瓦人背叛了他们,试图占领航海家号。杜沃克和盖德林(Gedrin)在与图里人(Turei)建立临时同盟后,利用了轨道上的一颗废弃的瓦德瓦卫星。他们最终逃脱了瓦德瓦人。

杜沃克和九之七被一个名叫潘克(Penk)的外星人抓获,并被强迫参加一种叫作Tsunkatse的致命搏斗游戏。九之七开始拒绝参加,但最终由于杜沃克受伤,而潘克拒绝给他治疗,而被迫参加。他们最后被航海家号采取强制措施救了出来。

杜沃克帮助逮捕了一伙冒充珍妮薇、查可泰和他自己偷东西的骗子。

当已经步入老年的凯斯回来试图毁灭航海家号时,杜沃克与凯斯对质。凯斯责怪珍妮薇让她白白浪费了了青春。但其中一条时间线中的凯斯穿越到过去的行为扰动了时空统一体,让珍妮薇舰长提前预知到了凯斯的行为,化解了危机。

当朵芮丝和金被困在一颗L级行星上时,杜沃克在航海家号搜寻他们的两个周里根本就没有睡觉。汤姆·派瑞斯在看见杜沃克在舰长的座位上打鼾时,非常兴奋地叫醒了他。

第七年(2377年)[]

TuvokAssimilated2377

十二之三

航海家号漫漫回家路的最后一年给杜沃克带来了许多经历。杜沃克、珍妮薇和朵芮丝注射了一种病毒,并尝试被博格人同化,以摧毁零号联合矩阵,挫败博格女王的计划。医生给他们三个接种了疫苗,以防止他们失去自主意识,完全变为博格个体。然而,杜沃克的疫苗效果过早地消失了。尽管他一直试图通过回忆自己的家庭和过去的记忆来维持自己的个体意识,但最终他的思想还是被完全同化。于是,他成了一个真正的博格个体,编号十二之三。然而,任务仍然成功了。他们的植入物被移除,博格个体再次成为杜沃克。他花了一段时间才完全恢复过来。

杜沃克尝试从死亡的博格个体那里获得一个脑皮层节点,以取代九之七出现故障的节点。但由于博格人已经死亡,节点不好用。

他还试玩了医生自己编写的全息小说——《光子自由记》。在航海家号与星际舰队可以取得较为稳定的联系后,医生已经把小说转发给了位于星际联邦星域内的一个出版社,但他的小说被未经允许就发布了。医生展开了争取自己人权的斗争。尽管他最后还是没有被划定为生物,但他被赋予了“艺术家”的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杜沃克指出,医生创造了一件原创作品,而纯粹的人造物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2377年,杜沃克从他的儿子塞克(Sek)那里收到了一条关于他音乐研究的信息,这条信息来自航海家号接收的来自星际联邦的数据流。但航海家号的船员不知道的是,贝久激进分子蒂罗·阿纳迪斯截获了通讯,并隐藏了一条被设置为瓦肯人脑电波模式的信息。这导致杜沃克被压抑的记忆片段被激活,他开始“重新振兴马奇游击队”。杜沃克开始攻击船上的前马奇游击队队员,并通过心灵融合给他们下达暗号。前马奇游击队队员控制了航海家号,并打算把航海家号的星际舰队军官丢到德尔塔象限的一颗星球上自生自灭。然而,杜沃克恢复了精神控制,并再次使用心灵融合消除了马奇游击队队员的狂热状态。

Tuvok, 2378

2378年的杜沃克

在朵芮丝怀孕后,杜沃克给了派瑞斯一些当父亲的建议。

在Quarren人把航海家号的船员掳走当劳工,并抹去他们关于航海家号记忆后,杜沃克由于未知原因成功回忆起他的过去。杜沃克被设定为热离子转换方面的专家,但在被Quarren警卫逮捕后,他的职位被查可泰代替,自己则即将被进一步抹去记忆。

杜沃克加入了尼利斯的营救行动。派瑞斯和凯里(Carey)被弗林(Verin)劫持为人质。凯里被弗林杀死后,杜沃克和医生冒充当地人潜入,击昏了韦林和他的警卫,并营救了尼利斯和派瑞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