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多重现实
涵盖多条平行时间线的信息
James Kirk, 2371.jpg
詹姆斯•柯克 2371年
性别: 男性
种族: 人类
隶属于: 星际联邦
星际舰队
军衔: 上校
职务: 星际舰队军官
编号: SC937-0176CEC
状态: 已故(2371年
出生: 2233年3月22日
地球美利坚合众国爱荷华州
死亡: 2371年
Veridia 3号星
父亲: 乔治•柯克
母亲: 薇诺娜•柯克
兄弟姊妹: 兄弟:乔治•塞缪尔•柯克
婚姻状况: 丧妻
子女: 戴维•马库斯
其他亲戚: 格洛(岳父)
奥兰莱•柯克(嫂子)
彼得•柯克(侄子)
姓名不详的2位侄子
提比略•柯克(祖父)
詹姆斯(外祖父)
演员 威廉•夏特纳
James Kirk, 2265.jpg
詹姆斯•T•柯克,2265年
镜像宇宙中的版本参见 詹姆斯·T·柯克(镜像宇宙)
不要让他们晋升你。不要让他们调任你。不要让他们做任何让你离开那艘星舰舰桥的事,因为当你在那时,你可以惊天动地。
——詹姆斯·T·柯克2371年(《星际迷航:日换星移》)

詹姆斯·提比略·柯克(James Tiberius Kirk)是23世纪星际舰队的一名人类男性军官。他被公认为是星际舰队历史上最著名且贡献最大的星舰舰长之一。作为宪法级星舰进取号进取号-A的指挥官,柯克以一名探索者、军官、时空旅行者和外交官的身份为星际联邦而工作。

他的事迹是24世纪的星际舰队学员在学习早期舰队历史中的必读内容(《星际迷航:日换星移》;航海家号:《Q2》),包括违反最高指导原则去挽救濒临灭绝的菲洛斯人,拯救巴赞和Chenari人,以及打破进行最多第一次接触的记录。(航海家号:《Q2》)这个记录直到24世纪70年代才被凯瑟琳·珍妮薇舰长所打破。她是探索德尔塔象限的第一位联邦舰长。(航海家号:《Friendship One》)

早年 编辑

詹姆斯·提比略·柯克(”吉姆“)是十九世纪的一名美国拓荒者的后裔。(原初:《Spectre of the Gun》)

他在2233年3月22日出生于地球上的美国爱荷华州。(原初:《The Deadly Years》;《星际迷航:抢救未来》;《星际迷航:终极先锋》;进取号:《In a Mirror, Darkly, Part II》)他的父母是乔治·柯克薇诺娜·柯克。他的名字”詹姆斯“来自于外祖父,而”提比略“来自于祖父。(动画系列:《Bem》;《星际迷航:未来之城》;《星际迷航(2009)》)他还有一个哥哥,乔治·塞缪尔·柯克原初:《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Operation -- Annihilate!》)。

2246年,柯克正住在塔尔苏斯IV号星上,这座有八千名居民的殖民地发生了饥荒。科多斯总督信仰旧时的优生学而且没有发现即将赶来的援助船。于是他杀死了他认为最不可能幸存的四千名殖民者来挽回局面。十三岁的柯克是大屠杀的九名目击者之一。(原初:《The Conscience of the King》)
在《The Conscience of the King》的初稿中,柯克被设定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被科多斯杀害,以及他领导的一支掠夺军。即使是在剧本的最终稿里,柯克看到的屠杀场面还是比最后播出中的要多。而且被屠杀的人中还有柯克的朋友(不过不再有家人了)。另一个未知的剧本中把柯克设定为一名没有家庭的年轻的星舰学院学员。

星际舰队学院 编辑

星际联邦在我们的训练上花了不少心思,现在是时候回报他们的付出了。
——詹姆斯·T·柯克2267年(《Errand of Mercy》)

Finnegan

芬尼根,2252年

2252年,柯克在旧金山星舰学院开始了为期五年的学员时代。(原初:《Shore Leave》,《The Apple》)他后来承认他的父亲是他加入星际舰队的动力。(《星际迷航(2009)》)

在学院的第一年,一名叫芬尼根的爱尔兰恶霸注意到了柯克。那些高年级学员在课余时间常常欺辱“小吉米”。十五年后,当柯克在一颗上岸度假星球上遇见幻象时,他立即想到了芬尼根并狠狠地揍了他。(原初:《Shore Leave》)

在柯克还是学员时,他与本杰明·芬尼上尉就结为了朋友,这段友谊一直持续到他们在联邦星舰共和国号服役时。他们当初的关系非常好,芬尼甚至把他的女儿起名为Jame Finney。(原初:《Court Martial》)

柯克以一名学员的身份去阿克萨纳星参加了一次成功的和平任务,为此他获得了星际舰队指挥部授予的阿克萨纳和平任务棕榈叶奖章。(原初:《Court Martial》,《Whom Gods Destroy》)

柯克在学院还认识了一个人,他将再次出现在柯克日后的星际舰队生涯中。他是一名出色的老师,叫做约翰·吉尔,他还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教授和文化观察员。(原初:《Patterns of Force》)柯克也研究了伊扎的加斯舰长的事迹,特别是他在阿克萨纳的出色任务。加斯舰长也成为了柯克敬仰的英雄。(原初:《Whom Gods Destroy》)同时,柯克还想见一见被称为“考古医学的巴斯德”的Roger Korby医生。(原初:《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他还从克林贡将军Korrd那里学到了军事战略。(《星际迷航:终极先锋》)他还在星舰学院参与了Nomad探测器的试飞。(原初:《The Changeling》)

柯克还训练过应对超负荷电路。(原初:《Dagger of the Mind》)

在训练指挥技能期间,柯克接受了小林丸号测试。这个测试旨在评价学生在面对必败的战斗或救援行动时的反应。柯克不接受这种失败,在他第三次参加测试时,他偷偷修改了模拟程序并因此成为了学院历史上唯一通过此项测试的学生。而且他因具有创造性的思维而受到了表彰。(《星际迷航:可汗之怒》)

低级军官 编辑

柯克正式入役为一名星际舰队军官,服役编号SC937-0176CEC。(原初:《Court Martial》)

23世纪五十年代,就在他认识芬尼上尉几年后,他被晋升为少尉,在共和国号上与本·芬尼上尉并肩作战。但柯克记录了芬尼上尉的一个重大失误,导致芬尼收到处分并失去了继续晋升的机会。(原初:《Court Martial

2255年,柯克升为上尉。这名年轻的上尉在Neural星球上执行了他的第一次行星调查任务。柯克认识了这颗星球的原住民山地人泰里并和他成为了好朋友。柯克在报告中将之描述为一种原始但正蓬勃发展的文明。柯克认为应当对这颗星球不加以干涉并得到了星际舰队的批准。(原初:《A Private Little War》)

2257年,他在加洛维特(Garrovick)舰长手下服役。柯克第一次的深空任务也是在加洛维特的联邦星舰法拉古特号上执行的。他被分配到相位炮控制室担任相位炮手。(原初:《Obsession》)

2257年,法拉古特号在第谷IV号星附近遭遇了dikironium云团生命体。它杀死了加洛维特舰长在内的两百名船员。柯克在法拉古特号的记录磁带中坚称自己该为这次灾难负责,因为他由于失去意识而没能及时向那个生物开火。但法拉古特号的大副则说,“柯克上尉是一名十分英勇的年轻军官”。(原初:《Obsession》)

23世纪50年代,柯克上尉在星际舰队学院担任过一段时间的教授。

五年任务 编辑

USS Enterprise (NCC-1701), remastered

联邦星舰进取号(NCC-1701)

柯克在23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星际舰队服役时得到了晋升,军衔迅速提高。

2265年,柯克32岁时,他从克里斯多弗·派克上校手中接管了联邦星舰进取号(USS Enterprise NCC-1701)。(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柯克认为是自己的父亲乔治·柯克鼓励他加入的星际舰队,后者至少活到了柯克成为进取号的舰长的时候,并经常以他为骄傲。(《星际迷航(2009)》)

此外,柯克还结识了派克指挥期间的科学官史波克,一个瓦肯人。他成为了进取号大副。(原初:《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柯克还请求加里·米切尔中校和他一起执行第一个外遣任务(原初:《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以及指挥着本·芬尼。(原初:《Court Martial》)

2266年,柯克曾住在12号甲板上。后来,他搬到了5号甲板的“3F 121”房间里。(原初:《Mudd's Women》,《Journey to Babel》)

第一年 编辑

USS Enterprise leaving galactic barrier, remastered-0

进取号2265年

柯克在2265年2270年指挥的五年任务使他成为太空探索的传奇人物。(航海家号:《Q2》)除了“探索未知的新世界,寻找新生命和新文明”以外,他还接受了调查类星体等常规任务。(原初:《The Corbomite Maneuver》,《The Galileo Seven》,《Return to Tomorrow》)

柯克和米切尔不止一次共同参加了外遣任务,其中包括在Dimorus星的一次。他们在那里遇到了会射出毒镖的类似啮齿动物的生物,米切尔救了柯克的命,但自己也险些丧生。(原初:《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他们后来访问了Deneb IV,在那里至少有三次,米切尔能够与当地人进行长时间的心灵感应交流,理解率达到80%及以上。一天晚上,米切尔与一名女性土著的对话对他产生了不良影响。柯克后来说,他自从那时开始就一直很担心米切尔。作为双关语,柯克称这个女孩为“新星”。(原初:《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Kirk and Spock in briefing lounge playing chess

柯克面对未知

在Aldebaron殖民地停留后,进取号尝试确定星舰勇敢号的下落。在发现了勇敢号的灾难记录仪后,进取号继续前进,并第一次遇到了银河系边缘的大屏障。它解释了早期飞船探索银河系边缘时发生的灾难。进取号没能突破大屏障,甚至差点没能回来。由于曲速引擎严重受损,进取号在脉冲动力下缓缓飞向Delta Vega站。这道屏障导致了舵手加里·米切尔的变化,他开始迅速发展自己的精神力量,最终导致他丧失了自己的人性。柯克没有接受史波克立即杀掉米切尔的建议,而是犹豫了片刻,这导致领航员Lee Kelso不幸被米切尔杀害。在Delta Vega表面,米切尔最终在Elizabeth Dehner博士的帮助下被柯克杀掉。(原初:《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悲剧发生后,柯克重新安排了舰桥成员。史波克中校仍然是科学官,同时也是进取号的大副;新的首席医疗官伦纳德·麦考伊医生取代了Mark Piper;蒙哥马利·斯科特仍然是轮机长乌乎拉上尉成为了通讯官苏鲁田光成为了舵手。柯克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并没有固定的领航员。(原初:《The Corbomite Maneuver》,《Catspaw》,《Amok Time》,《Who Mourns for Adonais?》)

第二年 编辑

McCoy administering antidote to Kirk

麦考伊给柯克注射药物以治疗polywater 病毒

星历1512.2,柯克与第一联邦取得了第一次接触。当时进取号被Balok舰长指挥下的Fesarius号拘留。两位舰长都在疯狂地虚张声势,柯克一直挂着扑克脸。Balok舰长最后非常友好地渴望与星际联邦进行文化交流。(原初:《The Corbomite Maneuver》)

在星历1533.6,进取号与一个神秘的外星文明Thasians进行了短暂的第一次接触。柯克与进取号的来访者查理·伊万斯互动时,展示了高超的柔道技术。当查理的“老师”想让他回到Thasians人身边时,柯克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原初:《Charlie X》)

Romulan commander, 2266

罗慕伦指挥官

柯克在星历1709.2击退了已经有一个多世纪没有与星际联邦进行接触的罗慕伦侵略者。罗慕伦战舰装备了隐形装置和强大的等离子鱼雷系统,摧毁了位于罗慕伦中立区的四个联邦前哨站。柯克率领进取号与罗慕伦飞船交战并展开追击,最后罗慕伦飞船自毁。柯克和他的舰桥成员成为第一批与罗慕伦人进行视觉接触的星际舰队军官,罗慕伦人进取号的船员展示了他们的外貌。(原初:《Balance of Terror》)

进取号在星历2712.4到达了Exo III。在那里,Roger Korby博士在多年的研究后发现并开发了一种先进的机器人制造技术——一个早已灭亡的文明留下的遗产。Korby更换了自己受伤的身体,将自己的个性转移到了一个机器人复制品中,并为自己打造了一个美丽的伴侣Andrea。然而机器人Korby在发疯后,摧毁了自己。(原初:《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在这一集的结尾,有人私下问柯克有没有记录这一事件。正如他告诉史波克的那样:“Korby从来就没有在那里。”
在星历2817.6,柯克回应了Thomas Leighton博士的呼叫。他是Tarsus IV恐怖事件中的幸存者也是目击者。他怀疑一个巡回演出剧组的演员Anton Karidian是“刽子手”Kodos。柯克说服了Anton Karidian的女儿Lenore将剧组带到了进取号上。柯克和进取号工程人员Kevin Riley遭受的谋杀未遂案导柯克和Karidian(实际上是Kodos)对质,发现最近的谋杀是他的疯女儿的所作所为,她试图保护她饱受折磨的年迈父亲。(原初:《The Conscience of the King》)

第三年 编辑

Starbase 11 courtroom

柯克在军事法庭上

柯克被指控造成进取号的档案官本杰明·芬尼的死亡后,成为第一名面临军事法庭审判的联邦星舰舰长。柯克聘请了辩护律师Samuel T. Cogley,而柯克的前女友Flame Areel Shaw担任检察官。审判在星舰基地11号举行。当藏在进取号上的芬尼被发现伪造自己的死亡并嫁祸给柯克时,柯克被无罪释放。(原初:《Court Martial》)

史波克绑架了他在2267年由于一场意外已经严重残废的前任指挥官克里斯多弗·派克。史波克违抗柯克的命令,把他带上了进取号。在史波克设定去Talos IV的航线,并强制锁定了进取号的航向后,他决定自首,并接受军事审判。柯克成为了审判史波克的法庭的一名成员,除了他以外,审判员还有派克和门德斯准将的假象。史波克的罪行可以判处死刑——这是联邦法律中唯一可以判处死刑的做法。史波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星际舰队出色的舰长派克在塔索斯人的假象中度过正常的生活,由于派克崇高的名望,星际舰队决定不起诉史波克。(原初:《The Menagerie, Part I》,《The Menagerie, Part II》)

进取号来到Omicron Delta地区时,柯克希望安排他和他的船员来一次度假。当柯克和外遣队登陆调查一颗候选行星是否符合要求时,他们被自己看到现象的所困扰。实际上,那是一个古老文明把想法变为现实的先进技术导致的。(原初:《Shore Leave》)

在星历2124.5,一个自称Trelane将军(已退休),Gothos的乡绅的人阻挠了进取号的五年任务,柯克甚至还在虚拟法庭上被Trelane审判。尽管Trelane特别强大和难缠,但他仅仅是他种族里的一个孩子,而且在这方面表现得很差。(原初:《The Squire of Gothos》)

柯克在星历3045.6第一次接触了戈恩霸权和Metrons人。柯克发现位于Cestus III的星舰基地被摧毁,星际舰队命令进取号追击戈恩飞船,试图摧毁它。追击导致两艘飞船穿过了Metrons星域。Metrons是一个强大的和平主义文明,它终止了追击,并声称星际联邦和戈恩霸权都是野蛮人。柯克舰长和戈恩飞船舰长被强行从舰上传送到一颗荒芜的行星表面,Metrons人强迫两人决斗,威胁要摧毁失败者的飞船。柯克最终用自制的火炮获胜,但拒绝处决戈恩舰长。柯克的仁慈行为给Metrons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让两艘船都获得了自由。(原初:《Arena》)

进取号在星历3141.9发现了一艘古代冬眠船,星舰植物湾号。这艘飞船携带了地球优生战争中的强化人,他们通过低温保存延长生命。他们的领导人可汗·努尼恩·辛格勾引了进取号的历史学家Marla McGivers,并唤醒了他的同伴,企图在柯克阻止他之前夺取进取号,却被柯克和史波克阻止。柯克赞赏可汗的能力,他决定把他和他的同伴放逐到塞蒂-阿尔法5号星。在那里,之前的暴君可汗可以征服一整颗星球而不会伤害他人。(原初:《Space Seed》)

在星历3192.1,进取号卷入了Eminiar VII与Vendikar的战争。他们的战争通过计算机来进行,并在公民中标记“死亡”,尽职地向死亡室汇报。当进取号被宣布为目标,船员被命令死亡后,柯克摧毁了Eminiar人的电脑,迫使他们与敌人打交道;或者面临一场摧毁他们文明的战争。(原初:《A Taste of Armageddon》)

在史波克和麦考伊的陪同下,柯克在星历3196.1于采矿殖民地Janus VI发现了已知的第一个硅基生命形式。(原初:《The Devil in the Dark》)

在联邦和克林贡帝国之间的战争开始时,柯克和史波克亲自会见了Organian议会,试图说服那些表面上很落后的Organians人接受联邦的保护。在Organia星被克林贡人占领后,柯克和史波克开始对克林贡人的占领进行游击战,但Organians人显现了他们的纯能量形式并进行了干预,迫使战争结束,并签署了和约。Organians人预言,随着时间的推移,敌人最终会成为朋友。讽刺的是,他们的话在一个世纪后成真了。(原初:《Errand of Mercy》)

柯克决定弄清Deneva殖民地最近与外界断绝联系的原因,他发现一个蜂巢般的掠食飞行寄生虫的幻象杀死了他的兄弟George Samuel Kirk,而殖民地的幸存者也受到了它们的影响,并导致了大规模的精神错乱。麦考伊和史波克最终发明了一种杀死外来生物的方法。(原初:《Operation -- Annihilate!》)

在2267年,柯克最终决定让帕维尔·契诃夫担任进取号的领航员。

在星历3372.7,柯克违抗星际舰队的命令,让进取号航向瓦肯,以避免史波克受到Pon Farr期的危险后果。在T'Pau的主持下,柯克被迫参加了史波克的婚礼,并被疯狂的史波克“弄死”了。实际上,这是麦考伊的小把戏,把柯克用药物弄晕,从而尽快让柯克脱离危险。

在Halkan星上,一次传送机的故障将进取号的外遣队与一个镜像宇宙的外遣队互换。在镜像宇宙中,没有星际联邦,只有野蛮、残酷的地球帝国镜像柯克帝国星舰进取号的舰长,而大副则是留着胡子的镜像史波克

在一台被称为“行星杀手”的机器几乎摧毁了联邦星舰星座号以后,进取号收到了星座号的紧急呼叫并改变了航线。星座号的舰长Matt Decker准将用一架穿梭机自杀式地撞击机器后,柯克意识到足够高的能量能炸掉那台机器,驾驶星座号撞击了机器,并摧毁了它。

柯克、史波克和麦考伊在一颗M型行星上发现了已经失踪了150多年的曲速引擎发明者泽弗兰·科克伦,一种被称为“同伴”的能量生物使他一直年轻。应科克伦的要求,柯克没有记录这个事件。

在拜访联邦科学基地Gamma Hydra IV时,来自一颗彗星的不明辐射影响了柯克和外遣队,导致他们迅速衰老。柯克的衰老导致正在进取号上的Stocker准将解除了柯克对进取号的指挥权,直到麦考伊找到了治愈方法。柯克痊愈后,柯克再次用卡博米特从罗慕伦飞船的攻击中脱身。

第四年 编辑

在星历4523.6,进取号被派往空间站K-7。克林贡人、联邦官员,和无数各种恼人的琐事考验着柯克的耐心。柯克不知道的是,本杰明·西斯科联邦星舰挑战号的船员被贝久人从24世纪弄来以后,观察并协助了他;西斯科甚至得到了柯克的签名。(其实柯克以为他是在签署命令。西斯科告诉柯克,能和他一起服役是他的荣幸)

柯克发现了以20世纪20年代芝加哥帮派文化为基础的Sigma Iotia II的混乱社会,它起初让人费解,但他很快就对它产生了兴趣。柯克把各个帮派都团结在一个“老大”的领导下,Iotian成为联邦的保护国。

柯克于星历4211.4回到了他第一次星际舰队任务的地点Neural。克林贡人开始向原始的土著提供武器,导致他们向邻近的山民开战。柯克根据最高指导原则决定向Hill人提供同样威力的武器,这导致使冲突升级,但使双方处于平等地位。

在进取号发现约翰·吉尔未能按时向星际舰队报告后,柯克决定前往调查。柯克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法西斯社会,成为了一个类似纳粹德国的世界政府。柯克及时唤醒了被傀儡的吉尔,以避免Ekos与Zeon即将爆发的战争。

仙女座星系Kelvan帝国的军官在星历4657.5劫持了进取号,并准备回到仙女座星系。进取号经过Kelvan技术改造后,成为已知的第一艘穿越银河系大屏障的联邦星舰。进取号在柯克和他的高级军官阻止Kelvan军官并返回联邦星域之前短暂离开了银河系一段时间。

在星历4842.6,进取号发现了Amerind星,在那里,一个古老的种族,即Preservers人,拥有类似于美洲土著的文化,这些文化在过去几个世纪里已经濒临灭绝。当一次事故使柯克与外遣队分离并导致他失忆后,史波克被迫放弃搜索,以便指挥进取号阻止一颗小行星撞击Amerind星。几个月来,居民们把柯克当作一个叫做Kirok的神来崇拜。在那段时间里,柯克娶了一个妻子。在进取号返回并恢复柯克的记忆后,柯克得以激活Preservers人留下的古老行星防御系统,从而摧毁即将到来的小行星。

柯克在星历5027.3开始表现出奇怪的行为,并命令进取号穿过罗慕伦中立区。三艘罗慕伦战舰扣留了进取号,柯克和斯波克在罗慕伦飞船上遇到了指挥官,史波克伪造了柯克的死。随后,麦考伊对柯克进行了手术,这让柯克看起来像罗慕伦人,并得以潜入罗慕伦飞船并偷走它的隐形装置。利用这个装置,进取号进入隐形状态并逃往联邦星域,还带走了被俘的罗慕伦指挥官。整个行动的目的是得到罗慕伦人的隐形技术。如果这个行动失败了,星际舰队可以将责任推给柯克,而避免联邦与罗慕伦的冲突。

在星历5693.2,进取号来到了索利安议会的星域,并发现了联邦星舰挑战号。它在太空中漂浮着,机组人员全部死亡。索利安指挥官Loskene声称进取号侵入了索利安星域,柯克由于意外被认为已经死了。进取号与索利安人交火,同时第二艘索利安飞船加入了战斗,制造了一张网来禁锢进取号。在进取号的船员看到柯克的传送影像后,经过努力,柯克成功重新回到了进取号,进取号逃脱了索利安网。

进取号于星历5718.3访问了Elba II的精神病院。柯克所敬仰的英雄,联邦星舰Izar号舰长Garth得了精神病。Garth拥有细胞变形能力,并变成柯克的形态,试图逃离精神病院并占领进取号。不过史波克最终分辨出了真正的柯克,Garth最后被送回了精神病院。

第五年 编辑

在星历5843.7,一场致命的瘟疫感染了进取号的全体船员。为了治愈Holberg 917G,柯克遇到了Flint,一个近乎长生不老的人类。Flint出生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的美索不达米亚的阿克林,后来被当作所罗门、亚历山大大帝和列奥纳多·达芬奇,以及其他著名的历史人物。柯克爱上了Rayna Kapec,她是一名机器人,作为在Flint隐居的最后几天为自己打造的伴侣。一个世纪后,联邦星舰航海家号的舰长凯瑟琳·珍妮薇对这次遭遇表示了怀疑。

柯克所敬仰的的英雄——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的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逼真的仿制品在星历5906.4迎接了进取号。在Excalbia星的表面,一个硅基生命——Excalbian人重新创造了历史人物苏拉克、成吉思汗、Phillip Green、Kahless和Zora。柯克、史波克、林肯和苏拉克与其他人竞争,以此来帮助Excalbian人了解善与恶的本质和力量。

在2270年,五年任务结束后,柯克命令进取号返回地球。

五年任务结束后 编辑

担任星际舰队司令 编辑

进取号在2270年返回地球。柯克的五年任务使他晋升为少将,并在旧金山星际舰队总部担任星际舰队司令。史波克离开星际舰队返回瓦肯,以消除所有的情感。柯克建议Will Decker取代他成为进取号舰长,而进取号在旧金山船坞进行了大规模的改装。柯克告诉Decker,自己是多么嫉妒他,柯克希望能再次指挥星舰。

“威者”危机 编辑

在22世纪70年代中期,“威者”,一种吸收(并摧毁)路径上物质的星云,威胁着地球。唯一一艘能够拦截它的星际飞船是进取号。她的改装几乎完成,但仍在等待试航。在柯克说服Nogura上将他是应对威胁的最佳人选后,立即让进取号起航,并在任务期间担任舰长一职。Decker认为柯克的命令是一种侮辱和错误,并指出他并不熟悉该船的新系统,柯克让Decker担任进取号的大副。

最后,这团星云被证明是20世纪末NASA发射的探测器旅行者6号,在漫长的旅途中积累了巨大的力量,并拥有了自我意识。当柯克和他的船员发现了威者的真面目后,并协商访问位于威者中心的探测器时,Decker利用这个机会,在威者的保护下,通过他的情人Ilia的模拟来实现他与威者实体合并的愿望。从而把威者的机械性质和Decker的人性结合起来。这种结合导致了一种全新生命形式的诞生。

这次任务成功后,柯克在22世纪70年代中后期继续指挥进取号。柯克在2284年前的某个时候从星际舰队退役(尽管是短暂的),以追求一些个人目标和事务,即他与一个名叫Antonia的女人的关系。

创世星事件 编辑

柯克于2284年回到星际舰队,并在星舰学院中担任指导学员的职务。在2285年,他再次登上了由史波克指挥的进取号,以指导学员。

可汗·努尼恩·辛格从他被流放的Ceti Alpha V上中逃脱,劫持了联邦星舰信望号,并从Regula I空间站偷走了“创世装置。卡罗尔·马库斯博士发出了求救信号,并被进取号接收到。进取号改变了航向。尽管柯克(有点心不在焉)一再推辞,史波克还是坚持把他的指挥权交给柯克,并调侃说,作为一个瓦肯人,“他并没有感到挫败感”。

接下来与可汗的战斗对柯克来说是一场混乱,其中包括一个几乎灾难性的失误——他无视了萨维可引用的星际舰队条例,这几乎使他的飞船和船员遇难,以及与他关系不怎么好的儿子大卫·马库斯的会面。进取号与可汗的战斗非常惨烈,史波克为了让进取号逃脱创世装置的影响范围,牺牲自己,修复了曲速引擎。

柯克在2285年沉默地返回了地球,史波克的去世深深地影响了他。同时,麦考伊开始出现精神疾病的迹象。当星际舰队指挥官Morrow上将宣布进取号将很快退役时,他的希望破灭了。

沙瑞克大使与柯克发现史波克的灵魂还活着。进取号的高级军官聚集到柯克身边,密谋营救被史波克的灵魂附体的麦考伊,并偷走了进取号,以便从创世星上找到史波克的尸体,并把它和他的灵魂带到瓦肯。

在创世星,一艘克林贡猛禽舰的攻击使进取号瘫痪。在启动了自毁程序后,柯克和他的船员们弃船逃生到了创世星上。进取号最后和登船的倒霉克林贡人一起坠毁了。柯克发现史波克的尸体被创世星的创世能量救活,于是夺取了猛禽舰的控制权,顺便把猛禽舰带到了瓦肯。史波克的灵魂和躯体在那里融合,他重新活了过来。

在瓦肯逃亡三个月后,柯克和他的船员们前往地球,面临违反九项星际舰队命令和规定的指控。在航行中,一个神秘的探测器袭击了地球,以寻找地球鲸类灭绝的原因。在接收地球的求救信号并确定探测器此行的目标后,柯克使用引力弹弓效应将赏金号带回到到1986年的旧金山。

在鲸类生物学家Gillian Taylor博士的帮助下,柯克成功地拯救了被捕鲸船追杀的鲸鱼乔治和格雷西,并将它们带回2286年。柯克通过从过去带回能够响应探测器的鲸鱼,挽救了人类对鲸类捕杀导致的灭绝,并将地球从一场灭顶之灾中拯救出来。

指挥联邦星舰进取号-A 编辑

第一年 编辑

鲸鱼探测器事件发生后,星际联邦总统对柯克说:“我们永远欠你的一份情”。鉴于他们的英勇事迹,船员们面临的所有指控都被驳回,但仍有一项指控是针对柯克的:违反上级军官的命令。柯克受到的惩罚是降低军衔,他最终回到了为联邦服务的岗位上——星际飞船司令部。2286年,他被分配到宪法(改)级星舰——联邦星舰进取号(USS Enterprise,NCC-1701-A)上。在接下来的七年里,他将指挥进取号-A。

经过一次短暂的试航,进取号-A故障百出。柯克、史波克和麦考伊回到了地球上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度假,而蒙哥马利·斯科特则负责解决进取号-A的技术问题。这时,史波克同父异母的兄弟赛波克组建了一支名为“银河光明之军”的小型暴乱部队,接管了Nimbus III,并俘获了联邦、克林贡和罗慕伦的代表。

进取号-A回应了求救信号。柯克的大部分船员在赛波克心理感应的影响下,决定追随赛波克,以满足“上帝”。进取号-A通过了银河系中心的大屏障,来到了传说中的Sha Ka Ree星。可是,他们遇到的所谓“上帝”实际上是一种邪恶的能量生命形式,被囚禁并寻求释放。赛波克牺牲了自己,以让进取号-A逃跑。

最后一次任务 编辑

柯克的事业在2293年达到顶峰,当时进取号-A被派去护送克林贡总理高冈到地球参加一个和平会议。柯克反对史波克进行秘密谈判的主张,他对星际舰队选择他来迎接克林贡人特别不满,因为克林贡人杀死了他的儿子。克林贡帝国内部的好战分子与进取号-A内部的间谍里应外合,袭击了总理的飞船,暗杀了高冈,并嫁祸给了进取号-A。

克林贡人逮捕了柯克和麦考伊,然后以谋杀高冈为罪名定罪,将他们流放到Rura Penthe星。史波克违反命令和条约,指挥进取号-A进入克林贡星域,躲过侦查,救出了柯克和麦考伊。柯克在Khitomer战役中战胜幕后黑手张将军后,将联邦总统从暗杀中解救出来,历史性的会议继续进行。

退休后 编辑

联邦星舰进取号-B的首航 编辑

退休后不久,柯克和他的朋友蒙哥马利·斯科特以及帕维尔·契诃夫一起,作为约翰·哈里曼船长的贵宾,参加了精进级星舰——联邦星舰进取号-B的处女航。这本是一次仪式性的试航,因此进取号-B的很多系统都没有安装。但在出发后不久,进取号-B收到了两艘运输船发出的求救信号,这两艘船只正在运送艾奥难民,却被困在一个叫做“时汇”的能量扭曲中。

在柯克的建议以及斯科特和契诃夫的帮助下,营救任务取得了部分成功,但进取号-B却掉入了时汇的引力井。柯克谢绝了哈里曼给予他指挥权,前去修改了飞船的偏导仪,并成功地使飞船得以逃生,但这时,一道来自时汇的能量击中了柯克所在的地方。柯克失踪了,并被认为在此次任务中殉职。

离世 编辑

实际上,柯克在2293年进入了时汇。但由于时汇中时间的非线性,他没有意识到已经过去了78年。联邦星舰进取号-D舰长让-卢克·皮卡德在时汇中发现了柯克。柯克同意离开时汇中田园诗般但并不真实的生活,以帮助皮卡德阻止企图通过摧毁Veridian星系而进入时汇的科学怪人杜里安·索伦。

正如柯克向皮卡德解释的那样,他总是渴望回到进取号的舰桥,主要是因为只有在那里柯克才能真正有所作为。他建议皮卡德拒绝星际舰队提供的任何能让他远离当前事业的东西,因为他将因此失去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

柯克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来拯救Veridian IV星的居民以及进取号-D的机组人员,他沿着一座接近断裂的金属桥攀爬,以便抓住遥控器,使索伦使用的探日仪失效。柯克将遥控器成功给了皮卡德,随后这座桥断裂,和柯克一起坠下了悬崖。他在临死前,确信自己有所作为后对皮卡德说:“我很乐意能够为进取号的舰长所效劳。”柯克还对皮卡德说:“这真的是……有趣……哦……老天……”

皮卡德把柯克埋葬在一个简单的石堆里,这个石堆位于Veridian III星的山顶上,与106年前他的朋友加里·米切尔的葬礼如出一辙。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NC 授权许可。